第51章 一封家书

作者:落雪格 字数:247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花影发现了一件东西,刚喊昌意过来一起帮忙看看,谁知一扭头差点没撞上昌意的脸,这两个人什么时候把脸都伸过来的?

还以为是什么重要的,原来却是那件并不起眼的披风,昌意的眼睛里原本闪耀的光芒有些暗淡,倒有点意兴阑珊了。

“这个啊,一件破披风的残布片儿而已,是那次巫妖大战后,师父捡回来的,它的主人,就是当年冥界暗使天阆珏,这个人和血河教主既是主仆又是朋友,感情极为深厚,战役中一起死了。”

“天阆珏?”花影念叨着这个名字,接着说道,“既然是冥界的东西,为何还要这么费力的带回来呢?若此事让如今冥界的人知道了,岂不是隐患?”

昌意一听乐了,又指着披风旁边的一个残旧的金丝锦囊说道:“若和这个比,披风就不值一提了。”

瑶姬花影听他这么说,都以为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纷纷凑近去看,却见是一个金丝锦囊放在一片残破不堪的方巾上,这个方巾虽残破不堪颜色都无法辨认,但还可以依稀看得出上面画着奇怪的符号,看了半天依然没有答案,于是两个人纷纷向昌意投去疑问的目光。

昌意此时才有了得意之色,看来这件东西真非常物。

“这个东西可厉害了,借给你们一百个脑子都未必想得到。”昌意故意拖了拖时间,本想让她们心急,谁知得到的结果却是被瑶姬狠狠锤了一拳,肩膀吃痛,只好继续说,“当年大战一触即发,三界纷纷倾巢出动,冥界的血河教主和天阆珏分别对各自的家人隐瞒了事情的真相,血河教主临行前写了这封信放在锦囊里交给他的儿子当时还未成年的魅尊,而天阆珏却把他的传家宝给了他当时也未成年的女儿雪琦儿,可是啊可是,坏就坏在,这个不懂事的魅尊,没听他爹的话,提前看了锦囊并带着同样未成年的雪琦儿一起奔赴战场救他们的爹去了。”

昌意说完没预料的停了下来,顿时塔室里一片安静,两个女孩都听傻了,静了一会儿,反应过来,嚷着昌意继续说。

“那样的一场浩劫,连法力无边的祖巫们都难逃一死更何况是两个乳臭未干的小孩,不过奇迹的是,魅尊竟然奇迹般的生还了,只可惜他身中剧毒,样貌也已被毁,能活到现在,谁知道是什么鬼样子。”

“师叔此言不妥,样貌被毁已经很是不幸,何必还要恶言相向呢。”花影听完似乎有点激动,张口就争辩了几句,说完才觉得似有不妥,“我,我的意思是说,既然他没死,又丢了锦囊,万一他知道锦囊在天苍,那岂不是对天苍不利?”

昌意本来还略有惊讶,听她这么说,眉宇间倒有些不屑了。

“你呀,也太小看咱们天苍了,别的不说,单说咱们山门外的结界,除非你是仙道中人或者有请帖,否则就连一只苍蝇都别想飞进来,再说了,当我们都是吃素的吗,随随便便就让他们闯?”

花影略有所思地点点头,瑶姬却在一旁噗嗤笑了。

“小师叔,您说咱们不是吃素的,莫非今晚是要给我们开荤?”

昌意一听,连连摆手,“口误,口误。”

“我有一事不明,既是传授锦囊此类的隐秘之事,又怎会变成如今天下皆知呢?”瑶姬言归正传没打算继续和他开玩笑。

“这件事我早在没来天苍的时候就被我父王拿此事教育过了。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么知书达理循规蹈矩的昌意啊。”

瑶姬和花影听完这话,面面相觑,摇摇头决定还是去干点别的什么事比较好。

“哎哎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哎别动,看看就行,可不能用手摸。”

瑶姬刚伸手想摸一摸那个据说是血河教主随身的锦囊时却被昌意拦住,很是教育了一番。

“这些东西虽然看起来有模有样的躺在那里,可万一被触碰到了,师父设的封印就会将他们瞬间化为灰烬,要知道师父最爱收藏这些,一旦毁了,这后果,你们想想便知。”

瑶姬一听,吓得脖子一缩,赶紧收回了手藏进袍袖里。花影听了这话,赶紧拉住瑶姬劝道,“既如此,你可千万别去碰它,万一有什么不测,师父肯定不会饶了你的。”

要说玄清道长的惩罚,瑶姬因为不知道是什么结果所以并不害怕,可听见是少昊,那惩罚只能是:滚出天苍!

“我在下面等半天了,你们三个是不是也该下来了?”连城等不及便上来看看,却见他们三个谈笑风生甚是愉悦。

昌意见他也来了,想着让他来一起见识见识这些宝贝也好,于是便跑过去拉他一起参观,连城却极力反对,很赶时间的样子,却也拗不过昌意的盛情。

花影看了连城一眼,什么都没说,只是眼神飘了一下。

“连城,让昌意和你讲讲,这些可都是上古的宝贝,尤其是这封看不懂的家书,让人唏嘘,你要不要也听听?”瑶姬牵着连城的手走到琉璃前,将那封家书指给连城。

连城虽着急回去,却还是过去看了一眼,眼神与锦囊家书接触的一瞬间,嘴角略微有些抽搐,继而笑道,“一个破方巾而已,想必也没什么故事,时候不早了,我还要回去向师父复命,你们继续参观,我可要先告辞了。”

“连城,连……”瑶姬见喊不住,只好作罢。

“连城对他师父的命令可真是言听计从啊,找本书这么简单的差事都要他亲自跑一趟,他身边不是有汀然吗?现在收了新弟子,看来是油喝腻了想喝点茶。”昌意盯着连城早已消失的楼梯喃喃自语,却被瑶姬听见,想起当日空墨的嘴脸,多少还是有点后怕,若真成了他的弟子,恐怕往后的日子必然过的猪狗不如。

“行了,玩也玩了,还是想想正事吧,毕竟你可是来受罚的。”昌意手一拍,像是对刚才的事做一个总结和转折,“我真替你担心。”

瑶姬听他这么说,也没吭声就往楼下走去。

“瑶姬等等我们,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主意,你打算怎么做我们帮你啊。”昌意一边喊一边和花影紧随其后的下了楼。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