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天苍不好混

作者:落雪格 字数:287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因有了前车之鉴,这一次瑶姬早早的起床和花影一起去云虚殿做早课。

《晨曦经》对二人来说并不难,再加上少昊早已将此经文尽数置于二人脑中,如此一来便更加熟记于心。想来少昊是不想浪费时间让她们去背诵这稀松平常的早课经文,毕竟对于其他事情而言,这些对她们太微不足道了。

“可有疑惑之处?”

早课前少昊还是询问了一遍,瑶姬和花影皆摇头。

“既明白了,就说来听听。”果然他还是不放过任何为难她的机会。好在她不是凡人,自然有超乎常人的本事。

瑶姬和花影互看了一眼,花影揣度瑶姬上前答话。瑶姬也不推迟,大方地上前,“《晨曦经》通篇下来可用一句话概括:早晨益做深呼吸。”

殿内几人面面相觑,她说的果然言简意赅。

“这,这就完了?满篇经文,到你这就,就几个字?”昌意笑颜如花,暗暗朝瑶姬竖大拇指。

少昊也不细究,听她说完,便回到自己的坐榻上,合眼盘腿而坐。

清晨的云虚殿里四个人沐浴在一片朝阳之中,念经早课。

庭院里的玉兰花差不多被秋风尽数吹落,只留下光秃秃的树枝,还在随风摇晃,满庭的落花竟是扫了落落了扫,反反复复似乎总无尽头,有次昌意使劲把树枝上的花瓣也都摇下来,既然要一直落,不如一次落个够,然后又仔细清扫了庭院,谁知没过多久,又落满了。少昊笑他太过心急,今天永远无法打扫明天的落花,操之过急只会适得其反,反而受累。果然从那以后,昌意再也没有打扫过一次云虚殿了。

早课刚结束,瑶姬便乖乖的到少昊跟前坐定。昌意和花影因不能旁观,各自嘟囔着离开了云虚殿去往别处闲耍。

少昊盯着殿门内被风吹进来的花瓣出了一会儿神,瑶姬顺着他的眼睛看过去,脑子一转起身走过去用手将那些花瓣清理干净,然后走到庭院将花瓣放在玉兰花树下。回到殿中看着少昊满眼的疑惑,嘟了嘟嘴说道:“怎么?难道这不是你的意思?”

少昊嘴角泛起一丝轻笑,“何以见得?”

瑶姬一本正经地学着少昊平时的样子,先是整了整衣冠,接着夸张地弹了弹衣服上假意存在的尘土,一抬眼看见少昊瞪得铜陵般的眼睛,心中暗暗发笑,脸上却煞有介事地说道:“对于向来一尘不染的大殿出现这等不速之客,一向不以物喜眼中不容俗物的少昊师父来说,岂不是如针芒在背吗?我虽然放肆不懂规矩,但作为一个女孩子,这点直觉还是要有的,不知适才模仿的可还像吗?”

少昊不置可否地摇摇头,“胡乱揣度人的心思并不是一件好事,你虽然聪明却锋芒太露,不懂得韬光养晦,如今我并非要教你做人的大道理,过去你经历的一切我不过问,你是知道装作不知也好,不知道才这般肆无忌惮也好,今日我要讲授的只是保证你在天苍不给自己招惹麻烦的一些常识。”

瑶姬听他这么说,只好乖乖地坐下,两人面对面而坐。

少昊接着说:“凡事豫则立,不豫则废。我无意改变你的本真性情,今日也并非要教授你繁琐甬长的礼教纲常,念及你已归入我门下,日后外出报的是我的名号,基本的尊师重道还是要懂,简单的礼节还是要会,这样才不至于让我这个做师父的在外人面前颜面扫地。”

瑶姬扑哧一声笑了,“我打赌你绝非会在意外人看法的人,不然也不会收我为徒。”

有这样火眼金睛的徒儿真是让做师父的无言以对。

少昊轻咳了一声,近乎生硬地算是转移了话题,“天苍不是你随心所欲的地方,这一点你从一进来便应该清楚,作为天苍弟子,当知凡事有可为,有可不为。什么话当讲什么事不可做,见什么人该施礼,见什么事不能纵容。”

瑶姬故意摇摇头。

少昊也不和她计较,接着说,“你可知,天苍谁的位份在于你之上,见了他们该做些什么?”

瑶姬认真地想了想,掰着手指头暗自数了数,“太多了,比如仙尊,空墨师叔,师父,云陵师叔,风陵师叔,还有和师父同为师兄弟的那上百个师叔们,若让我逐一向他们行礼的话,恐怕从春拜到秋都拜不完呢。”

少昊无奈摇头,“你还漏了一个。”

瑶姬满脸不解地盯着他半天,一拍脑门,叫道:“怎么把他忘记了,还有汀然小师叔!”

少昊摇头,见瑶姬神色黯淡,像是受到了打击,于是叹了口气,左手往上方一指,“你还忽略了房子上的那个。”

房子上的那个?

“还不下来!”少昊冲外面喊了一声,不一会儿就见果真从房檐上跳下来一个人,不是别人,却是昌意。

昌意见被识破,一时囧的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尴尬地杵在门外动弹不得。

“我倒真把这位小师叔忘记了。”瑶姬看见昌意被寒风吹得有点发紫的脸,赶紧站起来跑过去将他拉至殿中。刚一进殿,就见少昊的眼睛盯着他们俩牵着的手,瑶姬转念一想,立刻会意,赶紧松开,拱手道:“昌意师叔,弟子瑶姬多有冒犯,还请师叔见谅。”

此言一出,昌意的下巴差点没掉下来吧嗒碎几半儿。反而是少昊,欣慰地点点头。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虽说涉世未深,但也是跟着你们兜兜转转了那些地方,自然是长了见识的,只可惜我天性嫉恶如仇爱憎分明,怕是一时儿半会儿还没那么快转变。”

“既然你都明白,我自然无需再多言,你擅长仿效,我也就不搬出那些枯燥乏味的文字戒律来强加于你。你们走吧。”少昊说完转身就往后院去了。

出了云虚殿昌意带着瑶姬便往玄经阁去了。

一路上两个人保持着合适的距离,没有打闹没有嬉笑,外人远远看去他俩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两个天苍弟子而已 ,其实暗地里,两个人已经小声地斗嘴半天了。

走了没多久,远远的就看见一群人聚在一起,超这边指指点点,瑶姬耳朵灵光,只需仔细一听便听到他们的谈话。

快看快看,那个小个子不就是上次清理了整条山道的无忧宫弟子吗?

听说他法力了得,却心高气傲,不把同门放在眼里,上次还羞辱了杜若一番。

不愧是无忧宫出来的,秉性脾气都如出一辙。

可不是吗,整个天苍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那位无忧宫的主儿是个冰块子。

这样的人教出来的弟子,能好到哪里去。

就是就是!

……

听的瑶姬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刻飞过去将他们个个揍成肉饼,可一想到少昊的嘱托还是强行忍了下来。悄悄斜眼观察了一下昌意,见他似乎并没有听见,自己就更不好动手了,但她悄悄记下了这几个人的样貌,只待有时机让他们这些人吃些苦头才行,打趣自己可以,顺道捎带上打趣无忧宫,可是触犯了她的底线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