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雏菊之谜

作者:落雪格 字数:239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夜已深沉,玄空殿内却烛光摇曳,烛泪顺着高高的蜡烛淌下去在烛台上凝结成块,偶有烛花轻轻爆出噼里啪啦的声响,更显得夜之寂静。

案几上的净瓶中已然有了颓败之势的雏菊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在这样的秋夜里显得尤为冷冽。

“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你的性子应该有所改变。”

玄清盘腿而坐,闭着眼睛,气定神闲,悠悠地说道。

拂衣仙姑冷哼了一声,眼睛瞟了一眼那几瓶衰败的雏菊,冷冷道:“是啊,我没变,难道你就变了?若不是这次青城遭此大难,恐怕若想见你一面,还得费些心思才行。”

玄清并不答话,只是眼睛微微睁开。

拂衣见他睁开眼,接着说道:“我深知不如你心狠手辣,当初一念只差没有斩草除根绝了猰貐,才遭此报应。你若因此悲悯与我青城,我劝你尽早收起这等心思,一百年前的誓约眼看就要到了,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你强,还是我更胜一筹。”

玄清道长眉头微蹙,抬眼看了看拂衣,轻轻摇头。

“师妹,修仙之人最忌讳封心固念,沉迷得失,当初我不与你比试并非我看轻了你,你我同门,我理应谦让,你又何苦难为自己,如今已是百年岁月,三界风云诡谲,世事皆变幻无常,何必为了一时戏言白白耽误了你百年的修行。”

拂衣听完后仰天大笑,半晌方止住,冷笑道:“只是同门之谊?一时戏言?若真如你所说,这又当作何解释?”拂衣说着拿过一瓶雏菊放在玄清面前。

玄清微微一怔,这花摆在这里已经很多年,若不是自己用药为它们续命,恐怕早就化为尘土了。无奈万物皆有生死轮回,并非人力可以阻止改变,何况只是几株凡胎弱枝,能活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

“区区几株花而已。如此这般凋败却是不能留了。”玄清说完手一挥,几瓶雏菊瞬间化为飞沙往玄空殿外飞去,眨眼的功夫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拂衣怔怔地盯着波澜不惊的玄清,牙齿错合咬的咯吱作响,眼眶微红,憋了半晌才狠狠说道:“果然够狠心,既然你未变,何必自作多情奉劝别人改变?一个月后,若你赢了,我青城便永世不再踏进天苍半步,免得见面徒增烦恼,若你输了,当年师父传授给你的那本《玄异真经》,就该易主,为我青城所有。”

说罢也不等玄清回答,一个飞身离开了玄空殿。

玄清道长眉头紧锁,暗自摇头,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当年师父之所以不传你《玄异真经》正是因为你的秉性刚烈固执,才不敢将这本至柔至玄的真经传授给你,就是怕有一日你心魔难控误入迷途,你却因此心生芥蒂与我誓约。原本以为百年已过世事更迭人性变故你能释然,却不料你心性如此坚决。”

玄清道长感慨一番,看了看殿内空下来的几案,无奈苦笑了一声,拿起拂尘一甩,连同几案也消失了。

莫夕早早的在下榻的贯月阁门前等候,远远的看见拂衣从远处飞来,立刻迎上去。拂衣一落地,道袍一甩,气呼呼地大步流星地进了贯月阁。莫夕跟在后面察言观色,知道拂衣心情不好,一肚子的话只好憋回去,看来今夜是不便多问了。

拂衣闷不做声在桌子旁做了半晌,越想越生气,一拍桌子怒喝道:“若非师父偏袒,我又怎能错失法宝。论资质论聪慧我无一点落后于你,凭什么!”

莫夕站在一旁一头雾水,拂衣说的话她一句都听不懂。

拂衣骂完了消停了一会儿,一抬头看见呆站在一旁的莫夕,冷哼了一声说道:“一个月后的誓约之战,你可有把握胜过少昊么?”

战胜少昊?这分明就是不可能的,少昊的法力在天苍仅次于玄清道长,且不说她只是青城的大弟子,就算是拂衣亲自出手恐怕也只能算是打平。

莫夕连连摇头,“师父,徒儿的功力如何您是最清楚的,打败少昊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废物!”拂衣没等莫夕说完便厉声喝道,“为师养了你十三年,教了你十三年,不遗余力的将毕生所学都传授于你,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你居然对我说‘痴心妄想’。”顿了顿,拂衣平复了下情绪,接着说,“这次若成功便好,若失败了,青城将永远不再踏足天苍半步。”

莫夕低迷的眼睛瞬间惊恐万分,什么叫做“永远不再踏足天苍半步”?

这么说万一失败的话,这辈子都不能再见到少昊了?为什么会有这么绝情的事情发生?莫夕只感到胸中奔腾着一股难以压抑地疼痛,脑袋一瞬间像是被什么掏空了似的,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有这样的感觉。对于少昊他们只不过是才见了两次面而已,却为何会觉得并非初识呢?脑海中时而浮现出的奇怪画面又是怎么回事?

拂衣静坐一旁观察着莫夕的变化,见她神色紧张表情痛苦,眼睛直直地盯着地面时而涣散时而犀利。拂衣暗叫一声不好,一个健步冲过去抓住莫夕的手臂,另一只手放在她的额头上,闭上眼睛心神相通。

幸好发现的及时,被她冲破封印可就麻烦了。拂衣悄悄的往莫夕身体内灌输符咒,慢慢的莫夕恢复如常,只是略显憔悴。

真没想到只是见了一面,居然已经能唤起她这么多记忆,看来得尽快离开天苍才好。拂衣暗自思忖着,一面好生劝慰了一番莫夕。

“你大可不必担心,想打败少昊,为师自有办法,你只需听命行事便罢。如今既已定论,咱们明日便回青城。”

莫夕抬起惨白的脸颊看着拂衣坚定的眼神,心里稍稍有了些宽慰,于是便也不再多说。明日便要离开天苍,幸亏已见过少昊一面,想起无忧宫,莫夕的心里更加不安,脑海中又浮现女子的画面。

“师父,明日可否允许莫夕前去向少昊师兄道别?”

拂衣一听当即拒绝,“不可,明日我们一早就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