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三个条件

作者:落雪格 字数:415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太阳西斜,暮色四合,瑶姬因为精力耗损睡了一个下午,晚膳时分才被花影唤醒。两个人意兴阑珊地胡乱吃了点,瑶姬总觉得浑身酸痛,尤其是脖子,估计是被妖兽给摁到了。

花影见她眉头始终不展,料想她必定是累了,本来还想着去师父那里回禀的,但看瑶姬现在这种状态,还是先让她去歇着。

瑶姬也不推迟,径自走回房间躺着去了。要是换做以往,这点伤根本算不得什么,可这次为何这般慵懒呢?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敲门,轻轻的,略显迟疑。

“瑶姬,你在吗,我是昌意。”

瑶姬一听是昌意,立刻清醒一大半,这家伙居然还敢来。

“本不该来打扰你,但我哥哥要见你。”昌意显然也是迫于无奈,否则也没有这个胆子打扰瑶姬休息。

什么?少昊要见我?瑶姬已经完全清醒,霍地坐起来,赶紧理了理衣衫和头发,一摸不要紧,头上那只她最爱的珠花不见了,当下心里有点慌张,下意识地把床上翻了遍,又下地去找,都没有找到。

“你不在么?”昌意这次的声音明显弱了,简直像是自言自语。”那,我还是走吧。“

“等等,”瑶姬慌忙打开门,见昌意一脸歉意地站在门口,很委屈的样子,瑶姬的心一下子就软了,“敲门能不能大声一点?这么小声,倘若我真睡了,看你怎么回去交差。”

昌意听出瑶姬的言语间似乎已经消气了,腼腆地笑了笑。

瑶姬一瞥眼看见昌意脖子里戴着的天残玉,抢步上前一把抓住,勒的昌意嗷嗷直叫。

“是不是该物归原主了?”

“你先放手先放手,我还给你还不行吗?”昌意苦苦哀求,感觉那根绳子已经勒到肉里去了。

瑶姬白了他一眼,松开了手,等着他取下。昌意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但还是乖乖的取下来还给了瑶姬,毕竟这原本就是人家的东西。

“反正现在我天天都能见到你,自然要物归原主。”昌意对于身外之物向来看的较淡,天残玉本来就是他间接逼着瑶姬上天苍的一个理由,现在她来了,他的目的已经达到。

“别傻愣着了,走吧。”瑶姬将天残玉在手中悄悄碾碎了绳子,塞进了腰带里。

两个人乘幻云往云虚殿飞去。

“方才你可看到花影?”瑶姬随口问道。

“没有,起初我以为你们都不在,但我还是试着敲了敲你的门。”

瑶姬轻轻哦了一声便没有再去理会,指不定这小丫头又去哪疯玩了。

很快到了云虚殿,昌意示意瑶姬进去。

“我一个人进去?”瑶姬虽然很想单独和少昊相处,但是惊喜来的太突然,她还是有点不知所措的。

昌意站在门外摇摇头,“哥哥只说要见你,快进去吧。”

瑶姬无奈,只好硬着头皮抬脚进了云虚殿的大门,顿时一股幽香扑面而来,院子里花瓣散落一地,白白的一片,好似刚下过雪一般。

瑶姬忐忑地一步步走进大殿,没人。再往里走,幽幽的廊子里静悄悄的,唯一能听得见的就是她的脚步声。

前面可是云虚殿的后院了,这里她可还没来过,难道是少昊的秘密之处?瑶姬怀揣着激动不安又略带恐惧的心情一路走着。

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四面通风的整洁淡雅的茶室,正中央一个方方正正的几案上面整整齐齐的码放着茶具,几案左右两边各摆放了一个深色的坐垫。

难道这就是云虚殿的后院了?这里也没有?他会在哪呢?

瑶姬依旧试探地穿过茶室往前走,前面出现的是一片花园,与其说是花园,不如说是药园,里面种的都是什么瑶姬不懂,但是这浓郁的药香她还是记得的,当初在连城府上她多少也被灌过几次,所以记忆尤其深刻。

少昊啊少昊你到底在哪呢?喊我来却又不见我到底是何用意?

正当瑶姬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从花园另一边传来几声鸟叫,是火凤!

瑶姬顺着声音之处跑过去,跑了好一会儿一个机灵止住了脚步,幸亏停下了,不然可就要命丧于此了。

只见脚下的花园并无界限,因为在它的最边缘上是一处悬崖,深不见底,宽阔无边。

“你来了。”一缕风飘过带来这句冰冷如水的问候。

瑶姬循声望去,却见半空中悬着一轮新月状的石托,石托上面站着一个人,一袭宽松白衣,头发自然松下来垂在肩背,半圆的月亮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背影看起来更阴暗,此刻他的手里像是拿着一样东西,月光下正仔细地端详着。

少昊,怎么我突然有一种隔着几千重云几万里路在看着你的感觉呢?这一路我追随你,是对的吗?

“昌意说,你找我?”瑶姬不知道他召唤的用意,不敢太造次。

少昊回头看了她一眼 ,衣袂一甩御风而下,风把长袍吹得猎猎作响划破寂静的夜空。

“你可是真心想留在天苍?”少昊踱步而来,边走边问道。

“你明知我来天苍所为何事,却何来此问?”瑶姬直接了当地回问。难道他还要再试探她。

少昊眉头紧蹙,叹了口气道:“倘若真想留在天苍,诸如此类的言语最好收敛起来,规矩是一定要学,否则一旦被人起了疑心或者触怒了前辈,非但我帮不了你,就连昌意也会跟着一起受罚。”

瑶姬一听他这话的意思,看来她是可以继续留在这里了,心里一阵欣喜,表面上却装的很为难的样子,“这个嘛,想让我学那些繁琐的规矩也不是不行,我有个条件。”

这丫头简直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给点颜色就开染坊。少昊无奈地摇摇头,“说吧。”

瑶姬一本正经地背着手踱着步子在少昊面前来回两圈,这才说道:“第一,必须你亲自教;第二,我以后不能叫你师父,我要叫你昊哥哥;第三,第三,”本来想的好好的,突然就忘记了,急的瑶姬直抓耳朵。

“第一条可以,第二条不行,剩下的你没想起来就算了。”

少昊刚说完,小火凤就从袍袖中钻出来,伸了个懒腰扑棱扑棱翅膀,飞到少昊肩膀上蹲着,歪着头看着瑶姬。少昊难得温柔地抚摸了一下火凤的小脑袋,眼神里闪烁着暖暖的光芒。

瑶姬气的直咬牙,真想不到一只鸟儿都抢了自己的恩宠,简直岂有此理。

“我想好了,第三条,以后你对火凤做什么就要对我做什么。”

火凤仿佛也听懂了,在少昊肩头来回跳了几下,啾啾啾地叫了几声,瑶姬不懂它在说什么,只见少昊嗔怪地敲了敲火凤的头,然后转头对瑶姬说,“你说的这三条,除第一条应允之外,其他一概不准。”

瑶姬早知道他不会这么轻易地答应,于是决定退一步,以退为进。

“不如我们打个赌,由你来决定对我的考核,若我能达到,你就答应我的条件,如何?”

少昊没有立即回答,沉默半晌,方回道:“也好,若你能在十日之内将玄经阁的书都翻阅一遍,完成我的考核,我就考虑你的要求。”

居然考核背书!瑶姬脖子一伸咽了口唾沫,“冒昧问一下,玄经阁藏书有多少?”

“五百八十卷。”

五百八十卷!!

“为了让我知难而退,您老人家真是煞费苦心。你以为我会退缩吗?我偏要应战。五百八十卷,行,十天就十天。到时千万记得你的承诺,不许反悔。”瑶姬向来天不怕地不怕,从来没有服输过,既然他答应做赌注,那就说明有成功的把握,至少他没有决绝地反对。

少昊点点头,“明日起早课时便要学习规矩,早课后你便去玄经阁。”

瑶姬只觉得往后的日子并不是那么好过,但想到可以一直留在少昊身边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于是只好点头答应着,准备走,却突然想起一件事。

“你喊我来,就是这件事?”

少昊没有回答她,手一伸,一朵黄花钗出现在他的手掌心。瑶姬惊讶地盯着这只珠花,心里咯噔一下,怎么会在他这里?难道丢在山道上被他捡到了?他去过山道,肯定发现了,看样子他却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瑶姬的心里仿佛掀起了惊涛骇浪,她摸不透少昊究竟在想什么,他为何不问山道的事情。

“不是你的?”少昊见瑶姬迟迟不接,随口问道。

瑶姬这才回过神来,迟疑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

“你是,从那里得来的?”瑶姬决定问个明白,免得胡思乱想。

“无忧宫外。”少昊撒了个慌,但他说的也没错,山道的确属于“无忧宫外”。“能否告诉我,这是什么花?”

瑶姬听到他的回答心里总算平定下来,看来是虚惊一场,“哦,这个啊,这是姑瑶花,姑瑶山上漫山遍野都是这种花,难道你上次去姑瑶山没留意?”

少昊听了摇摇头,“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

瑶姬一时没反应过来,迟疑了一下才哦了一声拿着姑瑶花钗便离开了云虚殿。

少昊把火凤放飞出去,自己则又飞到勾月石上看着遥远的黑暗,负手而立。

耳边仿佛又回响起玄清道长的话,每一句都像是一把匕首生生地刺在他的心上,虽说早有所疑虑,却如今亲耳听到的远比猜测的更让人心惊,“她身上有股纤弱的邪恶之气,却被压制住,如今天界冥界蠢蠢欲动,既知道她属异类,且不可打草惊蛇,你只需静处留意,若她诚信向善,自然是好,若她伪装善类另有所图,只待她引出幕后主谋方可采取行动。”

当初在姑瑶山,她纤纤女子,却手刃妖兽猰貐,临危不惧,胆识过人,身中猰貐剧毒却能坚持到离开青城,如今她一己之力血战饕餮,她绝非寻常女子,他早该料到,只是却未放在心上,世人会法术者不再少数,他没必要为一个陌路女子费心费神,如今看来,她似乎谜云重重。

她,究竟是何来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