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少昊发现端倪

作者:落雪格 字数:260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刚刚从玄福宫下来的昌意,一落地便直奔山门而来,大老远就见清河场上聚集了众多弟子,正想过去探个究竟,谁知还没等走过去,那群人便作鸟兽散了。

正疑惑呢,刚好见迎面走来两个人,是瑶姬和花影。昌意顿时就舒展了眉眼,跑上去前去。

“瑶姬,你们回来了。”

瑶姬一看是昌意,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因为他,她怎会被少昊罚,还险些送了性命。不过想想,的确也是因为自己没有遵守这破门规,实在是怨不得他,不管怎么说这次受罚他脱不了干系,一边想一边自顾自地往前走,似乎根本没有看见这个人的样子。

花影倒显得有点尴尬,被瑶姬拉着往前走,一边还要面对昌意疑惑的眼神,夹在中间不知所措的样子。

眼看进了无忧宫,瑶姬还是板着脸不理人,昌意越发着急。

“你们别忙活了,我哥哥他此刻不在云虚殿……”

昌意见追不上他们,只好喊道。

瑶姬和花影一听都住了脚,不在?哼,不在正好,方才与妖兽搏斗的确消耗了不少真气,此刻倒觉得乏得很,不如趁机回去好好睡一觉。拉着花影便往清风殿走去。

昌意一看,这分明是在生自己的气啊,哎都怪自己一时忘形和她们开玩笑,谁知道哥哥这般顽固不讲情理,这下好了,得罪人了,这可如何是好?可怜昌意一个懵懵懂懂的少年,他又怎知如何哄女孩子呢?怔在原地发愣,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好主意,突然脑海中又响起刚刚师父的话,看来师父早已经看出她非男儿身,但那句“天地生万物,善者当存”又是什么意思呢?师父既然明知她的身份却没有驱逐她,想必是已经接受她了,如此说来只要不被众弟子发现她的身份,他就可以天天和她在一起了。昌意果然天真。

“昌意,为何站在此处?”

昌意听有人喊他,吓了一跳,忙回身,却是少昊。

少昊走到昌意面前见他神情颓然,又见他方才面朝清风殿方向,已有了七分明了。

“哥哥,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明知道瑶姬的秉性,又明知道我们嬉闹并不是什么大事,为何还这般兴师动众的处罚她们呢?现在整个天苍的人都说你,说你不近人情,说你虐待弟子。”

昌意气呼呼地一股脑把委屈都说了出来,本以为少昊会像以前安慰他几句,谁知道少昊不但没有安慰他,反而抬起脚便走,吓得昌意赶紧拉住他。

“要是连你也生我气,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昌意越说越伤心,差点哭了出来。

“胡闹!”少昊的口气一下子就把昌意镇住了,“我知道你担心瑶姬,可你别忘了她毕竟与其他弟子不同,要想留在天苍首先就要学会遵守天苍的规矩,今日若我不罚她,等于默许了她可以任意妄为,若真如此她再闯出什么祸端,难保不会有人找她的麻烦,到时候她的身份能不能保得住恐怕就很难说。方才师父没说完你就先行离开,你也是越发没了规矩,还有没有一点师叔的样子。若想她能安稳待在天苍,你这个做师叔的最好能安分守己一些。”

一席话说的昌意哑口无言,少昊虽然看起来对什么事情都一副淡淡的态度,其实他心里想的是如何周全,他看的是大局,而自己只看到的是眼前,昌意顿时觉得羞愧,原来竟是自己错怪了他。

“好哥哥,是弟弟不对,都长这么大了还让哥哥这般操心。”昌意满脸惭愧地拉着少昊的手臂说好话,“要是瑶姬也明白就好了,我这就去告诉她,说不定她就不再生我气了。”昌意说完就要兴冲冲地往清风殿跑,却被少昊一把拉住。

“陪我去个地方。”

少昊说完也不管昌意答不答应,便召唤出觉云带着他往天苍门飞去,火凤一看见主人回来了,刚想飞过去找他却不料少昊又飞走了,谁让少昊有交代不允许火凤出无忧宫呢。小火凤眨巴眨巴眼乖乖地没有跟去。

少昊和昌意很快便到了山门外,刚一落地,两个人都着实吃了一惊,整洁的山道上一尘不染,漫山遍野都是苍翠的树叶,丝毫没有秋天的萧条景象。

在一般人眼中,或许这可以用一时障眼法糊弄过去,但在明眼人看来,有这等法术和心思的,绝非普通人,每一片叶子都生机勃勃的长在枝头,丝毫没有要衰败的迹象,看来施法之人连这一点都考虑到了,给了树叶第二次生命。少昊一边下着石阶一边左右观察,看来师父说的没错,瑶姬绝非常人,在加上她曾在故瑶山凭一己之力智取猰貐性命,身中剧毒却能坚持许久,刻意隐藏身份一心想进天苍,她到底是谁?

“多年积攒的树叶如今能打扫到这种程度,真是难为她们了。”昌意一边走一边感慨,同时又心疼瑶姬,怪不得她会生气,看来真是累着了。

少昊只顾想着心事并不理会昌意的自言自语。 突然,地上一片闪着银光的水渍吸引了他的注意。匆匆几步走过去,俯身从旁边掐了一片草叶挑起一点水渍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似乎有什么不对劲,左右又看了看,果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大片血迹。少昊眉头紧蹙,一点点靠近那片被毁的草地,从这片血迹和散落的毛发来看,这里定是出现了妖兽,而且妖兽显然是受了伤,少昊又走进一些,想弄明白更多细节,果然在一片被压倒的草丛里躺着一只淡黄色珠花。

“天哪,这里发生了什么?”昌意刚一追上来就发出惊天大叫。少昊回身示意他待在那里别出声,吓得昌意赶紧闭上了嘴巴,同时眼睛惊恐地盯着地上那片血迹。

少昊弯下腰去捡那个珠花,脑子里立刻浮现出一个画面,瑶姬躺在地上被妖兽死死地摁着满脸痛苦,她虽拼命和妖兽搏斗,却始终用不上力,正因此珠花才会坠落此处。

既然妖兽制服了她,为何却没有置她于死地呢?少昊拿着那只珠花左右反复的看,却始终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难道她最后出奇制胜?

“刚才你可有发现瑶姬她们有什么不对劲?”

少昊将珠花收起来,走到昌意面前问道。

昌意歪头想了想,似乎并无什么不对劲,只是瑶姬脸色似乎不好,花影倒是一如常态。

“没有,或许是清扫山道太辛苦,有点乏累吧。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少昊又回头将四周都看了看,闭上眼睛仔细听了听,一切如常,然后也不回答昌意的问话,抬脚就往回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