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逼不得已

作者:落雪格 字数:322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瑶姬和花影被这一声师命生生阻拦在云虚殿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甚是尴尬。可怜瑶姬一只腿已经迈进去,一时反应不过来直挺挺地挎着门槛立着一动不动。

“瑶姬,你这样不累吗?还不快把腿收回来。”

瑶姬何尝不想收回来,只是少昊就像头顶上长了眼睛,她的一举一动都极有可能触动他,到时候指不定又有什么更难堪的惩罚,说来也怪,瑶姬向来没有规矩,更不屑什么尊师重道伦理纲常之类的鬼话,可是唯独在少昊面前,她始终硬气不起来。

云虚殿的庭院里种了几株玉兰花树,正值花期,一朵一朵白色的玉兰花簇拥在枝头,青白片片,白光耀眼,远远看去仿佛盖了一层厚厚的雪,玉兰花树下有一张石桌,几张石凳,风吹过,花瓣飘落下来铺满了石桌石凳,整个庭院都溢满花香,沁人心脾。

瑶姬看的入了神,突然想起什么,低头看了看,果然木兰玉宫绦没戴。偷偷瞄了一眼花影的腰间,她的宫绦整洁干净,就连流苏都整整齐齐一丝不乱,安静地系在腰间的玉带上。怎么办,怎么办?希望不要被发现才好。

这一时走神不要紧,怎奈腿已经全麻,脚上无力,整个人瞬间失重往地上直直地倒了下去。

“瑶姬,你没事吧!”花影刚想去拉她,结果忘记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两个人一前一后叠罗汉一样倒在云虚殿门外。

殿内的昌意再也坐不住了,霍地起身就往殿外跑,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殿门口,眼前的情景先是让他大吃一惊,紧接着噗嗤一声,没忍住,捧腹大笑。

地上的瑶姬和花影本以为他是来救急的,谁知道 他竟笑成这样,两个人躺在地上石雕般看着昌意,看他究竟要笑到什么时候。

“你们,你们怎么不起来?地上太凉,快点起来吧。”昌意一边忍住笑一边说,说完又扭过头去,就见他肩膀剧烈的耸动。

“想笑就笑吧,仔细憋出内伤。”瑶姬依旧躺着不动,和花影交换了下眼神,决定戏弄一下昌意。花影会意,也一动不动的继续躺着。

昌意笑够了,抹了抹眼泪伸手准备扶瑶姬起来,说时迟那时快,瑶姬花影一把拉住昌意将他拉倒,然后两个人一起压在了他的身上。昌意不幸中计,在下面差点被压的肝胆俱裂,禁不住连连求饶。

两个小女孩一时玩的忘形,坐在昌意身上就不下来,任他如何苦求。

正玩得得意,突然有两股力量从云虚殿内袭来,将瑶姬和花影卷到空中然后直接带进了大殿。

两个人从空中落下,跌倒在少昊面前,花影自知刚才实在是玩笑开大了,加上迟到,于是拉着瑶姬赶紧爬起来跪好。

等了一会儿,不见动静,瑶姬悄悄抬起眼想观察一下少昊是不是不在,结果刚一抬头就看见少昊的月白袍角平铺在眼前,原来他一直都在。

“你们可知错?”

瑶姬花影面面相觑,齐声道:“弟子知错了。”

“何错之有?”

少昊闭着眼睛,并不看她们,他的声音仿佛穿透了千年寒冰,吹到人的脸上,让人忍不住打冷颤。

“弟子不该第一天早课就迟到,不该戏弄昌,哦,不该戏弄师叔。”花影规规矩矩地俯首认错。

瑶姬回头看了看刚进大殿的昌意,冲他撇了撇嘴,昌意一怔,继而憨厚地抿嘴一笑。

“你可知错?”少昊依旧没睁开眼睛,但是他的口气明显是冲着瑶姬的。

瑶姬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弟子知错。”

“何错?”

“嗯……,不该迟到。”

等了半天没动静,少昊睁开了眼睛,瑶姬刚好抬起头,四目相对,瑶姬眼神中的凌冽渐渐隐退变成一汪吹皱的春水。

“还有呢?”少昊继续问道。

瑶姬不知该说什么,花影在一旁揪了揪她的衣角,示意她说不该戏弄昌意,瑶姬一拍脑门,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师父有所不知,刚才咱们的昌意小师叔非但见死不救,还落井下石隔岸观火火烧眉毛,呃,反正他在我们很狼狈的时候没有及时相救反而站在一旁无耻地嘲笑,针对这种行为,弟子们只是进行了恰如其分的还击,还请师父明察。”

昌意在一旁噗嗤一声,又没忍住。

少昊偏头往昌意方向斜了一眼,继而对瑶姬和花影说道:“上次之所以收你们为徒,非我本意,皆因情势所趋,若你们此时有别的打算我一概不予阻拦,”顿了顿,少昊站了起来,缓缓走到大殿门口,负手而立,背对着瑶姬和花影,接着说道,“你们的身份实在不适合留在天苍,我劝你们还是早些离开为好。”

瑶姬和花影一听,皆是一惊,莫非他早已知晓,其实花影也是女儿身的事情?

来不及多想,花影已经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道:“师父,弟子好不容易才进了天苍,求师父千万不要赶我下山,弟子只是仰慕天苍,想学一身真本事,可天苍偏偏不收女弟子,我也是无可奈何没有办法,还请师父网开一面,不要拆穿弟子的身份,让弟子能在天苍学有所成。”

昌意此时才发现事情闹大了,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花影居然也是女的,怪不得瑶姬一点都不介意和花影住在一起。

“哥哥,这件事是我不对,不该和她们开玩笑,害的她们一时忘了身份,我相信她们都是无意,哥哥就给她们一次机会吧。”

无论昌意如何恳求,少昊依旧不发一言。

瑶姬心一横,扶起花影,咬了咬牙,走到少昊面前拱手弯腰,诚恳说道:“师父在上,弟子有错,错在不该迟到,不该无视尊卑欺辱师叔,还请师父,见谅。”这些话瑶姬一个字一个字刻在心上,再一个字一个字的拿出来,摆在少昊面前。

她只是不理解人类的这些繁文缛节,她从来不把它当回事,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平等相待,真诚相交,从来没有等级之分,尊卑之别。同样都是人,为何一定要这么古板这么循规蹈矩呢?

但这次,她不得不低头,为了能留在天苍,为了能留在他身边。

“天苍规矩森严,不适合你。”少昊望向殿外的玉兰花树,此时秋风吹过,花瓣纷纷被带离枝头,飞的满院皆是一片雪白,清冷的香气顺着风吹进大殿,却无法化解这一屋子的阴郁。

瑶姬的自尊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少昊,我为了追随你,一路跟到天苍,为了你我隐瞒身份,躲躲闪闪,好不容易做了你的徒弟,你却这样百般刁难,到底我要怎么做你才满意,你才肯不赶我走?难道我做错了吗?我遵循自己的内心做一个平平凡凡的人这样有错吗?

“为何不适合?我偏要天苍容得下我。”瑶姬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有什么惩罚尽管来,我绝不退缩。”

少昊回头斜睨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瑶姬,轻叹一声摇摇头,手一挥,大殿上空立刻出现一篇经文,每个字都是流光溢彩,波光潋滟。

晨兮,露兮,日之精华兮。呼吸有道,吐纳更迭,修仙之玄关妙窍,在于一呼一吸之间。其吸而入也,则为阴,为静,为无。其呼而出者,则为阳,为动,为有……正看的出神,突然这些经文一起向她们袭来,纷纷钻进了她们的脑袋里。

“这是《晨曦经》,天苍弟子每日早课必修炼此经,今日你们错过早课自当要受罚。”少昊说完,转身准备离开,临走时,抛下一句,“罚你二人正午之前打扫天苍山门前山道,同时背诵《晨曦经》。明日一早来检验。”顿了顿用飘忽的声音说了一句,“宫绦是我无忧宫的象征,不许再有下次。”

什么?山道?就是那条整日并没有人走的那条山道?就是那条像天梯一样甬长,修出来只是为了做做样子的山道?瑶姬哪里还管什么宫绦,一听这个惩罚,早已经双腿发软,嘴角冒泡了。果然好汉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当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