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姑瑶山初见

作者:落雪格 字数:365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觉云之上,云傲慢慢展开纸条看了一眼,已记入心里,手指一用力将纸条碾碎成粉末撒在空中。

浮光本来心有好奇,但见云傲冷着一张脸料想他未必肯说,也就索性抿着嘴巴不做声了。

云傲一言不发,盯着前方,他虽是一副清秀才俊模样但实则已经两百岁,再加上素来缄口寡言,心思更是难以捉摸,如今看了玄清师父的字条,深知其中利害,此刻只盼能速速赶到肇山,以免青城派伤亡惨重,自然无暇顾及其他。

浮光虽已有百余岁,但他却若顽童,心思烦躁,见不得清净,闷了一会儿实在憋不住,于是没话找话地说道:“青城派的拂衣仙姑是个不近人情的人,上次群仙宴她不小心打碎了师父的琉璃杯,一张脸就像是块儿千年寒冰没有一丝歉意,我在旁边都看不下去,难得师父不计较还笑脸相迎。”浮光自以为随玄清道长去过一次瑶池群仙宴,自鸣得意好一阵子,直到此刻提起来依然一副自豪的神情。

云傲听了正色道:“拂衣师叔乃师父同门师妹,岂可如此直呼名讳出言不逊?你这般胡来,日后让四海如何信服?”

浮光一听“四海”二字,顿时丧了气垂了头。

昌意立刻转悲为喜嗯了一声,又靠近少昊一些。

两个人皆不再言语,昌意独自假想着遇到猰貐之后的情景,一边想一边肝胆俱碎哆哆嗦嗦,悔不当初。

不知不觉,已是午夜,月光清晖洒在二人肩上。

“为何还不到啊?我好困。”昌意头脑风暴过完,渐渐疲惫袭来,连打了几个哈欠。

昌意话音刚落突然,下界传来如炸雷般的轰隆声,震的云端二人一个趔趄,往下坠落。少昊手上用力身子腾空飞起,昌意虽不济,但是法术还是有一些。

二人缓缓地降落在地面,环顾四周发现这里树木参天,幽深莫测,阴风阵阵。

少昊将昌意护在身后,一步一步朝树林深处走去。 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从树林深处飘出来,让人忍不住作呕。

忽然,树丛中一阵响动,还没等二人反应过来,一阵狂风骤起,飞沙走石,本来幽暗的树林,此时出现一道光亮,一只巨大的龙头从光里张开血盆大口朝二人袭来,猩红的龙眼充满仇恨和愤怒,它的嘴里还有半截人的手臂,随着它一张口,手臂瞬间掉进草丛。

借着亮光,昌意骇然发现,猰貐身后那堆积如山的尸体,长这么大哪见过这种场面,当时吓得双腿发麻,几乎尿裤子。

看来这就是猰貐了。只是没想到在这里撞见它。昌意此刻悔的肠子都青了真不该头脑发热,一时冲动。

少昊看了一眼那堆被道袍裹着的尸体,心知青城派已遭不测,当下抽出昆吾剑,万道白光从剑端飞出,少昊腾空飞起和猰貐正对面厮杀,猰貐一见是昆吾剑,猩红的眼睛略过一丝畏惧却继而愤怒倍增几乎要喷出血来,扭动着蛇身张开血盆大口朝少昊喷射炎火,周围立刻燃气熊熊大火,幸好有昆吾剑护体才不至于受伤。猰貐岂是等闲之辈,虽被昆吾剑震慑到,但见少昊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年轻小子,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身子扭动将周围树木卷断,纷纷砸向少昊一瞬间喷出大火将少昊团团围住,眼看少昊性命堪忧,昌意本想逃跑的双腿又不听使唤的倒了回来,他不能丢下哥哥,要死一起死!狠了狠心,唰一下抽出沧邪剑,一个腾空朝猰貐挥去,顷刻间,水如江海波涛,倾泻如注,瞬间浇灭了少昊周围的大火。原来沧邪剑威力在于此,昌意也是一时惊奇,但见少昊脱离危险,赶紧跑过去和他并肩作战,既然有神剑护体,怎么样也要拼一下也算死得其所。

又是昆吾沧邪!猰貐一看形势不对,立刻掉头就逃。它认得这两把剑,昆吾乃洪荒十大神器之一,盘古脊椎骨所化,盘古氏第八代始祖将他的精神和生机在天外天的力量摧退之下与他的脊椎骨完美结合,也便创出了一柄完美而奇异的剑,此剑坚韧无比,但凡被刺,九死一生。沧邪剑出自北海,当年龙族与麒麟大战北海,麒麟战败落入北海,触断定海神针,麒麟用尽最后力气将其精气注入神针之中,化为一把复仇之剑。后来此剑被鸿钧道祖施法封印其魔性传给玄清保管。

几百年前正是被这两把剑所伤,害的它被封不周山数百年,猰貐怎能不心有所忌?

猰貐一路往东逃去,企图逃到东海。此时天边已是鱼肚白,朝霞渐渐氤氲开来。

少昊昌意在后面紧追不舍,猰貐的怯战倒也助长了昌意的胆量。

途经姑瑶山时,不料一股强大的气流伴随着强光突然急剧下坠将少昊和昌意吸下云端,伴随着一阵眩晕跌入姑瑶山中。少昊掉在一片草地上并无大碍,睁开眼寻不见昌意,着急地四处呼喊。

这时只听脑袋上面有个声音骂骂咧咧道:“别喊了,我在上面。快救我。今天真是见鬼,飞到哪都被吸下来,还能不能让人愉快的飞一会儿?”

少昊抬头一看,昌意头朝下的倒挂在树枝上,正一脸无语的荡来荡去呢。

少昊腾空飞起用昆吾剑朝树藤一挥,伸手一把抱住昌意,在空中翻了个身,稳稳的落在地上。

昌意落地后拍拍胸脯叹道:“还好还好,幸好我命大,这样摔也摔不死。”

少昊看了他一眼,见无大碍不再理会他,准备去观察下这座山,究竟是什么山,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他们被吸下来了,那么猰貐呢?会不会也在这座山里?

仔细搜寻了半天,并没有什么发现,这座山似乎有些眼熟但是却想不起来,看似很普通,唯一特别的就是这里到处开满黄色的花,远远望去仿佛一片黄色的海洋,甚为壮观。不过看这杂草丛生树木林立的样子肯定是没有人到过的地方。

几只体型庞大的鸟从天空飞过,叫了几声,更显得这山中的寂静。

少昊皱着眉头盯着那几只鸟看了半天,昌意见他发呆就走过去拍他。

“喂,看什么看这么入迷?”

少昊摇摇头没有回答。

昌意一脸迷惑,正想问个清楚,只听不远处传来哗哗的水声,似乎还伴有人的声音,二人瞬间警觉起来,小心翼翼的往水声传来的地方慢慢靠近。

越来越近了,水声也越来越大,像是一条很大的溪流,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也越来越明显,那是她的笑声。

“这副皮囊相当不错。”

二人爬上一座山丘,山丘后面仿佛另外一个世界,一片如明镜一般的湖水,此刻倒映着一片霞光宛若一块流光五彩石,背后是哗哗而下的瀑布,湖水四周开满黄色小花,湖中央一个赤裸的少女正欢快的唱着歌玩着水。少昊一下子背过了身,正所谓非礼勿视,而昌意却好奇地挪不开眼睛,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女孩子。

虽离得远但也看的清楚,只见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美目如辰。浅笑盈盈,顾盼生姿。如瀑的黑发漂在湖水里像一件衣服遮挡住身体,在她周围有一些鸟儿飞来飞去,欢呼雀跃,仿佛她就是这山中的精灵,她的笑声就像是天界传来的仙乐一般动听。

正当昌意看的出神,突然湖水掀起一条巨大水幕遮挡了他的视线,水幕后一个女孩子的声音怒喊道:“何方淫贼,竟然偷看本姑娘洗澡?”

昌意心里一惊,糟了被发现了,拉着少昊就要跑。

呼啦啦一声响,一袭淡黄色的衣袂略过他们的额头,清香扑鼻。接着一个人影站在他们面前。

她背对着他们,昌意看着她的背影,淡黄色的衣裙纤细的腰身,如瀑黑发已经简单的挽了起来,发梢甚至还滴着水。

“方才多有冒犯,还请姑娘恕罪。”少昊眼睛并不抬起一脸淡然地拱手致歉。

少女嘴角含笑,缓缓回身,皎洁的双眸仿佛天边的星子,洁白的脸颊露出淡淡的红晕,朱唇皓齿,却用衣袂遮掩,仿佛一幅画放置在他们的面前。少女的目光落在少昊身上,一霎那间,如电石火光,如时光穿梭,她的眼睛便不愿再移开,那是怎样的绝美容颜,四目相对,少昊的目光冷冽如水,女子看了痴了,回望着少昊。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

“在下有要事在身,可否改日专程向姑娘道歉?”他的声音干净明亮,却冷冰冰丝毫听不出一丝情感。

“你叫什么名字?”女子一听他说要走,赶紧问道。

昌意从少昊身后冒出来喊道:“我叫昌意,他是我哥哥少昊。我们是天苍弟子,这次下山是来除妖的。”

少女听到天苍,表情微滞,语气一变,盯着少昊精致绝美的侧颜,故作生气道: “你刚刚偷看了我洗澡,就要对我负责,难道你想抵赖?天苍弟子又如何,难道就可以非礼可视了不成?”

昌意赶紧上前解释道:“这件事和我哥哥没有半点关系,是我冒犯了姑娘,任凭姑娘处置。”

少昊难以置信的看着昌意,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见他主动承担责任。真是难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