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昌意被打

作者:落雪格 字数:302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乌云滚滚,雷电齐鸣,一场大雨即将到来。

瑶姬和花影托着下巴坐在清风殿的窗台前看着外面豆大的雨滴砸在地面上溅出四散的水花发呆。

哎!

花影先叹了口气,见瑶姬依旧出神,接着又叹了一声,瑶姬斜斜地瞟了她一眼一言不发。

“这里离云虚殿好远,为什么师父非要我们住在这偏远的清风殿。”

瑶姬本来想着自己的心事,一听到这话更是烦闷的很,不过这样的结果不正是她自己争取的吗?

“花影,咱们已经算幸运的,若不是你我的身份特殊,恐怕师他还指不定让咱们住哪里呢,就他那个脾气秉性,让咱们和那些臭弟子挤在一起住也有可能。不管怎么说,这清风殿再怎么偏远,它好歹也在无忧宫的云罩之内,毕竟他只收了咱俩做弟子,如此想来,已经很幸运了。”

花影听了后嘟着嘴哦了一声,又望着外面的大雨出神。

大殿里很安静,只有窗外的雨声让世界不那么死寂。

眼前的大雨,让瑶姬想起很多年前的往事。也是这样的大雨,下了整整一夜,她站在一颗石头旁被淋得头晕眼花,因为犯困来不及施法,被大雨浇湿,只能可怜巴巴的站在那里忍受着千点万点的雨滴往头上砸下来。终于熬到了第二天阳光明媚,正当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有一双温柔的手在抚摸自己的头,她醒来睁开眼睛,却见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正坐在她身边的石头上低着头伏着身子满脸爱惜地扶着自己,瑶姬一时害羞晃动了一下脑袋,那男孩便收回了手,此时只听另外一个声音传来,“哥哥,你在干吗,父王让我喊你,该启程了。”

这个小男孩站起身要走,突然又回身对着这株花说,“我已经帮你扶正了身子,你自己要坚强的站起来,你是我见过最美的花儿,要快快长大。”

只一眼,只一句,她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漏跳了几拍,却突然有了异样的感觉。

她当时只恨自己为什么只是一朵花,为什么不是一个人,这样说不定她就能询问他的姓名,说不定她还可以跟着他一起去玩,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只可惜,岁月变迁,寒暑交替,转眼十年,那个清澈的小男孩再也没有出现。

直到有一天,一股神力从上界突然而至注入体内,耀眼的光芒,撼动山脉的力量,让她经过蜕变,如愿以偿转化为人,兴奋惊喜之余她跑到湖里去照照自己的样子,灵动的双眼,高高的鼻梁,盈动的小嘴,如瀑的长发,她满意极了,忍不住就跳到湖里去沐浴嬉戏,谁曾想到,就这样,她遇见了少昊。猝不及防。

她对他的迷恋不仅仅是因为他是三界最英俊的男子,更因为,昌意喊他那声哥哥,更因为他的眼神,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可是她没有勇气去问,她也不知道如何开口。或者她更多的是害怕,怕他不是他,怕他是他。

轰隆隆一声炸雷把她从沉思中惊醒,才发现已经入夜。

花影在瑶姬旁边张牙舞爪了半天愣是没有将她从回忆里唤醒,于是干脆自己回房间去睡觉。

此时突然想起了敲门声,花影惊觉地睁开眼睛,但是她却没有起身,只是假寐地躺着不动。

“谁啊?”瑶姬站起身伸了伸懒腰揉了揉眼睛,去开门。

只见昌意浑身湿透地出现在门头,着实吓人一跳。

“昌意,你这是穿着衣服洗了个澡啊?”瑶姬一边拉他进屋一边忍不住打趣道。

昌意哆哆嗦嗦地抱着手臂蹦跶蹦跶地进了屋,抖了一地的水,瑶姬赶紧给他拿毛巾擦擦,还找来一件披风给他披着,倒了杯热水给他。

昌意接过热水送到嘴边就喝,感觉像是在外面刚被狗咬过一样的狼狈。

半晌终于平复了下情绪,昌意这才能开口说话,“我想你了,所以我就看看你来。”

瑶姬见他眼神似有闪躲,冷不丁的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你小子能耐了,敢在我面前撒谎了,说,发生什么事儿了?”

“没,没什么事儿,啊,阿嚏!”一句话没完,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昌意感到有点冷,于是把披风又裹了裹。

瑶姬见他不肯乖乖就范,于是拉了张凳子在他面前做下,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直盯得昌意左右躲闪,还下意识地护住了左脸。瑶姬眼疾手快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手,将烛光放在他的面前,只见一个很明显的巴掌印生生地嵌在他的脸上。

昌意见瞒不住她,只好一五一十地招来。原来轩辕王把少昊和昌意喊去,询问了瑶姬的来历,居然当场就说出她极有可能是异类的话,并劝少昊赶紧找个理由将瑶姬赶下山去,昌意性格向来偏激又孩子气,见不得任何人对瑶姬有诬蔑之词,一时气愤就和轩辕帝顶了几句嘴,结果被轩辕帝失手扇了一个耳光,他一赌气就跑了出来。

瑶姬沉默半晌,不知如何安慰他,毕竟这次他是为了维护她,才被轩辕帝打了耳光,可是轩辕帝说的没错,她的确是异类,可是这件事,她没有告诉过昌意,是她骗了他,他居然还傻傻的去和轩辕帝争辩,万一有一天,当他知道了真相,他还会像现在这样把她当好朋友吗?

“昌意,对不起,害你受委屈了。”事已至此,她越发没有说真话的勇气了。“你淋成这样还是赶紧回去洗个热水澡吧,别感冒了。”

昌意却坐着不动,看来这次他真生气了。瑶姬正想着怎么劝他,突然又响起了敲门声。

“别去开门,一定是我哥哥,他肯定是受了父王的指使来抓我回去。我不要见他。”昌意像个孩子一样躲在瑶姬身后,拉着她的胳膊不让她去开门。

瑶姬一听他说可能是少昊,心里冷不丁打了个寒战,该不会真的是他吧。

“昌意听话,你哥哥对你如何你还不知道吗?他什么时候害过你,他可是一直都是护你周全的,再说你不是还有轩辕王后为你撑腰吗,别怕。”瑶姬说着便走到门口开门。

门一打开,一股清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大殿外昏黄的门灯照在门廊下一个孑然而立的人身上,雨那么大,他却没有一丝被淋到的痕迹,黑色披风在夜风中烈烈作响。听见门开,他缓缓抬起头,四目相对,瑶姬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她该怎么称呼他,那句“师父”她始终觉得别扭,当初是怎么想的要做他徒弟,说不定做了空墨的徒弟她还能自在一点。

“我来接昌意。”

昌意从里面不情不愿地走出来,嘟着嘴巴,一副埋怨的样子看着少昊。

“你喊我做什么,难道还要我回去继续挨打不成?”

少昊见昌意身上披着瑶姬的披风,于是解下自己的披风递给他,“放心,我已都解决了,母后很想你,还不快随我回去?”

昌意向来信任少昊,听他这么说,唯有跟他回去,他也没打算在这清风殿坐一夜,再说有母后和哥哥撑腰,他一定要和父王死磕到底。

“瑶姬,我不打扰你休息了,早点睡,夜里风大雨冷的,仔细别冻着。”昌意临走时不忘对瑶姬句句嘱咐,也不顾忌一旁的少昊。

“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瑶姬赶紧推他快走,指不定等下又要说出什么混话。

昌意裹了裹披风,踏出门去。少昊刚撑开伞,却停下了脚步,略想了想,终究没有说什么,于是带着昌意一起踏进了绵绵的夜雨中,走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