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做了少昊的徒弟

作者:落雪格 字数:322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拜师进行到一半,天突然渐渐阴沉下来,潮湿的风卷带着纱幔轻轻地舞动着。

大殿里经过一番窃窃私语的热闹渐渐安静下来,因为马上就是空墨和少昊挑选弟子了,这可是天苍历年来所不曾有过的先例。能做出这样的改变,恐怕玄清道长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然他又怎么能令其他几位难缠的主信服呢。

依照辈分当然是空墨先来挑选,然后是少昊,如此一人一个轮番挑选。

瑶姬生怕空墨看见自己,幸好站在第二排,她尽量低着头缩着脖子让自己显得渺小一点。

空墨在众人面前走来走去,煞有介事地思考了一把,这才将手里的青黛宫绦往连城手里一扔,随口一声:“你,出来。”

连城没想到这个空墨居然会选中自己,他的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不被人察觉的笑,随后收起宫绦往腰间系好,叩拜了空墨,一抬头衣服已经变化,一袭天蓝色道袍。

空墨正得意,忽然看见后面缩着的瑶姬,一拍脑门,心里暗自后悔为何不先把她选了,这样一来,少昊和昌意还不得被自己牵着鼻子走!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希望少昊能和自己一样第一轮选择资质好的弟子。

少昊并不上前去,而是远远地站在台阶上,淡淡地看着面前的这群弟子,其实他的内心对于这样的安排是抗拒的,对于清心寡欲不喜言谈的人来说,一个昌意在身边就够闹腾的了,如今还要收这么多徒弟,每天叽叽喳喳不得安宁,想到这里少昊就头疼。

几只木兰玉宫绦被他紧紧地攥在手里,一遍一遍端详,一直下不去决心,不知昌意几时凑上来,冷不丁地从牙缝里悄悄挤出几个字:“选瑶姬,选瑶姬。”

少昊不妨,被他这一吓,一只宫绦脱手而出,弟子们一看有宫绦飞出,自然争先恐后地争抢,花影自然不甘落人后,占着第一排的优势率先抢到了宫绦,成了少昊的第一个弟子。

昌意一看当时就傻眼了,悔的肠子都青了。少昊微微一愣,抬眼不经意地从瑶姬身上划过,继而就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看向空墨。

空墨内心哈哈大笑,表面上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称赞道:“还是师弟有眼光,选中了众弟子中最清秀的一个,看来师兄也得向你学习才行啊。”一边说一边朝瑶姬走去。

吓得瑶姬拼命往后缩,一直往后退。

“哎,哎,你再退可就掉下玄福宫了。”空墨一副关怀备至的样子看着瑶姬,“我知道你今日受了伤,难免有点沮丧,不过没关系,我的道行都是传承师父的,如今你做了我的弟子,我自然是将毕生所学毫无保留的传授于你,如何?”

瑶姬听他如此说,看来是躲不掉了,即便如此,她又怎么可能听从命运的安排,再说她的命运可是掌握在她自己手里的,若不是不想招惹麻烦,她也不至于一直缩着,可眼下,缩是不行了,除了迎难而上没有别的办法。

“师叔你能选我,说明你是有眼光的,只不过你许诺再好对我一点用都没有,我瑶姬不是一个会说话的人, 我也不会照顾谁的面子,既然你说的这么直接,那我也不兜圈子,我的师父不可能是你。”

此言一出,震惊四座。

就连昌意都觉得匪夷所思,她的话像是一块儿石头投进了平静的湖面,激起千层巨浪。

“师叔?这么说你中意的人是他咯?”空墨气急败坏但又不好发作,只得用手指着少昊低声问瑶姬。瑶姬只看着空墨并不答话。

“胡闹,这种话也是一个新弟子该说的么?一点规矩都不懂。”洪掌门说着斜睨了一眼玄清道长,可并未发现他有任何诧异之色,想说的话也被生生憋进去。

“真是新鲜,弟子挑选师父,果然是千古奇闻。玄清老道,你的这个新弟子真是有点意思。”说话的是拂衣仙姑。整个三界,敢和玄清道长如此急说话的,除了她,怕是没有第二人了。

玄清道长轻轻地捋着雪白的长胡子,一副要看一场好戏的表情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

空墨见师父不说话,气焰蹭蹭就上来了。

“哼,你好本事,怎么着?你还要自己挑选师父不成?”

瑶姬不卑不亢,抬起头盯着空墨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道:“有何不可?”

空墨一时哑口无言,憋了半晌气急败坏地说道:“你,你简直就是无法无天,最基本的尊师重道,长幼有序的道理懂不懂?你这样大言不惭目无师长,根本没有资格进天苍。信不信我现在就禀告师父将你逐出天苍?”

瑶姬没料到他会来这手,明知道天苍对她意味着什么,他分明就是抓住了自己的软肋。

“你,你这是以权谋私,公报私仇,别拿什么规矩压我,想让我离开天苍不可能。”

之前想好的词到现在一点用处都没有,无论说什么都显得那么苍白,看来人类的世界她终究是不明白的。

正在她左右为难之际,突然一只木兰玉宫绦飞到自己的面前,她下意识地伸手接住,抬起头恰巧和少昊的眼神相汇。

少昊走到殿前拱手对玄清道长说道:“师父,弟子愿收瑶姬为徒。”

玄清道长依旧和蔼地微笑,只是轻轻地略带一丝兴趣“哦”了一声,想听少昊继续说下去。

“既然瑶姬是弟子指引来的,自然是和弟子更为熟识一些,由弟子亲自指点他必然事半功倍。 以他的资质,假以时日必然有所成就。”

瑶姬以为自己听错了,这个一直反对自己来天苍的人居然主动要收自己为徒,而且还把自己说的那么好。

玄清道长点点头,表示同意。反倒是空墨急了。这已经是明着在和他抢人了。

“师父,请赎弟子直言,这个瑶姬一来不懂规矩,目无师长,二来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若这样的人留在天苍,日后必然难以管教,其他弟子若都像他学习,那天苍还有门规可言吗,如此一来岂不是要大乱了吗?”

空墨说完立刻有云陵为首的一派老弟子站出来符合。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那些外人个个闭了嘴,都不想插手这件棘手的事情,毕竟谁也不想惹麻烦,唯独轩辕王坐不住了,看来他也忍了很久了。

“仙尊,原本这是天苍家事,本王不该多言,但此事牵涉到犬子少昊,本王不得不说几句。”轩辕王说完扭头看向了殿下的瑶姬,少昊,略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位少年的确有几分资质,说话的方式也的确让人咂舌,但本王看得出他是位可造之才,正所谓强扭的瓜不甜,又何必执拗于规矩的约束。少昊进天苍数载,他的道行和为人想必仙尊比我这个当爹的更加了解,今日他能收徒弟说明他已经长大,咱们这些做长辈的,岂不是应该感到欣慰么?”

一席话噎的空墨再不敢多说半句。

洪掌门哈哈大笑,声如洪钟。“都说轩辕王狠心,把自己仅有的两个儿子打小就送进天苍,一送就是数年,不管不顾。今日一见才明白那些都只是谣传,轩辕王舐犊情深,真是令人动容。”

外面天色越来越暗,风也越来越大,扯的纱幔扭做一团又急速伸展。风吹进大殿,似乎将原本僵持的气氛稍稍化解了些。

拂衣道姑这次并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似乎局面已定,她再说什么都只是风凉之谈。她旁边的莫夕似乎并没有和大家一样为这样的结果感到欣慰,反而显得有些焦虑和不悦。

玄清道长终于不再捋他那长长的花白胡子,朗声笑道:“因缘际会,各有天命,道亦有道,道亦无道,万物相生相克,相扶相依,自有天数。”说完也不管别人明不明白就接着说道:“瑶姬,还不快去拜见你的师父。”

瑶姬都听傻了,听到最后一句她愣了楞,半天才确信,自己终于如愿以偿,成了少昊的徒弟了。

这样一来,她原本的那些计划是不是都可以实施了呢?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