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隐患

作者:落雪格 字数:431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大早,天苍上空格外热闹,几大派的掌门一收到天苍帖子纷纷赶来。

天苍之所以能为各派所依附,并不仅仅因为玄清德高望重更是因为天苍的背后有玄清道长的师父鸿钧老祖。只可惜从未有人见过他的真容,除了玄清道长本人。

青城派拂衣仙姑带着大弟子莫夕乘风而来。身为道姑本应对凡尘之物无爱无憎,但这位拂衣仙姑则不同,她今日的道袍衣袂处用水晶丝嵌着几朵雏菊,隐隐约约不易察觉,看来这位仙姑对雏菊的偏爱已经超出了清规戒律,不过话说回来,谁叫人家是掌门呢,纵有不是,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天山派掌门白一飞带了门下两个亲信弟子前来。白一飞这个人,平时恬淡寡言,不与人争辩。可能和气候有关,所谓天山,常年严寒,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下雪,那里的人怕是为了抵御严寒,连嘴巴都不愿意张开一次,久而久之,自然养成了说话言简意赅的习惯。

轩辕帝本欲独身一人前来,无奈抵不过帝后纠缠只得携她前来,思子情切可以理解。

太极门的洪畴是个矮胖的老头,红红的鼻头下面,花白的胡子异常茂密,几乎将他的嘴巴掩盖。这次可谓声势浩大,一行近百人,原本只是一次议会,倒仿佛是上阵杀敌一般整装待发,一丝不苟。

玄福宫内,玄清道长与重派掌门分主宾落座。

洪掌门是个急性子,自持太极门近年来日益壮大,又有神器四方鼎坐镇,自然眼界越来越高。刚落座开没等玄清道长开口,就嚷嚷道:“仙尊此番急招我等前来,可是三界有了什么大乱子?”

拂衣仙姑斜睨了他一眼,有一种“如此莽夫怎配与我同殿”的嫌弃感。

玄清道长面带慈祥,看了眼众人缓缓开口,声音清亮:“今日召各位前来,的确有件大事。”顿了顿接着说道:“想必各位对妖兽猰貐残害青城一事有所耳闻,此事原本可以算的上是猰貐的恶意报复,但实则不然,当年不周山下的封印紧靠猰貐一己之力是绝对无法破解的。”

拂衣仙姑听到“猰貐”两个字心里咯噔一下,眼前仿佛又出现它残害青城弟子的情形,内心无比悲恸,原本她也认为是这是一次报复,毕竟当年是她亲手封印的。如此说,莫非此事另有隐情。

“仙尊的意思是,猰貐是被人放出来的?”轩辕帝看了一眼拂衣仙姑,问道。

玄清道长点头。“不仅是猰貐,近期地界各处都似有妖兽作乱,只不过它们神出鬼没,并无太大的动静,想必这冥界已经蠢蠢欲动。”

“岂有此理,冥界的魅尊小儿恐怕毛都还没长齐吧,竟想着来地界滋事,得亏是没碰上我洪某,否则定叫他哭爹喊娘,滚回去喝奶。"洪畴一边大言不惭一边得意地看了看拂衣。

白一飞这尊佛一样的存在都听不下去了:“洪掌门可知,如今魅尊已长大成人。”

洪畴一听,虽心有不悦,但还是不禁暗暗计算,果不其然,距离上次与冥界交战,已经过去五百年了。

“如今冥界频频作乱,天界又在此时招安了大祖巫祝融,恐怕这其中必然存在某种牵连。”轩辕帝分析道。

“真是岂有此理!”洪畴啪一声拍在桌子上,引来众人目光,他还想骂一骂冥界和天界勾结,但生怕又引来口误落人笑柄,于是只好尴尬地住了嘴。

“帝霄可是你的同门师弟,难不成还要同门相残不成?”拂衣仙姑忍不住说道。

玄清道长轻叹道:“虽为同门,怎奈道不同,如今他掌管整个天界,野心勃勃,又受奸佞之人蛊惑妄图抢夺上古神器玄冰烈焰,恐怕这一次,三界必然又要迎来一场大乱。”

众人一听,面面相觑。

“既如此,天苍太极门必遭大难。”白一飞同情地看了看玄清道长和洪掌门。

洪畴一听就不高兴了,这个白一飞每次说话都能气死个人。

“没有我的四方鼎和无垠水,玄冰烈焰就如废铁一般,他帝霄想抢尽管来抢,天苍弟子八百尚且无惧,我太极门弟子几千我还怕他。再说,玄冰烈焰深藏瑶池仙水,又有西王母照看,我就不相信他帝霄吃了豹子胆,敢打这个歪主意。”

拂衣仙姑摇摇头说道:“既然洪掌门都这样说了 ,看来已是有了十足的退敌把握,不需要我等的支援了,如此甚好。”

洪畴笑道:“仙姑上次损失惨重自当休养生息,养精蓄锐,这种打打杀杀的事情还是不劳仙姑费心了。”

“你!”拂衣气结,指着洪畴气的说不出话来。

玄清道长一挥拂尘,说道:“诸位切莫焦虑,毕竟一切还都只是猜测,不可先乱了阵脚。一切还需从长计议。”

为了转移大家的注意力,轩辕王提议去仙露台观看元贞大会的进展,众人也都赞同。虽说元贞大会只是天苍内部的一次甄别活动,但是对于外界想要修仙的人来说,这绝对算得上一次很好的机会。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出现在仙露台,空墨和少昊赶紧上前迎接。

莫夕一眼就认出少昊,心里莫名的一阵欣喜。可当看见少昊走到轩辕帝面前喊他为父王之时,莫夕心底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脑海里一阵错乱,这个画面似曾相识却记忆模糊,幸而拂衣师太及时唤醒了她,才不至于当众出丑。

空墨亲自上前一一请各派掌门落座,又招呼云陵准备茶水。玄清捋了捋瘦长的胡须微眯着眼睛坐在上座。洪畴不屑地瞄了一眼四周,大手一扬将衣袂一甩煞有介事地落了座。拂衣师太脸色苍白,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气氛中缓解过来。

此刻的幻境里迷障重重,眼看时间所剩不多,却只有不到一半的弟子冲破幻境,少昊心里略有担心。而此时的幻境之中迷雾重重,除非熟练驾驭青云练云方有一线希望,否则只能在里面打转。

洪畴看着看着突然哈哈一阵大笑,声如洪钟。半晌止住,说道:“真没想到天苍竟也有如此不入流的弟子,弟子八百又当如何,一旦交战寡不敌众,怎比得了我太极门弟子上千,且不说个个精英,最差的也能以一敌百,再看看他们……”他伸出戴着一枚鸽子蛋般大小翡翠宝石的食指指着幻境接着奚落道:“这些个酒囊饭袋不够妖魔一顿饭,却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天苍弟子么?依我看,趁早赶下山去,就算死了也不丢天苍的颜面。”

一席话说的仙露台上一阵静默,大家都知道洪畴狂妄自大却没想到竟也这般口无遮拦。

大家都为玄清道长捏了把汗,这些话每一句都像一记耳光生生扇在他的脸上,如此尴尬的气氛,众人都偷偷地瞄了玄清道长一眼,却见他面色泰然,丝毫没有尴尬之意。

“你说的不对!”

正当在场所有人都在等玄清道长如何回答之时,突然从高台底下飞上来一个天苍弟子模样的年轻人,看着装竟然是新晋候选弟子。台上众人无不感到惊讶。当然更惊讶的莫过于少昊。

“大胆!何人竟敢擅闯仙露台?”空墨一眼认出是那个叫瑶姬的家伙,立刻站起来就要去制止,却被玄清故作不经意地一抬手拦下,空墨难以置信地看着玄清,不明白为何师父会纵容一个小小候选弟子在此放肆。

“瑶姬,快回来。”昌意在台下拦都拦不住,只好压低着嗓子喊。他的身后跟着连城和花影。原本只是满足瑶姬的好奇心偷偷藏在暗处见识见识元贞大会,谁料到会出这种岔子。昌意抬眼看见台上的父王,恨不得一头撞在台柱子上死了算了。

然而已经飞上仙露台的瑶姬却无丝毫畏惧之色,她常年生活深山,对于人世间这些繁文缛节知晓甚少,再加上本身就是急性子又见不得别人人被欺负,尽管昌意再三教习叮嘱过,但还是一时冲动不受控制,既然马上就要成为天苍弟子,就有义务维护天苍的尊严,怎能让别人随意践踏。在说,这个洪畴怎么看都觉得让人讨厌,说话这么难听,不教训教训他,让天苍以后怎么在三界混下去。

洪畴一看,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心里一阵大笑,脸上却一副正经表情,装作好奇地问道:“哦?你倒说说看,哪里不对?”

瑶姬不慌不忙的走到洪畴身边,越挨越近,盯着他的脸仔仔细细地观察半天,洪畴不知他搞什么鬼,不自然地往后缩脖子,突然瑶姬伸手一拉,随着洪畴一声惊叫,瑶姬轻身一跃跳出一丈开外。

“多谢洪掌门慷慨。”说着扬起手中的胡须,接着说道:“晚辈观察半天,发现洪掌门的胡须大多数都已经泛白发枯留着也只是有碍观瞻,既然这样洪掌门是不是应该将他们全部拔掉?”

洪畴克制着心底的怒火低吼道:“胡须是老夫的命根子,岂能说拔就拔,你这小子究竟想干什么?”

瑶姬将胡须托在手掌之中走到台前看了众人一眼,突然与莫夕眼神接触,心里略过一丝惊慌,但很快压制住,随后又转身看了一眼幻境说道:“洪掌门,一根胡子而已,你尚且如此痛惜,若依洪掌门所言,无用的东西都需要舍弃的话,那这把花白胡子岂不让我拔光为好。”

“你,你,你这个猖狂的毛小子,真是岂有此理。”

洪畴气的语无伦次,但碍于玄清的面子不好发作。

然而瑶姬似乎并没有要罢休的意思继续说:“我听说太极门弟子上千有一大部分是被迫上山的吧,既然是被迫也能有如此精进的修为,看来太极门教习弟子的手段果然是值得我们学习,既然洪掌门说天苍弟子不尽如人意,今日趁太极门精干弟子都在,何不让他们站出来讲一讲太极门独特的修炼要术,你说呢洪掌门?”

太极门之事向来是门派众所周知的秘密,只不过大家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向来是充耳不闻视若不见,今日这个年轻人当众给洪畴难堪,在场之人各各看着他,却有不同的心思。

洪畴的怒气刚消,听到这番话,一时间又是羞又是恼,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像是天边的晚霞一样多彩。

“岂有此理!竟敢当众污蔑我太极门,看来老夫今日不教训教训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你真就无法无天了。”洪畴说着人已经飞出去,瑶姬心里暗想,姑奶奶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今日正好陪你玩玩。

十几招过后依然分不出胜负来,看客们自然心里想看一出好戏,私下里窃窃私语。

眼看着洪畴并未占什么便宜,瑶姬又没有退让的意思,场面难免有些尴尬,堂堂的太极门掌门居然还不敌一个乳臭未干的少年,这事若传出去定为三界所不齿。

正打的难分难解之时,突然几根银丝飞来挡在二人之间,二人来不及闪躲,险些跌仙露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