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中毒

作者:落雪格 字数:300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夕阳渐渐西沉,暮色四合,所有人都被云陵逼进生死阁。虽然每个人心中都恐惧万分,但却无人违抗命令。

此时的生死阁却与之前不同,明亮摇曳的烛光,整整齐齐的床铺,两两用屏风相隔。莫非今夜要住宿于此?

“今晚不会真的要睡在这个鬼地方吧?”等云陵走后,渔天第一个站出来抱怨道。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一片埋怨和胆怯之声。

瑶姬倒觉得无所谓,只要能进得天苍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

“这是我的位置,你们都给我让开。”渔天看上了中间的床位,刚好也有个人要过去不料被渔天一把推开。

那人碍于渔天的淫威不敢反抗只好忍气吞声去找下一个住处。

颜柯看了一眼渔天,压抑着不满,站起来走到那个被驱逐的人面前,说道:“我的位置让给你,已经整理好了。”

那人感激地看了看颜柯,哽咽道:“谢谢你颜柯。”

颜柯微笑摇头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局促地笑了笑回答道:“我叫韩非。”

“以后咱们就是同门,理应互相照顾。”颜柯爽快地在韩非肩上拍了一下。两个人相视而笑。不远处的渔天看到后嗤之以鼻,暗暗骂道,真看不出这小子真会拉帮结派,你给我等着,得罪我的人待我慢慢儿算清楚。

连城刚坐下突然又发现那双有意无意偷瞄自己的眼睛,他立刻盘腿坐在床上,集中意念去寻找这股力量的源头,穿过人群果然有一个人虽做着自己的事情,但他的注意力却往这边涌来,这人究竟是谁?

连城确定好方位不动声色的微微睁开眼睛,那人躲闪不及刚巧遇上连城的目光,四目相对连城仔细地去辨认,此人甚是眼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正猜测着,那人却突然站起身快速走到连城面前一把拉起他往外走去。

一直走到生死阁外面的大树下那个人才停下脚步。

“你是谁?为什么拉我出来?”连城一把甩开那人的手没好气地问道。

这人也不恼,不急不慢地悠然踱步,半晌方道:“你当真没认出我来?”

连城更迷茫了,走到他面前仔细辨认,那人的眼睛突然一闪瞳孔浮现出一个女子的相貌。

“是你?”连城这才认出此人,虽然很吃惊,但更多的是不悦。“为何私自窥探我的行踪?”

那人一下子变成一副卑微的姿态,低眉顺目地说道:“对不起,原谅花影的鲁莽,花影只是担心,担心您的安危。”

“荒唐!我命令你即刻回去免得误了我的大事。”

花影踟蹰半晌问道:“我来正是祝您一臂之力,自从那个瑶姬出现之后,您似乎有些方寸大乱,时日一长难免会有偏离。”

“够了,我的事轮不到你操心,我不会让你留在这里的。”连城话音刚落就听见远远地一个人往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喊他。

“连城,连城,是你吗?”

连城对花影使了个眼色然后转身朝昌意走去。花影拍拍胸口喘口气脑子里想到了一个主意,于是往生死阁跑去。

“昌意,是我。”连城欣喜地回应。

昌意身后慢条斯理走着的不用看一定是少昊。还有另外几个人却是没见过的。

“连城,几日不见,我可想你们了,你们还好吗?有没有受苦,有没有受欺负,若有你可一定告诉我,我替你们报仇。”昌意激动的几乎语无伦次。

连城连连摇头:“我们很好。有你这话我就安心了。”

昌意往旁边看没有瑶姬的身影,立刻问道:“瑶姬她,此刻应该在生死阁内吧?”

连城微笑点头拉着昌意往生死阁走。

刚走进去,就见花影和瑶姬坐在一张床铺上似乎在说着什么,很是投机,连城心里一沉,面上却不露声色。

“瑶姬?瑶姬!”

昌意虽觉得瑶姬男装扮相有些陌生,但她毕竟还是瑶姬。

瑶姬听到声音也是高兴万分,站起身一回头刚好看见门口冷峻而立的少昊,内心翻滚着万千情绪,却不料被昌意一把抱住,几乎喘不过气来。

“瑶姬,你知道我多想你吗?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如此算来你我已好多年未见了。”昌意虽看起来成熟些,但性格还是小孩子脾气。

瑶姬尴尬地使劲将昌意推开,一屋子的大男人看见这样的场景个个唏嘘不已。

“昌意,你别这样,大家都看着呢,这里是天苍,不是姑瑶山也不是黎都城。”瑶姬稍稍靠近昌意耳边悄声道:“何况我现在是这样的装扮,万不可引人耳目让人猜疑。”

听她这么说,昌意这才顿悟,赶紧收敛起来,一边埋怨自己太激动一边又转换了语调装作很有资历的说道:“我可是你的师兄,还不快向我行礼。”

瑶姬无奈地摇摇头却绷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却刚好与昌意身旁的少昊目光相遇,一时不知所措慌忙转移视线。

“这里很热闹啊,看来今日这点考验有点太简单了。”

门外走进来一个看起来很是威严的人,他的身后跟着云陵和风陵。

“都傻愣着干嘛?还不快快拜见大师兄!”云陵在后面厉声喝道。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拱手垂首道:“弟子见过大师兄。”

原来此人便是天苍山大弟子空墨。

空墨煞有介事地原地来回踱着步,一边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批新弟子,谁也摸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突然,韩非捂着头痛苦呻吟道:“我头好痛,好痛。”

紧接着其他人也都是相同反应,一时间众人皆摊到在地哀嚎一片。

少昊眉头一皱欲上前搭救却被空墨一伸手臂拦住。

“师弟,这点小事就不劳你费心了。”说完转头对一旁的云陵风陵说道:“闲杂人等统统给我撤到殿外,你们俩给我护法,这些人怕是中了什么毒,时间紧迫,迟了就来不及了。”

少昊一行人不得已退到生死阁外,大家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都有些奇怪。

“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偏偏你们三个却无事。”昌意疑惑道。

花影慌忙解释道:“花影和表哥从小喜欢在山野混,吃惯了各种毒花毒草,幸而命大,经过锤炼如今已是百毒不侵的。”说完看一眼连城。

连城点头称是。

“你的意思是,花影是你表弟?从未听你提及。”昌意关注的重点与旁人不同,他好奇地仔细打量着花影。

瑶姬见昌意死死盯着花影,怕他发现什么端倪,赶紧扯了他一把嗔怪道:“人家难道要把祖宗十八代都一一报给你不成?”说的连城花影都笑了起来。

一直一眼不发的少昊突然问道:“生死阁虽机关重重却并未放置毒器,所以不可能是生死阁的问题。”少昊略想了想接着问道:“今日你们可有食用任何不同寻常的东西?”

不寻常的东西?三人皆想到那瓶无垠之水。

“你是说,无垠水有问题?”瑶姬从怀中掏出那瓶被她藏起来的无垠水,左右看不出什么端倪,只得递给少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