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虚径溪的客栈

作者:落雪格 字数:270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一大早连城顶着熊猫眼走出房门,乍一看门前的瑶姬差点没反应过来。瑶姬已经换好男装打扮的没有丝毫破绽。

“看这样子昨晚没睡?”瑶姬一副男人的戏谑神情得意地看着一脸憔悴的连城。

连城打了个哈欠伸了伸懒腰,把背上的包袱提了提,反身把门锁起来。

“昨夜折腾半宿,回来想起今日要赶往天苍,更是激动的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一大早被你喊醒,梳洗完忘记对镜整理,怎么,我看起来是不是不够英俊了?”连城眯着熊猫眼问道。

瑶姬回头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嗤笑道:“放心吧,你依然是三界第二美男子。”

“为何是第二?第一是谁?”连城信以为真地跑到瑶姬前面认真地问道。

“要说这三界第一美男子,非少昊莫属。”瑶姬引以为傲的仿佛在炫耀一件自家的珍宝。

连城却对此嗤之以鼻。三界?你才见过几个男人?!

两人在黎都城吃完早点准备走,大老远见一群人围在一起议论纷纷。

“这下好了,妖怪已死,咱们也能睡几个安稳觉了。”

另一个说:“说的是啊,就是不知道是哪位英雄帮咱们除了这个妖怪,真该好好谢谢他。”

“我看咱们还是去地皇庙多拜拜,兴许是地皇大帝听到咱的祷告特意收了此妖也未可知。”

“有道理,走,走,大家一起去。”

一群人就这样一窝蜂的朝地皇庙去了。

瑶姬微微一笑,这些百姓还真是淳朴善良,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让他们心里有所寄托有所希望。

“你觉得猞猁是这件事的凶手?”连城想了想还是试探性地问道。问得瑶姬不解地看着他,连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解释道:“现在你可是黎都城百姓的大恩人了,猞猁已死,以后黎都城就太平了。”

瑶姬疑惑地盯着他看了半天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怀疑除猞猁之外还有其他的妖怪?”

连城意识到似乎说错了话,于是改口道:“我在黎都城生活了这大半年就没见过这种事,不是猞猁还会是谁?以你的法力能除掉猞猁,要进天苍简直易如反掌,你现在该操心的不是那个死了的猞猁,而是我,活生生的我,能不能顺利进得了天苍 。”

瑶姬看了看他,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没有接话。

两个人走到城郊,瑶姬手一挥一片如花瓣般的五彩霞云出现在面前。

连城看了一眼这五彩云,又看了看瑶姬,似有所思。

“还不快上来。”瑶姬见连城怔在哪里没动静,忍不住催促道。

“哦,哦,这就来。”连城跑到五彩云旁,小心翼翼地扶着瑶姬踏了上去。

“站稳了,准备出发。”

五彩霞云载着两个人朝天苍快速飞去。昨晚天黑又是去除妖,连城没有细心体会驾云的感受,现在如此清晰地站在了五彩云上,整个人都轻飘飘的,风从耳边呼啸而过,仿佛还能看见不远处很多鸟儿在云中穿梭,他像个孩子一样欢呼雀跃。

“原来在空中飞是这种感觉,以后等我学会了驾云术我定要在黎都城上方飞一圈让他们都瞻仰瞻仰我。”连城孩子气地说道。

瑶姬一门心思都在想着见到少昊的情景,根本没去理会连城的独角戏。

“你去天苍,当真只是为了少昊?”连城闲来无事无话找话。

“不该你知道的还是少知道为妙。”

连城被她呛的不在言语。

云端上的两个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一路沉默。

黎都城离天苍本就不远,当天夜间两个人就到了天苍脚下。因为着急赶路两个人甚至未曾到下界吃午餐,而是用连城准备的干粮充饥。

按照元贞大会规矩,凡是前来参加大会的都要在山脚下住一晚,第二天才可进天苍。

天苍脚下有一个叫虚径溪的地方,溪上有一排客栈,这些客栈每十年出现一次,专门为了接待这些参加大会的人。大会一结束 整个虚径溪全部消失,变成一片山野溪流。

瑶姬和连城刚一落地就看见灯火通明的虚径溪,一排排客栈紧密相连,客栈前面是一片很大的空地,此刻整个虚径溪虽然亮如白昼,可是却一点声音都没有,难道没有一个人来?

每个客栈里面负责招待的都是天苍弟子,因为元贞大会牵涉到优胜劣汰,为了防止天苍弟子对前来参会的人有所排斥,所以被派下山的弟子都是出类拔萃的,一般没有被淘汰的危险。

瑶姬和连城刚走进客栈,一个穿着天苍弟子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招呼他们。

“二位可是连城瑶姬?”小弟子迟疑地低声问道。

连城和瑶姬对视一眼,虽不明就里但还是礼貌地拱手回应。

“正是。”

只听那小弟子暗暗欣喜了一下,自言自语道:“终于等到了。”然后赶紧招呼道:“二位请进,房间早已准备妥当,长途劳累饭菜稍后会送至房中,还请二位随我来。”这个面容清秀的弟子恭敬客气地为他们带路。

瑶姬和连城面面相觑,这么周到?倒像是提前知道了他们俩要来一样。

“请问,为何这虚径溪如此安静?我似乎没看见有其他人影?”连城忍不住伸着头去问。

小弟子不急不慢地问道:“叫我风陵就行。这些客栈早已住满,就剩最后的两间是留给二位的。”

既然住满了人竟然还能如此安静,可见这虚径溪绝非等闲之地。

“师兄照顾的可真周到,看来这一届的新弟子真有福气。”连城恬不知耻地凑过去套近乎。

风陵只顾带路头也不回,但还是难以掩饰喜悦的心情,忍不住回应道:“别人我才懒得去管,哦其实,其实也都相差无几,不过是日后的同门,理应互相照顾。”他言语间似有躲闪之意。

“可是有人提前嘱咐了你?”瑶姬盯着风陵半天,略一想觉得有这个可能。

没想到风陵突然结结巴巴地说道:“不,不当然不是,所有准备都是一样的,我只是例行公事引你们到自己的房间罢了。”

风陵闪烁其词,难圆其说,瑶姬心里已有猜测,他既然有难言之隐,也就没必要再去盘问。与其好奇不如等待。

风陵安排好他二人各自的住处,临走前神神秘秘叮嘱他们无论夜里发生什么事都要尽全力保护自己,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走出房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