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信你才来见你

作者:落雪格 字数:312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失去内丹的悭臾被祝融锁在蛮荒之地的神树上,消息不经自走,不死山中的女魃也得到了消息。只因神树虽天地之灵气所在,但因生于蛮荒,且时光飞转瞬息百年,气象更是变幻莫测,故而甚少有修仙之人涉足。

三族大战的仇恨使得女魃不敢在悭臾露面,每日只能到神树下面,隔着云层陪悭臾聊天,希望用这种方式让悭臾减轻囚禁之苦。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悭臾渐渐被女魃的真诚和善解人意打动,内心产生情愫,摒弃戾气后化作人形,这一切女魃并不知道,悭臾也并未提及,因为他从未开口说过一句话。

蛮荒之地多飞沙走石,稍有不慎变会跌入沙穴被风沙淹没。少昊好不容易赶到却遇上了极大的暴风,眼睛几乎难以睁开。身子也越来越不听使唤。他赶快将火凤塞进袍子里。

“你是何人?来蛮荒何事?”

突然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虽然风很大却依然那么清晰。说来也怪,她的声音刚落,暴风就明显小了很多,飞沙也渐渐淡了下来。

少昊擦了擦脸,刚一抬头一个红色人影已经站在面前。

“何人擅闯蛮荒,快快报上名来!”女子声音极其尖锐。

“请问前辈是?”少昊恭敬地问道。

女子眉头一皱,这小子居然不怕她,看来不用些手段他是不知道厉害。说着手一挥一股洪流便朝少昊涌去,幸好他躲得快,并未袭中。

“前辈有话好说,何必如此动怒,在下是来找悭臾的,不知前辈可知它身在何处?”少昊一边躲一边问道。

女子听到‘悭臾’二字随即收了手,饶有兴致地围着少昊看了一圈。

“哦?你找悭臾所为何事?”

少昊想了想说道:“有件私事需当面与悭臾解决。”

女子立刻追问道:“好事坏事?”

“这……算是好事吧。”

要是悭臾知道天机琉璃珠失而复得,你觉得是好事坏事呢。

女子又将少昊打量了一番,狐疑地说:“要我如何相信你?”

少昊刚想自报家门,突然想起天苍和妖兽自古不容,于是改口道:“在下此番前来只是为了感谢悭臾曾经的帮助,纯粹感恩并无其他杂念。”

红衣女子依旧不相信他,前后左右的打量半晌,才接着说:“悭臾在清修,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不配去打扰他,我劝你还是识趣的赶紧离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少昊正发愁如何才能越过这道坎,突然他发现这位女子的额头上隐隐约约的水纹,心中已然明了。

“晚辈真有急事,还请女魃前辈通融。”

红衣女子一听见有人喊她的名字,不由得好奇起来。

“你认得我?”

少昊点头。“我也是看古书上记载,说女魃,身材纤细,声音如丝,善用水,额头似有火焰标志忽明忽灭。晚辈今日前来的确有要事关乎到悭臾的性命,迟了就来不及了。”

女魃一听关乎悭臾性命,哪里还敢怠慢,于是领着少昊就走。

走了两三里,女魃接着说道:“它就在云端的神树上,若见了他不可提起我,切记。”

远远望去,斑斓的云彩缓慢地流动着,仿佛一片彩色海洋。

少昊虽然觉得有些诧异不过心里也略有答案,谢过女魃觉云升起往神树飞去。

越往上飞,空气越清冷,彩色的云在脚下流淌,变幻无常。

云渐渐散开果然见一颗大树伫立在云中,暗褐色的树干却流光溢彩,树枝苍翠剔透仿佛琥珀,树叶是一颗颗绿宝石在阳光下闪着璀璨的光芒。真叫人看的炫目。

树下安静地坐着一个人,身上没有绳索没有锁链,走近一看,原来连同神树都被结界笼罩其中。

悭臾盘腿闭目而坐,听到有人的脚步声并不睁开眼。

少昊很疑惑,悭臾何时化为人形了?

“你是来还内丹的吧?”

悭臾睁开眼睛盯着面前这个害它遭此境遇的始作俑者。

少昊不知道能说什么,似乎说什么都是苍白的,于事无补。

悭臾嘴角冷笑。蛮荒之地转瞬数日,转眼百年,自从被囚禁在神树,祝融吸走了他体内的火性,将他的经脉全部用天河之水浸泡,每一个转瞬都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煎熬。他该恨得何止是面前这个毛头小子。

“你小子够胆,还敢出现在我面前,你就不怕我吃了你?”悭臾低吼。

少昊从怀中掏出琉璃珠,走的更近一些。

“不管你怎么恨我,我都无话可说,今日特地来还琉璃珠我信守承诺。”少昊说着将琉璃珠举到悭臾面前。

“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感激你吗?别做梦了!你害的我被囚禁蛮荒数年所受的痛苦无人能知,一旦我逃出这神树必然会报仇雪恨,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蛮荒数年?悭臾明明才被囚禁半日。少昊感觉大事不好,他怎会忘记蛮荒一瞬数日转眼数年的奇异现象呢。

“你找我寻仇可以,还了琉璃珠,你想怎样是你的事。”少昊说完将琉璃珠用真气包裹准备强行送进结界。但却行不通,琉璃珠落到了地上。

悭臾盯着这个倔强的少年,又好气又好笑。

少昊不放弃,又凝聚更大的真气将琉璃珠往结界推送,却依然无济于事。

“你是真愚笨还是假聪明?祝融布下的结界岂能是你一个毛头小子随随便便就能攻破的?自不量力!”悭臾依旧盘腿坐着,像看一场好戏一般看着少昊在外面瞎折腾。

少昊眉头深锁,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人间说不定已经过去数日。越想越急,忽然间他看见手中的昆吾剑,或许可以?

“你相信我吗?”

悭臾不知道少昊所言何意,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你可相信我?”少昊看了看昆吾剑又问道。

悭臾不耐烦地嚷道:“信你如何不信你又如何?”

“无论稍后晚辈做何事,还请前辈以性命为重,莫有越矩之行为。”

悭臾像是听到了一个大大的笑话,这小子到底是谁?

“行,我答应你。”悭臾转念说道,心里却想着,凭你盗取我内丹,便是死一万次都难解我心头之恨。

昆吾剑冷冽的光芒从剑鞘渐渐露出,刺的悭臾下意识地用手挡了挡眼睛。

少昊并未直接用剑去破此结界,而是先运行一股真气在结界的某一处狠狠地撞击了一下,然后把琉璃珠放在昆吾剑顶端,深吸口气将全身的力气都用在昆吾剑上,对准被撞击之处使劲地刺去。瞬间结界开了一个小口,琉璃珠叮当一声滚落到里面,突然悭臾一个起身朝洞口飞来,少昊瞬间抽出昆吾剑,一股洪浪从里面汹涌而出。里外两个人都惊呆了。

“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悭臾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身体不支一晃神跌坐到地上,体内的天河之水因为他的情绪躁动而到处乱窜,疼得他在地上打滚,少昊趁机将缺口补平。

“琉璃珠是你的内丹会帮你疏通体内的天河之水,说不定他日你的洪流将拯救天下苍生。磨难之极有可能是上天的一种赐予。”

悭臾疼得捡起琉璃珠张口就塞进去,体内的疼痛减轻不少。

少昊见他稍有缓解,抬脚准备走。

“等等。”悭臾略显疲惫地喊道。“你叫什么名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