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考核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60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王猛气急败坏但忍住了没发作。

沈天华没打王猛了说:“王猛,你把沈君的剑藏在了哪里?快告诉我,不然我废了你!”

王猛说:“我没拿沈君的剑。”

沈天华怒火中烧,扬起拳头又要揍王猛,看着王猛的眼睛,觉得王猛没有说谎,知道沈君这个兔崽子耍了自己,他假装在梦里说剑在王猛那里,其实他说的时候很清醒,故意说给自己听的,好让自己认为剑真的在王猛这里。

他吃了自己的丹药竟然没事,他是怎么做到的?他很聪明,不过自己要弄死他易如反掌想到这里沈天华阴笑了起来。

王猛也笑了:“天华,你有妙招对付沈君?”

沈天华笑得更阴沉了,没说话。

沈天华走后,王猛揉着头上的包,在心里把沈天华的全家问候了一遍,想着以后自己的修为比沈天华的修为高了,要打得沈天华满地找碎牙,以报他今天羞辱自己的仇。

这几天沈君把自己关在屋里修炼,只有几天就要考核了,希望考核能取得好的结果,感觉到体内的元力越来越浑厚,只要再修炼一段时辰就能踏入炼体境。

风呼呼地刮着窗户,沈君停止了修炼,从窗户的缝隙看到外面一个人正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他穿着灰色布衣,两只眼睛如鹰眼,鼻梁高高的,嘴巴薄薄的,脸上没多少肉,一看就是刻薄的人,此刻他的眼睛盯着自己的方向,他是沈天华。

沈君握紧拳头心想堂哥很恨自己,原因是顾红喜欢自己,堂哥喜欢顾红,顾红不喜欢堂哥。

沈天华没找沈君的麻烦,直接回自己的屋了,抽出墙上的狼牙刀,狼牙刀散发着雪一样的光芒,沈天华盯着刀刃的眼神有着浓浓的杀气,把刀插入墙上的刀鞘,拿着酒瓶,拔掉酒盖,头一仰,大口喝酒,一瓶喝完把酒瓶扔了,有了醉意,身子摇摇晃晃地趴在了床上。

几天后,早晨,沈家,集合的铃声响了,几十名弟子从各自的房间出来直奔到练武场,有的弟子衣衫不整,有的弟子还在揉眼睛,有的弟子在打哈欠。

穿着红衣的沈火看见弟子的状态发火了,大声说:“你们每个人围着练武场跑一百圈。”

几十名弟子围着练武场跑,最先跑完一百圈的是大个子沈武,第二个是沈虎,第三个是沈成强,沈君也跑完了,不是倒数第一名。最后一个跑完的是沈凯。

“沈凯,你不用考核了。”瘦高个长老沈南宁说。

沈凯的神情很失落,心想;“我准备了这么久,就是为了今天的考核,现在不让自己考核了,实在不甘心,长老说的,不甘心也没用。没想到,跑圈也是考核的内容,要是早知道,肯定拼命跑了,就算不是第一个跑完一百圈的,至少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跑完一百圈的。”

几乎所有的人都来了,沈君看到了父亲,母亲。沈战坐在第一排中间的位置。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在沈战旁边坐着。

风吹得考核台上的白色族旗猎猎作响。

考核台上有两个像大鼓一样的家伙,今天考核的内容是测试考核的弟子有几段元力?有九段元力才能通过考核。没通过考核的弟子,要是年龄达到十四岁,明天还有一次向弟子挑战的考核机会,只要打赢有九段元力的弟子就能通过考核。没通过考核的,按照族规会被发配到边远地区的支族服劳役。年龄没达到十四岁的弟子明年可以再考核。

沈战的脸色很差,担心儿子通不过考核,拿着茶杯的手有些颤抖。

沈火瞅着沈战心里乐坏了说:“沈战,你儿子有十四岁了,这次要是没通过考核会被发配到边远地区的支族服劳役,虽然你是族长但也不能包庇你儿子,前几年,你儿子每次考核都通不过,这次,我看通过考核的希望不大。”

沈战盯着沈火,把茶杯放在桌上说:“沈火,还没考核你就断定我儿子通不过考核?你很希望我儿子通不过考核?”

“我说的是实话。”沈火说。

考核师走到考核台上,大声说:“现在,我宣布考核开始。”

台下,有很多人在尖叫。

考核师喊要考核的弟子的名字,被喊到名字的弟子走到考核台上像大鼓的家伙前,伸出手掌贴在像大鼓的家伙上,像大鼓的家伙发出了‘滴滴’的声音,然后像大鼓的家伙发出了五颜六色的光,一会儿,五颜六色的光消失了,像大鼓的家伙上出现‘炼体境第三重天’几个字,是傻子都明白这个弟子的修为达到了炼体境第三重天境界。

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第二名弟子上台了,考核鼓上出现‘九段’两个字。

第三名弟子上台了,考核鼓上出现‘四段’两个字。台下一片嘘声,皮肤有些黑的弟子红着脸下台了。

第四名弟子上台了……到了吃饭的时间,还没轮到沈君,瘦高的考核师宣布吃完饭后继续考核。

食堂里有很多人,沈君在吃饭,胖女人在沈君对面坐下频频给沈君抛媚眼,沈君装作没看见。

“哈哈哈,装什么纯。”几名弟子笑着对沈君说。

沈君抬头看着这几名弟子。

眼角有疤的弟子说:“看什么看!信不信我弄死你!”

沈君站了起来,几名弟子迅速围住沈君摩拳擦掌的想要弄沈君。

沈君在想;‘我没得罪你们,你们为什么要弄我?肯定是受人指使的,受谁指使的?’沈君看向食堂的角落,沈天华在埋头吃饭。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人把这边发生的事给长老说了,几位长老迅速赶来,想要弄沈君的弟子才散了,胖女人也走了。

沈君跟着胖女人,胖女人走到食堂后面,一会儿,沈天华出现了,沈天华给了胖女人几枚金币和一袋白色的粉末。

胖女人匆匆地走了,撬开夏碧瑶的后门,把白色的粉末放进茶壶里,胖女人出来,刚出来就用一只手捂住胸口,一只手捂住了嘴巴才没发出尖叫,两只眼睛瞪得很大。

沈君盯着胖女人。胖女人坐在了地上。

说:“那白色的粉末是什么?”沈君的声音很冷。

沈君知道胖女人把白色的粉末放进夏碧瑶房间的茶壶里,是给自己喝的。吃完饭的夏碧瑶回来会端着茶壶里的茶给自己喝。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