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针锋相对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7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兽雄脸上的肌肉抽搐,这人类使出的拳法跟本族的拳法很像。不仅是兽雄这样认为。看见沈君施展的拳法的所有兽人都这样认为。

疼痛令魔牛狂怒,张开血口大盆咬沈君的头,沈君拔出刀,‘玄蛇刀法’刀刃以诡异的速度扭曲成诡异的形状,然后直取魔牛的咽喉,一串血洒下,魔牛庞大的身子砸在地上,烟尘四起,烟尘散了后,看见沈君的拳头如雨点砸在魔牛的身上。

风声住。

斗兽中心霎时无声。

只有拳头打在身体上的声音在每个兽人的心里不停地响着。

兽雄的脸上涌起一抹潮红,先认为沈君的拳法和本族的拳法很像,现在百分之百的肯定,沈君施展的这套拳法就是本族的拳法,因为刚才施展的这一招是连环拳,所谓连环拳就是一次连续出几十或几百拳。没有野兽能扛过连环拳的攻击。

这个人类怎么会本族的拳法?难道是老祖秘密教给他的?老祖已经仙逝几百年,早化为红尘中的枯骨,不可能教他。要亲自问他。兽雄这样想着,脸上却不表现出来。这是大事,万一处理不好,不知道会引起怎样可怕的后果。

太阳西斜,淡淡忧郁的夕阳从天际洒下。

戴着漆黑面具的兽人极力压抑着内心的震撼,打开兽藤门,走到斗兽台,蹲下身体检查魔牛死了没有?

手掌贴到魔牛的脊背,神识传到魔牛的身体的每个角落。信息传入兽人的脑海,兽人大惊,魔牛身上的每一寸骨头都被这个人类的连环拳打成了稀泥,现在,就算魔牛没死,体内的内脏完整无缺,也站不起来,甚至连爬都爬不了多远,幸亏戴着漆黑的面具,斗兽中心的兽人,才看不见自己脸上的表情。

反观沈君,沈君只是神情比较狼狈,没受重伤。

神识传音给几个兽人,几个兽人上台把魔牛抬下去,几个兽人用水清洗斗兽台上的血迹,有的血能立马洗掉,有的,就算整天刷也刷不掉,它已经成为石头的一部分。

今天的斗兽彻底落幕,斗兽中心喧嚣起来,兽人缓缓离开斗兽中心,朝斗兽广场走去回自己的家,明天还会来,斗兽节会过七天。

兽雄神色复杂地走向沈君。

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兽人,感应到从它的体内散发的狂暴兽气,这个家伙的力量超级强,比追杀自己的十二个兽人加起来的力量都强。这个家伙看起来威严霸气,应该是兽人族的头子。

兽雄在离沈君只有三米的时候停下,打量着沈君,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打量着沈君。

觉得这个人类长得挺清秀,他的眼神却很深,有时有着嗜血的光芒、有时又有着坚韧倔强的光芒、有时又有着妖异的光芒……看着这双眸子,越发看不清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尽管这个人类还只是少年。

兽人走得差不多了,洛傲云站起来,看着沈君。沈君的目光从兽雄的脸上移开,落到洛傲云的身上,四目相对,沈君的目光像一把匕首捅进洛傲云的心。

洛傲云败下阵来,仓皇地逃离了斗兽中心。站在斗兽广场,闭着眼,脑海里全是沈君冰冷的眼神。

在斗兽中心,应该和沈君相认的。

现在,两人之间有一条裂痕,再也无法缝补,或许生生世世都无法缝补。

有时,一念之间,一个细小的行为就会铸成大错,用一生赎罪都无法弥补。

山上的兽树在风中摇晃,淡淡的夕阳洒在树上,笼罩大地。

洛傲云迈着沉重的脚步朝自己的家走去。

斗兽中心只有几个兽人了,也在渐渐离去。

“你是从哪里学的兽拳?”兽雄问。

面对这个恐怖的家伙,沈君并不惧怕,甚至有淡淡的战意,明知不敌,若对方把自己惹火,也会拼尽全力击杀对方,大不了鱼死网破!

“我掉到洞里,捡到一本书,上面有兽拳的招式,我就学了。”

“书在哪里?拿来!”兽雄舔了舔嘴唇,两眼一瞪,厉声说。

“烧了。”沈君淡淡地说。

兽雄愤怒极了,两只蓝色的眼睛闪着嗜血的光芒,手掌一握,一柄雪白兽枪出现在手中,这兽枪是用野兽的骨头制成。

兽枪指着沈君:“再问你一遍,你的兽拳是从哪里学的?书在哪里?不说实话,如此地!”

兽雄的手腕一转,雪白兽枪锋利的尖端插入石头,拔出来后,石头缓慢出现裂痕,裂痕扩大,从斗兽台的这一边到另一边。

“我说得是实话。”沈君的声音冷如尖针。

兽雄大怒,抬起兽枪,直射沈君。

沈君跳开,拿着短刀,‘玄蛇刀法,’刀法如蛇,诡异扭曲、诡异蠕动、划破空气,闪过一丝白光,刀锋至兽雄的咽喉。

‘结罡,’兽雄的脖子周围浮现一圈白光。刀刃接触到白光,擦出火花,没有把白光砍破。白光把短刀弹回,震得沈君后退几步,拿着刀的手腕很疼,刀差点脱手。

风从远方刮来,拂起沈君的衣袍,兽雄的紫发。

兽雄脚步前踏,挥动兽枪,枪影诡异四射,逼得沈君急速退到斗兽台边沿,想要侧身躲避兽枪,枪影已经封住沈君的退路。

“你无处可逃还是束手就擒!”兽雄得意地盯着沈君说。

“未必!”沈君唤出体内的所有元气,身体周围环绕着浓厚的防护壁罩。‘咻,’手指一弹,一朵金色火焰出现在手指上,随风摇曳。

看到金火,兽雄的神色变得凝重,以前,从未见过金火,听说过。以为这世上不曾有金色的火焰,只存在于传说中,原来有。

‘去!’沈君一声催促。金色火焰急速扩大吞噬枪影。在吞噬枪影的瞬间,沈君化为残影,从兽雄的眼前消失,再出现,在兽雄的头顶。

在沈君消失的瞬间,兽雄立即回头,以为沈君会出现在自己身后。经过无数次血战总结出的经验,然而回头后,却发现空空如也,这让兽雄的心立即下沉,刚抬头,一只脚狠狠地踏在了脸上,把兽雄的身子踩了下去。

本来就黑不溜秋的脸,此刻有了一个丑陋的脚印。

一招得手,沈君立即撤退。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