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战魔牛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63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沈君抬起脚步,走上斗兽台。‘哐当,’戴着漆黑面具的兽人把兽藤门关上。

一道漆黑的鞭痕从空中挥下‘啪’落在魔牛的背上,魔牛跳起来,拔脚狂奔,‘咚咚咚、咚咚咚……’山洞在颤抖、碎石乱飞、烟尘四溅。

‘吼吼!’如惊雷声从洞里传出,魔牛化为一道黑影冲上斗兽台。‘哐当,’另一个戴着漆黑面具的兽人也把兽藤门关上。

斗兽中心再次沸腾起来,欢呼声、尖叫声、口哨声……各种各样的声音响着。

风从远方吹来,吹起沈君的灰色长袍,漆黑长发。

魔牛甩了甩头,鼻子喷着白气,猩红的眸子盯着沈君。

这头魔牛大概有两米高,一米长,体重七八百斤,全身的毛是黑色的,长着两个角,每一个角有小腿粗,也是黑色的。魔牛最有攻击力的武器是魔牛角,所以要格外小心。

看起来,这头魔牛的力量不强,相当于人类的入道境第三重天境界的力量。或许,兽人觉得自己的力量不强,才会派它来。不到万不得已,不要在兽人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先打败魔牛,再伺机逃出去。

“杜猪,你认为谁会赢?”杜一问。

“这还用说嘛,肯定是魔牛会赢。”

“我倒不希望这个人类会输,好不容易能看到野兽和人类在斗兽台上厮杀,要是,这个人类被魔牛杀了,以后,就很少有机会看到野兽和人类在斗兽台上厮杀。”听了杜一和杜猪的话,杜屠说。

洛傲云的脸很苍白,不知为何,竟有些担心沈君,怕沈君被魔牛杀死。

柳青很有深意地笑着。

“你笑什么?”兽雄看着柳青问。柳青的肌肤很嫩,想咬一口。

“兽雄族长,你认为这个人类能打过魔牛?”柳青勾魂般的眸子移到兽雄的脸上问。

兽雄连忙扭过头,看着斗兽台上的沈君和魔牛:“我看,这个人类很年轻,实力不高,才派出实力跟他相当的魔牛,要是他连魔牛都战胜不了,那么,他被魔牛杀死也是活该。”

不过,在说这话的时候,兽雄的脑海被另一个念头占据,派实力跟人类相当的魔牛,是想看人类能不能杀死魔牛,要是能杀死,那么,就可以派实力比他高些的野兽出场,就能多看几场野兽和人类厮杀,能看到野兽和人类厮杀的机会实在是不多。

他的实力真的只有感觉到的那么弱?如果真是这样,他又是如何破解兽魂殿的封印的?兽魂殿的封印一旦被破解,有着毁灭一切的力量爆发出来,他又怎么可能会毫发无损?他是怎么来到兽人族的?有没有同伴?他和魔牛厮杀时,同伴来救他怎么办?不用担心同伴救他。凭自己的力量就能灭了他的同伴。

魔牛大步走向沈君。

沈君没动。

“人类,我要把你撕碎!”魔牛的声音在斗兽台回荡。‘咻,’刚说完,嘴唇一翻,一块如秋叶般的石块急速飞向沈君。

石块穿破空气的声音骤然响起,沈君化为残影消失,石块打到兽藤上掉在了地上。

沈君在魔牛的背后出现,双拳连续打向魔牛的身体。

魔牛看到沈君化为残影忽然消失,就已经知道接着沈君一定会出现在自己身后,经过无数次的血战让自己知道,立即做好被沈君攻击的准备,身体周围环绕着黑色的防护壁罩。

沈君的拳头打在防护壁罩上,就好像打在水中,黑色的防护壁罩如水荡漾。

魔牛从防护壁罩中消失,防护壁罩也慢慢地散了。偌大的斗兽台上只有沈君一个人。

魔牛使出了隐身功法。众兽人心中皆了然。

周围的空间诡异地涌动,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冷风更凛冽,忽而,空间涌动如狂,碎裂的声音越来越刺耳,从沈君头顶、身前、身后响起。

‘呜……咔擦……嘶……桀桀……’沈君骇然地看见,头顶的空间被撕开,一头漆黑的庞然大物出现在沈君眼里,迅速扩大,锋利如刀的漆黑牛角直插沈君的头顶。

比流星下坠的速度还快。沈君迅速召唤出防护壁罩,牛角戳在防护壁罩上,把防护壁罩戳出一个洞。于此同时,沈君已经移到斗兽台的另一边,化解魔牛的狂暴力量。

这夺命般的一击竟然没伤到沈君,魔牛仰头咆哮,眸子似乎要流血,身体又诡异消失。

风声飒飒。

‘嗤嗤……’魔牛化为一道漆黑闪电,从前方直劈过来,狂暴的能量波砸在沈君身上,把沈君砸飞。沈君感觉一口气憋在心里出不来,涨红了脸,‘砰’一声闷响,摔在地上,血从嘴里噗出。

魔牛迅速奔来,扬起两脚,对着沈君狠狠踏下,‘吱吱,’碎石乱飞,烟尘四起。

斗兽中心的兽人都屏住呼吸,两眼紧紧盯着斗兽台。魔牛的这一脚踏下去,人类就算不死,也会受重伤。

“哼!我早就说过,人类没什么力量,你还不信!”卜冬狠狠地瞪了兽雄一眼说。

兽雄脸上的肌肉颤抖,要不是有这么多兽人在,真的会一巴掌把这个讨厌的东西扇死!

洛傲云如坐针毡,知道沈君没什么力量,却没想到这么差,连一阶魔牛都能轻易打败他。在兽人族,没有力量永远是被凌辱的对象。

杜屠也是一脸失望的神色,沈君的力量这么低?即是这样,活该被魔牛杀死。连一阶魔牛都斗不过,和别的野兽斗就更没什么看头。

很多兽人摇头叹息,以为和魔牛厮杀的人类比较厉害,杀了魔牛后,会奉送更多的好戏。原来不怎么厉害。

柳青的修为很高,感应到斗兽台碎石中陌生的能量,俏脸微微一变,随即,一抹惊喜的神色涌上脸颊:“卜冬,或许,这次你错了。”

卜冬的脸颊抽搐,要是真如柳青长老说的。那自己对兽雄长老说的话无疑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目光紧紧地盯着斗兽台碎石乱飞、烟尘四起的地方,碎石迅速落地,烟尘渐渐散去,终于,烟尘散尽,穿着一袭灰色长袍的人显现。他盘坐在地上,前面有一个坑。

能量如水浪在身体周围涌动,眸子陡然睁开,人跃起,返身,双手握拳,一拳打在攻来的魔牛的肚子上,这是直拳。刚打到魔牛的肚子上,身体迅速后退,飘到魔牛的左侧,又是一拳对着魔牛的身体打去,这是横拳。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