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下油锅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77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周围喧嚣异常,沈君的头很痛,奋力地睁开眼,看到几万兽人正看着自己,这是哪儿?自己怎么会在这里?记得被吸进石柱,迅速下坠,狂暴的狂浪朝四周扩散,再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腿上、手上、身上长满绿色的藤蔓,摸脸,脸上、头上也有。沈君盘坐,元气在体内咆哮,爆射而出,身上的藤蔓飞溅粉碎。

站起来,黑发飞舞,恍如有电光闪过的眸子盯着斗兽中心的几万兽人。

斗兽中心陡然安静,落针可闻。

离沈君最近的兽人最先惊愕地尖叫起来:“这是人类!人类!看呐,人类!”

沉寂的喧嚣又如潮水扩散四方。

洛傲云的脸红得像辣椒,想叫沈君,嘴巴动了,却没发出声音。沈君死定了,要是自己和他相认,自己也死定了。

沈君的目光越过兽人群紧紧地锁定洛傲云,洛傲云的头迅速低了下去,好像没看到自己,其实,自己已经看到它认出自己。为何,它不叫自己?还装作没看到自己?在这么多兽人面前,要是,它和自己相认,会给它带去不少麻烦。

在它心里,自己只是它的猎物,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说可以说服杜屠它们不杀自己。那是因为自己能给它烤好吃的。

现在,情形不一样。就算兽人杀自己,它也不会吭一声。有些苦涩,立即驱逐了这情绪,眸子变得冰冷。

看着沈君清秀的脸庞和清澈如水的眸子,柳青的心里像有一阵清风刮过。嘴角翘起一抹微笑。

好久没看到人类了呢,几乎已经忘记人类的样子,终于又见到。

柳青修长雪白令男兽人看见鼻子会喷血的美腿又夹起来,身子微微前倾。

周围的兽人一阵骚动。

兽雄咽了咽口水,眸子从柳青的腿上移开,再度落到沈君身上。看到这个人类的第一眼,心里也升起异样的感觉。

“吃了它。吃了它……”第一个兽人叫,接着第二个,第三个,无数个。

‘混账!’兽雄在心里暗骂。只有一个人类,几万兽人分吃他。他的肉连塞牙缝都不够。

不过,回味着很多年前吃过的人肉,刺激了味蕾,口水流出来,慌张地擦掉,自己是族长,这时,不能有任何失态的表现。

脑海里灵光闪现,今天是斗兽节,还从来没看过,人类和野兽在斗兽台上厮杀。人类和野兽在斗兽台上厮杀肯定比野兽和野兽在斗兽台上厮杀好看。把这个想法告诉给柳青,柳青一愣,接着笑了,笑得比花还灿烂:“族长,你的想法很好。”柳青笑着看着兽雄说。

兽雄的心比抹了蜜还甜,和众长老商议。十几个兽人围成了一个圈,头发是绿色,眼睛也是绿色的卜冬说:“我不同意,区区一个人类和野兽在斗兽台上厮杀有什么好看的?每一头野兽都经过残酷的训练,战斗力无比强悍,和人类厮杀,人类也配!”

“卜冬,你从来没看过人类和野兽在斗兽台上厮杀,怎么知道人类和野兽在斗兽台上厮杀不好看?”兽雄说。

“这事没得商量,我不同意!”卜冬的眼睛闭上,看来是铁定了心不同意。

兽雄有些生气,说:“既是这样,那就投票决定吧。同意让这个人类和野兽在斗兽台上厮杀的兽人举起手。”兽雄的话刚落,柳青就把手举了起来,陆续有几个兽人把手举起来了。

卜冬的眼睛还闭着,一动不动。

兽雄看了一圈,举着手的兽人有六个,没举手的兽人有五个。得意地说:“少数服从多数。”

听了兽雄的话,没举手的四个兽人也暗自高兴,从没看过人类和野兽在斗兽台上厮杀,人类和野兽在斗兽台上厮杀肯定很好看,慑于卜雄的威严才没举手。

卜雄的眼睛陡然睁开,眼里有浓浓的怒火:“与其花时间看这玩意儿,还不如一刀杀了人类,把人类下油锅吃了。”

难怪,卜冬会不同意,几年前,卜冬在森林采药,遇到一个人类,没用三招就把人类击杀,从此以后,对人类的看法根深蒂固,人类没什么战斗力。

“一看这个家伙就没什么战斗力,要它和野兽厮杀,不用一招,野兽就会把这个家伙击杀,这有什么好看的。”

“就这么决定了!你不同意也得同意!”兽雄怒目瞪着卜冬,大手一挥,回到自己的座位。

每次,自己要决定什么事?卜冬都是第一个反对。它的实力和自己不相上下,很早,就觊觎族长之位。

它残暴嗜杀从不关怀族兽人,怎么可以当族长。

十几个兽人围成一圈商议的时候,沈君看到了,想,在商议怎么吃我?还是怎么处理我?这里怎么这么多兽人?是兽人的什么重要节日?怎么才能逃出去?这里有这么多兽人,每一个,自己都要应付半天,要逃出去,几乎是妄想。

兽雄把自己的精神波传给斗兽台旁戴着漆黑面具的兽人,戴着漆黑面具的兽人朝沈君走去。几万兽人看着戴着漆黑面具的兽人朝人类走去,不知道要对人类做什么?

看着戴着漆黑面具的兽人朝自己走来,沈君的每根神经紧绷,若要击杀自己,自己一定会在它击杀自己前击杀它。

戴着漆黑黑面具的兽人在离沈君只有三米的时候停下:“人类,跟我来。”冷冷地说。这个兽人竟然会说人类的话,或许,以前,它遇到过人类。

戴着漆黑面具的兽人没等沈君回话,转身朝着斗兽台走去。望着它的背,沈君的心下沉,隐隐已经猜到它要把自己带到哪里?想起来,洛傲云把自己囚到石头屋前,经过斗兽广场,广场边有几个巨大的门,这里或许就是斗兽中心,现在有这么多兽人,肯定在看野兽在台上厮杀。

尽管已经猜到,还是迈开步子朝着斗兽台走去,越走近越能清楚地看见斗兽台上的斑斑血迹、碎肉。有的血迹还未完全干涸,不久前,这里发生过惨烈地战斗。

戴着漆黑面具的兽人在斗兽台旁停下阴笑着看着沈君:“人类,上去吧。”

几万兽人看着人类的行迹,已经猜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各个脸色通红,有的激动得比血还红,有的甚至激动得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人类和野兽在斗兽台上厮杀,这是怎样火爆的场面?光想想就已经热血沸腾了,更何况是看。

得准备几枚丹药,不然,看到精彩处,万一激动得晕了过去,就会错过更精彩的地方,以后,向别的兽人吹牛逼时,就会少很多底气。

有的兽人想干就干,立即从储物空间拿出几枚雪白的丹药,头一昂,嘴一张,就把几枚雪白的丹药吃了进去,几枚雪白的丹药经过喉管、贲门,准确地落在胃里,被胃液融化,滚烫的感觉从胃里朝四周蔓延,整个身体好像在火焰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