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迷途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1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魔熊抬起头,又对着魔虎狠狠地咬下,这回,把魔虎的肚子咬出一个很大的坑,内脏从大坑里流出来。

‘完了。’以为魔虎会赢的兽人想。看来找女兽人没希望了。

以为魔熊会赢的兽人幸灾乐祸。虽没说话,但从脸上表现出来,这比说更可恶。以为魔虎会赢的兽人,真想一拳把以为魔熊会赢的兽人的脸打歪。

魔虎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看着肠子内脏,又看着魔熊,眼里再没有战斗的火焰,只有悲凉,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一生?自己是丛林之王,怎么会倒在一个区区的魔熊手里?不!即使死也要杀死魔熊!高傲的自己绝不永许败在区区的魔熊手里!

魔虎在心里呐喊;“站起来,杀死魔熊,只要杀死魔熊,你就可以回到从丛,那里有你的父、你的母、你的孩子。你和你的族兽依然是丛林之王,没有谁可以霸占!你永远是骄傲的,永远是傲气冲天的!”

“不要悲凉,不要有泪,不要惧怕,不要软弱,要有一颗冷酷的心肠,一颗比顽石还坚硬的心肠,站起来,快!”

魔熊的眼神充满嘲笑。

在魔熊的眼里,自己是它的猎物。

魔虎的心在泣血,一声悲鸣地狂吼,兽气在体内疯狂滚荡,缝合被震碎的内脏,身子一弹,飞到空中;‘七彩魔虎功!’刹时间,斗兽台被七种色彩的光笼罩。

魔虎在七彩的光里,眸子里杀气滚滚,凌然不可侵犯,依然是高傲的,依然是骄傲的,自己和族兽依然是丛林之王。

七彩光疯狂交织,魔虎的头低着,在七彩光里来回急速穿梭地追下面的魔熊,魔熊的胆魂快被吓破,跌倒在斗兽台。魔虎趁势而下,锋利的爪子从魔熊的脸上划过,几条血箭飚射,七彩光忽然汇集在一起,拳头大小,窜入魔熊的体内。

魔熊挣扎了几下,就一动不动,眼睛瞪着。

伤痕累累的魔虎盯着魔熊,接着,抬起硕大的头看着密密麻麻的兽人。如狂浪般的掌声席卷了斗兽中心,久经不息。

沈君又迷路了。明明记得这里是出口,可是走到这里,这里是一堵结实的墙。水声滴答,冷风袭身,逆着风走。前面,有两条走廊,一条朝左,一条朝右。选择了朝左的那条,越走走廊越窄,尽头,也是一堵斑驳覆满青苔的墙。

这一刻,愤怒的潮水淹没沈君,抬起双拳,狠狠地砸在墙上,斑驳覆满青苔的墙壁出现裂痕,‘咔擦,咔擦,’裂痕像几十条弯曲的小蛇朝着前面爬去。

墙壁轰然倒塌,黑气滚滚,沈君抬起一只脚踩下,踩空,立即缩回来,开启夜视眼,吓得恐惧爬满每根神经,这里竟也是万丈深的悬崖。

几炷香的时辰过去,沈君汗流浃背,坐在破烂的椅子上,蜘蛛网在风中颤抖,有裂痕的石柱伫立着,斑驳的墙上血迹斑斑,地上坑坑洼洼的,有野兽的屎,枯草,野草。

这是个很大的圆形空间,中间的石柱有一座屋那么粗,上面刻着兽人的肖像、石头房子、拿着弓射鸟的兽人、赤着上身,坐在船上摇撸的兽人、还有尾巴很长的野兽、没有叶子的树、在水里的月亮、月亮是红色的,好像,只要它在水里出现,灾祸就会降临,几万兽人同悲。

沈君是无意中闯入这里的,歇息一会儿,还要找出口,就不信出不去。终于搞清楚,自己记得的路线是对的,可为何,沿着来路回去,却没有出口?兽人部落的地下有封印,只要启动封印,事物的位置会改变。

静静地凝视着石柱,或许,上面有封印,只要找到封印,就能出去。

手掌贴到石柱上,催动元力,‘咔擦,咔擦,’石柱出现裂痕,从裂痕处流出黑色的水,一部分蔓延到手上,渗入肉里,诡异消失,冰凉的感觉从手掌传到手臂蔓延全身。

沈君立即闭目盘坐,用元气把黑色的水逼出来。

黑色的水覆满了石柱。

不认识这黑色的水是什么?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

慢慢的,从黑色的水中,显出一条苍白的路,从石柱底到石柱顶。这路是竖着的,没有攀援物,根本无法走。试着踩了一下,脚底打滑,这路在移动。

跑到屋外,穿过长廊,跑进屋里,拿着有钩的铁链回到流黑水的石柱旁,猛甩铁链,铁链钩插入石头,沈君的双手猛然使力,两只脚踩着在移动的路,缓缓朝上面走去。

走到一半,两只脚再也动不了,无论,沈君催动多少元力,都动不了,这路有古怪,既然已经走到这里,绝不会放弃。

现在,已经万分肯定,石柱上有封印。

巨大的吸力把沈君的双脚吸进去,然后是双腿,沈君拉着铁链,脸憋得通红,铁链钩松了,勾起一块石头,石头、铁链、人被吸进石柱里,迅速下坠。

耳旁刮着狂风,身体感觉如在火焰中,周围漆黑一片,下坠的速度太快,来不及开启夜视眼。

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声音响起来,狂浪朝四周扩散,有一间屋那么粗的石柱,被狂浪刮得四分五裂。

无形的狂浪继续朝四周扩散,把石屋的墙壁、走廊、其它石屋、走廊、一切山石刮飞,就连几千斤的大石头也被刮得像棉花在空中飘飘荡荡。

伤痕累累的魔虎走下斗兽台,跟着驯养它的兽人回到血迹斑驳的巨大石洞。驯养它的兽人感觉地面在轻微地颤抖,浓眉皱了皱,或许,是自己的错觉。

兽雄的脚在发抖。

“族长!你发抖啦!”柳青狭长的眸子瞥着兽雄说。

“胡说!”兽雄瞪了柳青一眼,看着自己的两只脚,自己的两只脚确实在发抖,把眼睛睁得大些再看,还是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瞟了柳青的脚一眼:“哈哈……”情不自禁地笑起来:“还说我,你的脚比我的脚颤抖得还厉害。”

“胡说!”柳青的柳眉倒竖,没感觉到自己的脚在颤抖,以为族长是乱说的,看着自己的脚,只看一眼,柳青的脸色就变了,变得比刚才苍白一些,自己的两只脚确实在不由自主地颤抖。柳青的两只脚使力,看能不能不颤抖?结果还是颤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