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傲气冲天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3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如潮水般的兽人穿过巨门,涌入斗兽中心,在石头椅上坐下,喧嚣声四起。

半炷香的时辰过去,斗兽中心,除了最靠近斗兽台的一排座位空着,再也没有多余的座位。

有不少戴着面具,拿着长叉的兽人来回走动,它们负责维持秩序。

‘咚……’兽钟敲响。众兽人皆肃然。‘唰唰唰,’十几条兽影在空中闪烁,落在座位上。

族长兽雄,穿着白色兽皮衣,一头深紫色的头发,宽大的额头上长着两个乌黑的角,眼睛是蓝色的,鼻子很小,嘴巴很大,牙齿很长,脸上的皱纹很多,看起来异常丑陋。

它旁边坐着的女兽人却美丽妖冶,红发披肩,双瞳碧绿,除了牙齿比人类的长,其它的跟人类没区别,身材丰满,双腿雪白修长,此刻,两条腿夹着,更是吸引得无数男兽人垂涎三尺,盯着女兽人的眼珠子快从眼眶里掉出来。

“柳青,你就不能注意一点形象。”兽雄沉着脸说。

柳青眼眸一转,盯着兽雄,兽雄咽了咽口水,什么也不说了。

一个巨大的洞穴里,一个浑身漆黑的男兽人拖着带刺的鞭子,它穿过的走廊,血迹斑驳,甚至那石头墙壁也全是红色。它走到一堵漆黑的石门前,一脚踏去,黑灰四溅,石门轰然破碎。

‘呜嗷,’一头血红的魔虎直扑过来。

漆黑的男兽人猛然挥鞭,在空中划出一道黑色的鞭痕,落在魔虎的身上。‘呜嗷……’魔虎愤怒极了,冲了过去,穿过长长的走廊,踏碎无数山石,巨大的脚掌把石阶踏碎,不顾一切地冲进兽人群中。

“混账!”斗兽台入口,戴着面具的男兽人一声低吼,狂暴兽气席卷魔虎,魔虎为了躲开狂暴的兽气跃入斗兽台,在斗兽台横冲直撞,狂吼着,傲气冲天,怒气冲天。

另一间巨大的石洞,一样血红,一个比较瘦的漆黑男兽人猛然挥鞭,漆黑的鞭子落在庞然大物上,庞然大物一下就跳了起来,看到比自己小很多的男兽人,竟然露出无比敬畏和恐惧的神色,穿过血红的长廊,扑入斗兽台下,看到斗兽台上那杀气腾腾盯着自己的眸子。

‘吼吼,’一声狂吼,飞了起来,巨大的身子从空中划过,落入斗兽台。头戴面具的兽人迅速把门关上。

斗兽中心的几万兽人热血滚滚,满面潮红,有的双拳紧握、有的屁股离开了座位,身子微微前倾、有的站了起来……

“你赌谁会赢?”

“我赌魔虎会赢。”

“我赌魔熊会赢。”

“我押一百枚兽币。”

“我也押一百枚兽币。”

“我跟三百枚兽币。”

“要是输了,要双倍赔付……”

赌坊,几个兽人扶着栏杆,看着斗兽台上的魔虎、魔熊。争论着押的那头魔兽为何会赢!

脚掌踏地的狂暴声响彻四方,久久回荡,魔熊的头一昂,张开巨大的嘴巴撕咬魔虎。

魔虎血红的眸子几乎要喷出血来,身子跃入半空,漆黑魔气攻击魔熊,魔熊把黑色魔气吃了。扬起钢爪抓魔虎的头。

魔虎一声狂吼,几尺长的獠牙撕咬魔熊。一串血飚洒,赌魔熊会赢的兽人此刻的脸色难看极了,而赌魔熊会输的兽人此刻开心极了,想着,只要再斗几个时辰,几百枚兽币就会到手,斗兽结束后,去找女兽人玩,早看上了一个女兽人,它说要一百枚兽币,才肯陪自己一次。真是个妖冶的兽人儿。

魔熊更狂怒,庞大的身子和魔虎庞大的身子悍然撞上,一根尖尖的细细的长针从魔虎的胸膛划到小腹,划到小腹后立即后退。

魔虎迅速地追,感觉肚子一片冰凉,像是在冰天雪地里,又感觉火辣辣地疼,像在熊熊的大火中烤。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低头,看到伤口才明白。也终于明白,可恶的魔熊为何会悍然地撞向自己?

它使阴招,卑鄙的东西,这一刻,魔虎恨极了魔熊,滔天怒火几乎要把斗兽台焚烧。熊熊魔气从身上飚射而出,刹时间,斗兽台上只有滚滚黑气,看不到魔熊也看不到魔虎。

一会儿,滚滚黑色的魔气散了,众兽人才看清两个庞大的家伙竟然都站在斗兽台的中央,相隔不过十米左右,只要伸一伸爪子,就能触到对方,但谁都没动。

魔熊身上的红毛还在燃烧,魔虎身上的毛也在燃烧。都受伤了,分不清,哪个受得伤更重。

斗兽中心肃然无声,这一刻,落针可针。好似,谁要是出声,它的头就会落地。

从魔熊身上飙射出无数道血箭,血染红身子。

从魔虎的身上也飚射出无数道血箭,身子也被血染红。

魔熊张开翅膀,巨大的红色翅膀把火扇灭。

从魔虎的身上喷出很多水,把身上的火浇灭。

谁都受了重伤,谁都没有恐惧,几乎同时大踏步地奔向对方,悍然地相撞,两头巨大的魔兽同时倒下,又同时站起来,又悍然地相撞在一起,又同时倒地,没有分开,四爪缠着四爪,在台上滚来滚去,凡是滚过的地方,一条血床。

魔熊的一只爪子插入魔虎的左眼。

魔虎张开锋利的牙齿‘咔擦’把魔熊的爪子咬断。

魔熊的头一昂,用尽所有的力气对着魔虎的脖子狠狠咬去。‘咔擦。’没把魔好的脖子咬出血口。魔虎的脖子比钢还坚硬,自己的牙齿断了。

魔虎跃了起来,飞到空中,狠狠地踏下,压得魔熊的眼珠子快破。

魔熊扇着残缺的翅膀,滚滚魔气从身上暴射而出,密密麻麻的刀光斩向魔虎。‘叮叮叮……’魔虎的身体周围环绕着防护壁罩,阻拦了刀光。

两头魔兽又在台上滚来滚去,每滚一下,就有一串华丽的血暴射而上,有时,是魔虎的血,有时,是魔熊的血。

斗兽台上早已像铺了块大红布,血水从石台边缘流下。

魔熊压住魔虎,大嘴对着魔虎的脸咬去,把魔虎的脸咬掉一半,又要咬另一半时,魔虎的爪子插入魔熊的脸,狠狠地往下划,瞬间,伤口伴着血从眼角流到下巴。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