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巨陵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92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沈君跳起来,拍掉头发、灰色长袍上的渣滓,环视一圈,这是个圆形的洞,四周是石头墙,墙上有很多字符、纹路。多年前,这里肯定有兽人住过。

沈君迎着光束飞去,身子飘逸如风,漆黑长发飞舞,落在光上,手放在墙上,从墙里发出的光消失。这光是兽人设置的,从上面掉下东西,光感应到就亮了,手轻轻触摸墙壁,光就会灭。墙是光的开关,手再按在墙上,墙里的光又亮了。

站在发出光的地方望去,入眼的皆是黑暗,不知道有多大?有些什么玩意?沈君拔刀,握紧刀,开启夜视眼,朝前面走去,虽有恐惧,但脚步依然坚定。

一声清啸,一只大鸟飞来,翅膀扇出的风如海浪,尖长的嘴巴咬沈君,沈君猛然挥刀,一串血洒下,鸟毛乱飞,有几片落到沈君的身上,脸上。

沈君回头。‘轰,’大鸟轰然倒地,溅起无数灰尘。

血从刀上滴落,滴到地上。

许久以后,沈君穿过石门,来到地宫,这绝不是洛傲云囚禁自己的地宫。

长廊两边,灯火摇曳,风轻轻地吹,却冷如骨髓,踩着石阶往下,转了几道弯,手放在墙上的手印上。‘轰隆隆,’地宫一阵乱响,无数碎石尘土飞溅,宛如山崩地裂,墙壁、台阶、土地、沈君眼中所见的一切都在迅速移动。

一切停止以后,沈君站在宫殿中央,巨大的光束从头顶洒下,照亮整个宫殿。

宫殿四周的墙上有很多半截身子的石雕兽人,各个面孔狰狞,蜘蛛网在轻风中颤抖,石椅上有一层灰,红纱随风飘,像火海。红纱下置放着红色的棺材,每一具棺材周围都有密密麻麻的兽币。

沈君心急火燎地找出口,没找到出口。奇怪的是四面都坚硬得没有一丝缝隙,风是从哪吹来的?

用神识感应,只感应到浓浓的黑色。

微弱的哭泣声像在树林中回响、传来,还有咬骨头、嘶哑、尖叫、绝望的悲泣声,各种各样野兽混合的嗷叫声连绵起伏缭绕不绝。

光束忽然寂灭,阴风更狂,吹得红纱乱飞,一条缠住沈君,把沈君像包粽子一样包起来。

沈君用刀把红纱割碎,却骇人地看见红纱流血了,眨了眨眼,红纱确实流血了,化为一滩血水。

好像看到红纱中的白衣兽人,它那么静静地站着,仿佛站了几百年,从身上散发浓烈的孤独气息。

红衣兽人,漆黑兽发垂到下巴,两只眼睛盯着自己,眼神里有浓烈地仇恨,仿佛,它的心里除了恨,再没有其它的。好几个神情悲伤,嘴角却挂着笑的野兽,身上都有伤口,血迹斑斑,白骨森然的长手指朝着自己抓来。还有没有眼睛的怪兽、没牙齿的兽人、没鼻子的妖兽……

沈君迅速飞起来,摸着墙壁找出口。看到一座巨陵,巨陵中只有一具艳红如血的棺材,一眼望去,仿佛那血还在从棺材上往下流,透过红色的棺材盖看到里面的白色兽人骨架。

或许,巨陵里有机关,只要找到机关,就能打开门。求生的欲念占据一切,沈君跳进巨陵,快速地找机关,四周的墙壁都摸了,连最小的角落都没放过,除了摸到一手灰,再也没有别的收获。

沈君来到艳红的棺材面前,这棺材是用石头制成,却能看见里面的白骨,奇怪!围着棺材转了一圈,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手放在棺材上,立即缩回来,因为手掌有被尖冰刺入的感觉。

一丝红气从刚才摸过的地方冒出来,沈君骇然后退,跳到巨陵外。

龙魂在体内骚动;“我感应到的一缕魂魄就在棺材里面,快!你帮我搞到。”

沈君满头黑线,龙魂这是要自己钻到棺材里面,帮它搞到一缕魂魄。

钻进去,不知道还能不能出来?这豪华的棺材里肯定设置了机关,等着打开棺材盖的东西陪葬。

‘咻,’龙魂飞出来,在空中盘旋,神色贪婪,朝着艳红的棺材飞去,刚飞到巨陵上空,就被红色的波浪弹回,龙魂又钻进沈君的体内;“巨陵里设置了禁制,我进不去,奇怪,你怎么能进去?”

龙魂不说,沈君还不知道巨陵里设置了禁制,或许,自己是人,能进去,龙魂是一缕魂魄不能进去。

阴风阵阵,红纱布乱飘,好像无数厉鬼在朝自己扑来,沈君的身子跃起,双掌打在棺材盖上,立即撤退,‘噼啪,’把棺材盖打破,‘嗖嗖嗖……’密密麻麻的红色小箭从棺材里往外面射,要是在打开棺材后没立即撤退,现在自己已经在西天。

扯下一块红纱布遮住嘴巴、鼻子,又飞到棺材旁边,看着棺材里的白骨。白骨长三米,生前,这个兽人很高,也许在兽人族鹤立鸡群,死了,成一具白骨,和族人没有一点区别。

拿出白色的小瓶,瓶口对准白骨,听见一声撕心裂肺般地尖叫,一缕红色的魂魄飞进白色的小瓶,沈君立即用盖子盖上,放入龙魂空间。

刚放进,龙魂就流着涎水,用爪子把白色的瓶子抓住,拔开瓶盖,摇着瓶子,魂魄总是不出来,龙魂大怒,‘咔擦,’把瓶子捏碎。

一缕红色的魂魄无所遁形,龙魂用爪子抓,魂魄惊慌地跑着,跑来跑去都在龙魂空间。抓了几次,没抓到,龙魂反而不怒了,因为,这缕魂魄就在自己的空间,无论怎么跑,都跑不出去,早晚会吃了它。

红色的魂魄被收走的瞬间,白骨化成灰,偌大的空间只有一个红色的盒子,沈君拿起红色的盒子打开,里面还有一个盒子,把里面的盒子拿出来,用了很多方法,没打开,不敢乱开,也许里面有机关,有毒、或宝贝,要是把宝贝弄坏,损失就大了。

不打开也不是办法,又不能收进龙魂空间,不知道里面是凶器还是宝贝,要是是凶器,被收进,随便给自己来那么一下,自己就会一命呜呼,这种险冒不得。

眼睛骨碌碌地转了几圈,有了,拿起石头对着盖子边缘砸去,砸了几百下,石头盖子才被砸碎,这不是一般的石头,不认识是什么石头。

先看到的是灰色的布,包着什么东西?扯开布,里面安静地躺着两本书。

沈君拿起一本,书页纷纷飘。时代久远,快烂了,要是再过几年才发现这两本书,肯定已经烂得认不清里面写的是些什么东西?

沈君忘记了饿,忘记了害怕,聚精会神地看起来。

这两本书,一本是兽人族的剑谱,一本是兽人族的拳谱。越看越激动,以刀为剑,照着剑谱上的招式练,沈君的领悟力是惊人的,几炷香的时辰过去,就把剑谱上的招式学得差不多。

肚子咕咕地叫,得想办法喂饱胃,这里没吃的,沈君抓了几把兽币放进龙魂空间,在兽人族部落肯定用得着,还要呆一段时辰,有备无患。

跑到温养棺材的水边,撅着屁股喝了几大口,洗了把脸,水波荡漾像有月光映照,沈君再看,月光消失。

手在水中搅动,又有月光荡漾,抬头,上面是墙顶,四周找过,每一寸都没放过。除了墙顶没找过,出口会不会在墙顶?沈君飞到空中,用手敲墙顶,敲到一处空心的,一拳就把空心的墙壁打穿,打得能通过一个人,飞出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