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石屋追魂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47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杜屠犹如电光,身子在空中闪掠,无数把兽骨叉从空中插下。杜刀在兽骨叉间纵横来去,飘逸的身子拖起一道道残影,一道道残影消失的时候,无数把小刀出现,像呼啸而来的雪花。

‘叮叮叮……’小刀撞到墙上擦出火花,几把落到大铁锅里,被溶化。

洛傲云带起一道残影,对着杜屠闪掠而去,挥刀从杜屠的头顶劈下。看到忽然出现在头顶的刀,杜屠有片刻的失神,立即反应过来,身体周围飘着淡淡的银色兽气落到地上。

没砍到杜屠,洛傲云立即追杜屠,无边刀气扑向杜屠。

杜屠的神色凝重,躲着洛傲云的刀。一把小刀无声无息地插入杜屠的胳膊,杜屠用兽气把小刀逼出来。

‘吼……’化身为兽狮,张开血口大盆对着杜刀咬去。

杜刀飞得很快,杜屠的速度却更快,一口就咬断杜刀的一条腿,杜刀半跪在地上,杜屠对着杜刀的头咬去。

杜一飞出,用叉插杜屠。

杜屠立即攻击杜一。

杜一只想阻止杜屠杀杜刀,没想与杜屠为敌,阻止了,立即飞出很远,杜屠没追上。

洛傲云逼近杜屠,只有一个念头,杀了杜屠。

杜屠用神识感应到,故意装作没发现。洛傲云离杜屠的身体只有几寸时,杜屠返身不顾一切地撞去,身上的毛很锋利,划得洛傲云的身上到处是伤。

咬洛傲云的脖子时,一柄薄薄的弯弯的小刀悄无声息地插入杜屠的大腿。杜屠盯着杜刀,杜刀凄然地笑着。

杜屠冲了出去,消失在茫茫暴雨中。

杜一用兽气接好杜刀的腿。

洛傲云自己为自己疗伤,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兽人都走了,石屋大而空旷阴森森的,寂然无声,犹如死地。锅里的石头动了,一只红手伸了出来,然后是红色的头发,红色的脸,红色的衣服,红色的一切。他跳出来,要是这时,被谁看到,一定会吓得魂飞魄散。

沈君在地上盘坐,双掌放在大腿上,身上的红光渐渐消失,双目睁开,精光炸现,又突破了。

摸着一柄薄薄的弯弯的刀,昨天,潜入一个兽人的屋里看有什么好东西?看到石桌上的小刀,没有任何犹豫地拿走,今天就派上用场,要不是从大铁锅里甩出这柄刀插入杜屠的胸口,可能,现在洛傲云已经死了。

沈君把小刀收好,出去。望不到尽头的走廊,一个兽人也没有。走到尽头,前面有两条走廊,一条往左,一条往右。走上往左的那条,走了半炷香时辰,到了尽头,尽头是一堵墙。

又往回走,走上往右的那条,也走了半炷香时辰,到了尽头,尽头也是一堵墙。

回到望不到尽头的走廊,朝相反的方向走去,尽头,也有两条走廊,一条往上,一条往下。沈君走上往上的那条,走到尽头,尽头有三条走廊,一条往下,一条往前,一条往上,选择往上的那条,走着走着,发现这条走廊朝下面延伸而去。既已走了很久,就不想回头。

走廊越来越窄,只能容一人过去,这时,沈君的心已冷到极点,还是过去了,看到的景象吓得沈君的双腿发软,前面是万丈深渊,黑气滚滚。

沈君开启夜视眼,穿过黑气,还是看不见底,看清脚下是笔直如剑的悬崖,悬崖上有一很多石头,空中横着一条大腿粗的漆黑铁链,铁链上挂着一条手腕粗的铁链,铁链的一端有十个铁钩。

根本就不能过去,沈君往回走,忽然,心中一热,连忙关了夜视眼,开启内视眼,龙魂空间,有个针眼大小的红光,红光迅速扩大,笼罩整个龙魂空间。

龙魂的眸子睁开,意念字符传入沈君的脑海;“下面,有一缕魂魄,你帮我搞到它。”

接收了龙魂的信息,沈君的脚下一滑,差点掉下去了。

‘老大,你这是要我摘月亮啊。’沈君的意念字符传入龙魂的脑海。

龙魂吸收了,吹胡子瞪眼;“小子,这么点事都办不到,要我怎么保护你?”

沈君狂汗,龙魂啥时候保护过自己?好像有那么一次,在沙漠的时候。撇了撇嘴,意念字符传给龙魂;“这么点事你应该很容易办到。”

龙魂暴躁地站起来,挥着爪子向沈君示威。

沈君入定,装作没看到龙魂示威。

“虽然,我不知道下面的这缕魂魄是谁的?但我能感觉到,这缕魂魄的魂力很强大,对我恢复实体很有帮助。”

沈君一震,看来龙魂确实感觉到对它恢复实体有帮助的东西,对龙魂恢复实体有帮助的东西怎么都要搞到,可下去,实在太危险!

龙魂的意念字符传入沈君的脑海;“有铁链,笔直如剑的悬崖上有很多石头,铁链和石头都是兽人弄的,为的就是能下去,石头光滑如镜,经常有兽人踩,才会这样。”

沈君犹豫一番,目露精光,抓起铁链,把十根铁钩扎进墙壁,铁链的一端缠住自己的身体,身体周围元气环绕,脚踩石块,一手抓着铁链,缓慢下去。

黑气吞没沈君,冷风吹,恐惧从沈君的每根神经窜出,扩散到每个细胞,身体的每一处。

一块石头掉了,沈君踩空,身体悬在半空,铁链迅速下坠,沈君脚踏虚空,身体如风中飘扬的落叶贴到墙壁,几乎是在瞬间完成这些动作,停了一会儿,才缓慢下去,现在,腿不再软,每一步都如踩在坚硬的地上。

阴风阵阵狂扑而来,被空气压榨的异兽的叫声、呻吟声窜入耳中,风更冷、黑气越来越浓、怪异的气味越来越浓。

手臂、大腿擦出血。下面,如漆黑的厉鬼张开血口大盆吞噬沈君。

‘咔擦咔擦,’铁链哗啦啦地上升,溅起无数道灿烂的火花,灿烂的火花如流星从漆黑的空中划过,尾巴在悬崖顶消失。

一束光打到沈君身上,沈君蜷在地上,用手遮着光,缓慢地扭头看着光,光从如山的雪中发射,令看见的人睁如目盲。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