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志在雅阁搂柳腰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7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杜一抓住杜狼的手,迎着清风微笑,这笑里没有愤怒,没有仇恨,只有温柔、慈悲、释怀。随着这一刀插去,昨日的恩怨都化作清风流水一去不回。

杜狼竟也笑了,此刻,阳光灿烂极了,只可惜,再也看不见明天升起的太阳,两行泪从眼角滑下来,好像看到山崖上,自己喜欢的人静静地看着自己,默默地守护着自己。

杜狼的眼睛慢慢地闭上,死了。

杜一站起来,冷冷地看了杜狼一眼,拔下刀,插入刀鞘,走了。

波浪翻滚,大雨倾盆,沈君背负双手,站立船头。

苍茫冰海,一望无际,一艘船孤零零地行驶,海下,有无数海兽跟着,窜起一头,沈君飞了过去,双手一掰,把长了两个角的海兽的脖子掰断。

几天过去,还没到海岸,沈君有些焦急,这样行驶,何时才到海岸?拿出罗盘,仔细地看着,北极针摇摇晃晃,南极针断了,罗盘坏了。

出发前,反复检查过船、罗盘,确定一切性能正常才出发的。什么时候坏的?或许是自己和海兽战斗时坏的。这个小东西一直在自己身上,海兽只知道往自己身上攻,把罗盘打坏了。

没有了罗盘,就没有了方向。沈君把罗盘丢进海里,抓着头发,把头发抓乱,把头皮抓疼,还是没想出解决的办法。

飓风刮来,海浪更大,船颠簸得很厉害,差点把沈君颠到海里,沈君连忙跑到船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就好像钉子钉在椅子上,再也不想动。

反正船上的食物还够自己吃好几天,随船驶到哪儿,要是船上的食物吃得精光,连一点碎末也不剩,而船还没靠岸,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靠岸,也不用担心被饿死。

船下还有食物,随便弄上一头海兽,够自己吃几个月。自己的体内有金火,那时,在船上用铁丝穿着海兽的肉,放在火焰上烤,那滋味,别提有多美妙,现在想想都流口水了,沈君的身子狠狠地摇晃了一下,思绪被摇断,用手摸了一下下巴上的涎水,神色渐渐凛然。

海水越来越蓝,能看到红色的金鱼,有几条很高兴,跳出海面想亲沈君的嘴,沈君用手捂住了嘴,几条金鱼很不高兴地返回海里,在海里嬉戏着。

海面很平静,沈君的神色越来越凝重,恐惧从脊背爬到四肢,从四肢爬进血液,再看蓝色的海,心跳得更厉害,这平静的海面下蕴藏着可怕的风暴,或许,这一次,是在海上遇到的最大的危机,若能破,定能上岸,若不能破,只能沉入海底成为鱼的美食。

变天了,大片大片的乌云飘来,还只到上午,前面几十米都看不清晰,像到了晚上。沈君启动夜视眼,才能清晰地看见前面的一切。

飓风从船后狂扑过来,随着飓风扑过来的还有汹涌得骇人的海浪,一瞬间就砸在船上,‘吱吱吱……,’船被砸出好多裂缝。

沈君的脸惨白,在海上,船破了,就算修为再高,也可能会葬身海底。

船里渗入很多水,船在慢慢地下沉,沈君掌舵,用元气催动船加速行驶。

闪电疯狂扑下,惊雷滚滚,瓢泼大雨,天地一色黑。

沈君把船的速度提高到极限,浓浓黑中,只看到一点白,此刻在这,下一刻就到天边,终究,它的速度慢了。

‘噼噼啪啪,’闪电惊魂,海底的海兽、妖海鱼都惊恐地搬着板凳坐在板凳上,靠着定海神针,有的女妖鱼吓得小脸惨白,一个劲儿的哇哇地哭。

似乎海浪要把海翻个底朝天,定海神针也摇摇晃晃。

船被刮得似乎飞到天上又摔到海里,摔得沈君七晕八素的。沈君迅速冷静下来,告诉自己,要有一颗超级强大、冷酷、冷静的心,这危机正可训练自己。

船终于沉了,而就在被全部淹没的瞬间,沈君的身子如闪电般攀援而上,脚踏虚空,使出缥缈步,身子缓缓落在海面,脚踏海面急速前行,风还很狂,闪电依然惊魂,惊雷滚滚,每打一下就掀起滔天巨浪,沈君愤怒得对天咆哮:“我弄你老天,老子要是还能活着,定要把天捅个窟窿!”

身子一滞,体内的元气被耗尽,身子下沉,喝了好多口水,双脚乱蹬,越蹬下沉得越快。

海水快淹没眼睛的时候,沈君看到了一头猪,猪很白,毛都被海水泡掉,沈君惊喜万分,甚至要哭了,知道,现在,可不是哭的时候,等上了岸,可劲儿地哭吧,哭一桶水也没人管。

奋勇前行,抓住猪尾巴,刚抓住身子又下沉,原来,猪被泡得太久,一碰到猪尾巴,猪尾巴就掉了。

沈君扔了猪尾巴又往前游,双手放在雪白的猪身上,猪真白,跟雪一样白,白得刺眼。还好,猪身子还没全烂。

跟着猪漂了几天几夜,沈君好几次恍惚地看到头上戴着尖帽子的阎王,阎王的两条眉毛快有猪尾巴长,阎王长得挺搞笑的,如刀片的眼睛对着沈君眨了眨,右手拿着糖果,左手朝沈君勾着手指。

沈君迅速摇头,知道这阎王在勾自己的命,自己才不会上它的当。为了一颗糖果,把自己的命卖了。

好在,飓风很快就过去,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阳光甚好,要是诗人、文人骚客看到这风景,一定会雅兴大发,来一首美名曰小清新的诗;“一叶孤舟海水蓝,悠悠岁月清风飘,吾等心纯如明月,志在雅阁搂柳腰。”

“哈哈哈……王兄,好诗好诗,王兄才高八斗,那俏脸一抹红的姑娘定会被你迷得魂儿都丢啦。”

“嗬,李兄,你忘啦,胖胖的孙姑娘追得你满街跑,还是你高,跑到茅厕,她终于不敢进去了,哈哈哈……”

“说起这事,我真是委屈死了。你说,她那么胖,就像一坨盘起来的山,要是往我身上一压,不得把我八位祖宗都压哭?”叫李兄的家伙撇着八字眉说,还抹了一下眼睛。

接下来,就是弹琵琶、吹箫、弹古筝、跳舞、优伶朱唇轻启唱着连海水都害羞的小曲儿。那时定会有位穿着白衣风度翩翩的公子拿着有字的扇子摇头晃脑地欣赏着,然后,脚步一转,盯着几位公子,大言不惭地评头论足起来,那架势,就好像自己是写那小曲儿的人似的,什么孤独啊,寂寞啊,哟,挠得小心肝儿碎了,肠也断了,为了那个她,相思呀,恨不得只为再见她一面,愿意拿刀自刎在她面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