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报仇前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71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现在,杜一知道了,先感应到的澎湃的力量是从谁身上散发出来的?以为是从凶兽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原来是从杜狼的身上散发出来的。

魔麒麟压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杜狼没救自己,它肯定希望自己被魔麒麟杀死。

想着,一直以来,杜狼是怎么对自己的,杜一做了一个决定。回到家,把门关了修炼。白天,阳光倾泻而下,杜一来到兽林外围,捡起一块石头,朝着茂密的草丛中扔去。

石头滑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草丛中。大片的草丛动了,银色的铁豹从里面跳出来,扑向杜一。

杜一的两条腿筛糠一样地颤抖,身体里的血好像凝固了,在铁豹快扑到身上的刹那,杜一朝左边移动,双手扬起,狠狠地朝铁豹划去,铁豹的身上有了八条血痕。

杜一跳到铁豹身上,手中握刀,对着铁豹的背狠狠地插下,一股血箭飙出来,杜一跑到铁豹头上,想用刀砍破铁豹的喉咙。

铁豹急速奔跑,撞断几棵大树,杜一没来得及躲开,撞在大树上,身子如秋风中的落叶,急速坠落,砸在尖利的碎石上。

铁豹踏得大地颤抖,回头,张开血口大盆扑向杜一。

杜一忍着剧痛,身子掠起,手中握刀,对着铁豹的嘴巴狠狠地划去,把铁豹的嘴巴划破。

杜一的两只脚踩着树干,弹到空中,兽气在体内汹涌,散发出来,像球的狂暴兽气砸向铁豹,兽气爆炸,铁豹被炸得血肉模糊。

杜一用刀割破铁豹的肚子,摘下精魄吃了。到河边洗刀上身上的血。躺着,任阳光抚摸身体,很舒服。

杀了铁豹,杜一并没有太高兴,因为,这头铁豹的修为最低。什么时候能杀掉三阶铁豹,那时,自己或许可以和杜狼拼一拼。

身体越来越热,很难受,杜一噌地站起来,挥拳踢腿,冲入水中,又从水中飞到空中,纵情挥刀,挥出的每一刀的威力都很大。

热量如潮水退却,杜一坐在石头上,浑身是汗。吃了铁豹的精魄,果然增加了力量。要是吃了十颗铁豹的精魄,效果会怎么样?力量会不会比杜狼强?

铁豹的精魄很珍贵,要冒着生命危险才可能得到,为了把杜狼踩在脚下,哪怕杀二十头一阶铁豹也愿意。不经历生死搏杀,增加力量,怎么可能把杜狼踩在脚下?

几天后,杜一身上的伤口都结痂,抚摸着刀锋,眼神决绝。大步朝兽林外围走去。扒开草丛,看到拳头大小黑色的干屎,这是铁豹的屎,附近应该有铁豹。

杜一爬上树找铁豹,看到南面有一头,跳下树,跑过去。铁豹在睡觉,眼睛闭着,不怒自威。

杜一有些发憷,能杀了它?就算能把它杀死,自己也会受重伤,明知道会受重伤,杜一依然选择,杀!抽出刀,挥刀,刀气斩向铁豹。

‘吼吼!’铁豹的眼睛陡然睁开,精光四射,张开血口大盆扑向杜一。

恐怖的威压令杜一胆寒欲绝,这是二阶铁豹。要是早认出它是二阶铁豹,绝不会打扰它睡觉。如今,后悔无用。杜一的身子猛地移动,下一秒,到铁豹的身上。

铁豹打滚,撞断很多树,压死很多花草,压碎很多石头,把杜一颠下来。

铁豹站起来,冲向杜一,速度比闪电还快,把杜一撞到墙上,把墙撞穿从几千米高的地方摔下。

杜一心想自己完了,摔在地上,失去知觉,还有意识。

铁豹庞大的身子砸在地上,砸得很多石头、花草、蚯蚓、蜈蚣、毛毛虫跳到空中跳舞,跳完了摔在地上,有的被摔死,有的被摔伤,有的没事,虽然没事,但也怕极了,从来没见过这么庞大的怪物。

铁豹四肢朝天,一动不动,两只眼睛睁得很大。一会儿,翻了个身,站起来,还没发现杜一。

杜一试着站起来,却依然不能动,只能在心里祈祷,不要被铁豹看见,最怕什么,什么来。杜一刚祈祷完,就看见铁豹看着自己,开始,它的眼神迷茫,或许,它没认出自己,慢慢的,它眼里的迷茫消失,眼神明亮,已经认出自己。

铁豹狞笑,以排山倒海般的气势扑向杜一。

杜一的手握紧,能动了,身子弹起几十丈高。双手握紧刀,从空中飞下,刀插入铁豹的头。

铁豹狠狠地甩了甩头,几十米长的铁尾巴缠住杜一的脖子,把杜一拉到屁股后面,然后狠狠地甩出,把杜一甩到树上,有小屋粗的树干被砸断。

杜一摔在地上,‘噗,’喷了一口血。

铁豹大步走来,震得大地颤抖,两只血红的眼睛盯着杜一,杜一仰天狂啸,身上的毛都变成针,密密麻麻的针射进铁豹的身体,兽气在体内狂啸,比上次杀铁豹时浓厚多了。

杜一忍着剧痛,张开尖长的嘴巴,纵身一跳,咬铁豹的喉咙,掏出刀,划铁豹的脖子,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铁豹的脖子被划破,趴下,把杜一压在地上,杜一被压扁,一条腿被压断。

铁豹站起来,拎着杜一,就像猫拎着老鼠,朝着天空狠狠甩去,张开血口大盆等着杜一落进自己的嘴巴,要是杜一落进铁豹的嘴里绝对有死无生。

杜一落进铁豹的嘴里,铁豹的嘴巴刚闭上,就感觉疼痛从喉咙传到全身,疼得在地上打滚。

杜一落进铁豹的嘴里的瞬间,掏出刀插穿铁豹的喉咙,划出一个巨大的口子,从口子里爬出来,打了几个滚,看着铁豹慢慢地死去。

杜一一动不动,这回,受得伤比上回严重得多。

铁豹的尸体冷后,杜一划开铁豹的肚子摘下精魄,这精魄比一阶铁豹的精魄大,发出的金光更纯粹,没有一点犹豫,吃了。浑身燥热,如在沸水里翻滚。

杜一用兽气把断了的一条腿接好,一瘸一拐地回去了。伤好后,又杀铁豹。

这天,下了很大的雨,‘啪,’杜一踹开杜狼的石屋门。

杜狼光着身子正在穿兽皮裙,手一抖,兽皮掉了。

见是谁,杜狼大怒,穿好兽皮裙,拿起墙上的兽长叉朝杜一插去,杜一抓住长叉。

杜狼一惊,这家伙竟然抓住了自己的兽叉。

兽气在体内呼啸,杜狼狂啸,滚滚兽气砸向杜一,杜一挥刀穿过兽气斩杜狼。

杜狼陡然消失,在杜一身后出现。盯着杜一,快气坏了:“杜一,你的脑子少根弦了?还是怎么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你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你想死?你在求死?要是这样,我可以满足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