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不能为我留下来么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5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广场上闹哄哄的,都在找对手,找到对手后使出全力想把对方干倒。‘咚咚咚,咚咚咚……’好多头碰地的声音响了起来。

有的人哭了,有的人发出撕心裂肺般的尖叫声,有的人狂吼着。倒在地上的人见沈君没有喊停,目露凶光,站起来,使出全力干对方。

有的人的头破了,有的人的手骨折了,有的人的头发被扯掉了一些,有的人的嘴被打歪,有的人的牙齿被打掉一颗,有的人甚至掏出刀子捅对方,沈君的元气外放,打掉刀子。

场面越来越混乱,甚至到快无法控制的地步,几个时辰过去,倒下一大片,即使倒着,也相互蹂躏,这已经不是单纯的训练,而是在报私仇,想把对方弄残弄死。哪怕对方上午还是自己的朋友、亲人、孩子。

杨霸的眼角抽搐,真想喝停这残酷的训练,转念一想,是自己要他训练的,既然要他训练,就要相信他。

沈君的脸阴沉得可怕,直到几乎每个人都倒下,筋疲力尽,才喊停。

喊停后,还有人在干对方,沈君一脚踹在还在干对方的人身上,把他踹飞出去。

“都给我站起来!”

每个人都站起来了。

“排好队,都站直!”

有的人没站直,沈君上去就是几脚,被踹的人,站得比竹竿还直。

牙齿被打掉一颗的瘦子盯着沈君:“老子不训练了!”说着,甩开膀子大步走出去。嘴被打歪的青年也甩开膀子大步走出去,还有不少受伤的人见沈君没把瘦子,青年怎么样,也大步走了出去。

沈君冷冷地扫视众人,说:“你们觉得我的训练很残酷!没错!我的训练是很残酷!但我告诉你们,今天,我不这样训练你们!以后,你们遇到比你们强大得多的敌人,会被对方杀死!明天的训练更残酷,不愿意训练的,现在就走,我不勉强,愿意留下的明天继续训练!”

广场雅雀无声。

杨霸激动得满面潮红。

沈君两世为人,回忆起上一世,一次执行任务,因为训练不够,战斗力不强,除了自己其他人全被敌人杀死。

快走出广场的几个人又回来了。

“以后,老人和婴儿不用训练,其他人都要训练,医疗小队,为他们疗伤。”沈君说完转身走了,站在山巅,放眼四望,一片火红,但眼中看到的似乎只有虚无,因为眼里有泪。

不敢回忆,每次回忆,那种痛苦就像一把刀狠狠地插在心上!

第二天,没有一个人迟到,有的人甚至比沈君更早来到广场,因为昨天下午,沈君的话对他们的触动实在太大!

火族差点被灭是因为什么?训练不够,战斗力不强!

家人被狼妖叼走,死无全尸!而自己能做的仅仅是跪在地上向天祭奠,若有战斗力,会保护好家人,灭了冰族!

似乎眨眼间,三个月就过去,曾经柔弱的人已经被训练得强壮,曾经软弱的人已经被训练得勇敢,曾经修为不高的人已经被训练得有很强的战斗力。

每天,广场上,都会传来修炼的声音。

杨霸巡视时,摸着下巴的红胡子欣慰地笑着。

这三个月,沈君每天都在修炼,已经踏入灵泉境第一重天境界。因为有龙魂,可以隐藏自己的真实修为。

杨欣穿着一袭红裙,如红莲盛开,行过的地方,芳香四溢。

月牙泉边,沈君躺着,手枕着头,嘴里叼着一颗青草,嚼啊嚼,甜汁顺着喉咙流到胃里。沈君的心却不是甜的而是充满忧伤的气息,是该离开了啊,脑海浮现欣儿的样子,那甜甜的笑容,月牙般的眼眉,那一头柔顺的红火般的发,还有浅浅的酒窝,阿娜的身段……最舍不得的人是她。

“嗨。”

猛然冒出的声音吓得沈君坐了起来,扭头就看到调皮的欣儿。

“在想什么呢?”欣儿的声音宛如从远方飘来的风铃,好听。

“嘿……我在想欣儿呢。”沈君坏坏地笑着说。

欣儿俏脸一红,白了沈君一眼,一扭腰在沈君旁边坐下。闻着醉人的香,沈君的手环上欣儿的腰。

欣儿的身体如触电般抖了一下,然后顺势倒在沈君怀里,长发拂着沈君的脸,很痒。

“小坏蛋,你又使坏了。”欣儿的脸红得像火烧云,笑得像花儿,戳了一下沈君的鼻子。

“欣儿不是很喜欢小坏蛋使坏么。”

‘咯咯……’欣儿娇笑着,两只纤纤玉手猛地挠着沈君的胳肢窝,挠得沈君也合不拢嘴地笑着,从月牙泉的石头上滚到草地上还在不停地笑。沈君最怕别人挠自己的胳肢窝了。

欣儿也是无意中发现的,于是,总会出其不意地来那么一下。

滚了几圈,两团柔软的东西顶着身子,沈君觉得好舒服,坏坏地笑着望着欣儿。

欣儿拔下沈君嘴里的草扔了出去,发现君哥哥坏坏地笑着的原因是什么时,马上跳起来,羞得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沈君坐了起来,又一把把欣儿抱在怀里。

天边划出一道彩虹,鲜花盛开,好多蝴蝶翩翩飞舞,瀑布如雪,好美啊。两人静静地看着,真希望是一场梦,永远也不要醒。

“欣儿。”凝视着天边的彩虹,沈君的心里飘来一丝阴影。

“嗯。”欣儿的神色微变,和君哥哥相处这么久,又怎么不知道君哥哥的心思?

“我,我过几天就要走了。”沈君的神色暗了下来。

欣儿的脸色煞白,如水的眼眸看着瀑布,不敢看君哥哥,紧咬着嘴唇,想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不能为我留下来么?”欣儿的俏脸满是乞求。

沈君的心好疼。

欣儿一下就挣脱沈君的怀抱跑了,跑到火树下,呆呆地坐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哭不出来,觉得忧伤快把自己淹没。

‘不能为我留下来么?’沈君怎么不想呢?可是在沙漠和碧瑶妹妹走散了,要找到碧瑶妹妹,答应过父亲,只要解了体内的毒就立即回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