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团聚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660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两条身影破空而来,落在地上,望着熟悉的房子、熟悉的一切,杨欣的眼睛湿了。被关在冰牢的时候以为再也回不来。

朝着自己的家走去,越靠近,越胆怯。

夕阳薄薄的,溪水潺湲。

杨欣跨过沟,推门,‘吱嘎,’木门开了,灰尘窃喜地扑来,过了一会儿,眼睛才适应黑暗,隐隐约约地看见屋里放着的刀、弓弩、长戟、盆、竹简,还有其它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的东西上结满蜘蛛网、有的东西上有黑色、白色的鸟屎,有的东西上有很多灰。

爹在哪?不详的念头一闪而过,杨欣的脸色苍白,转身,飞速地朝后山跑,沈君跟着。

攀上危险的悬崖,悬崖上有块很大的平地,平地中央有间红色的屋。红色的屋附近有几株火树,开了很多火花,地上有很多火花。

屋门关着,杨欣扬起的手又垂下,终于鼓足勇气推开,看到苍老很多的父亲。

杨霸一惊,有那么一瞬间,脑子短路了,以为在做梦,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疼得差点跳起来。

杨霸猛然冲到门口,直愣愣地看着女儿,想拥抱女儿,还是没勇气。

半年不见,女儿越发出落得水灵动人。

刚听说女儿被冰苍带走,那时,觉得天塌下。可恨自己的一身修为被冰辰废掉,再也没能力渡过冰海,不然,会去救女儿。

每日每夜想女儿,噩梦缠身,时间如水流走,后来,族人把自己送到这里。

上来后跟往常一样修炼,想着,或许,终有一天自己的修为会恢复,修为恢复了,就杀掉冰辰,灭了冰族。

没有白付出,尽管丹田已毁,经脉也能汇集火气,把火气修炼成火力。现在,修为不比被废前差多少。

因为有愧,虽然高兴,杨霸很少在脸上表现出来。

连忙让女儿,沈君进屋。

杨霸做饭,炒菜,没要女儿帮忙,尽管女儿很想帮,以前,每次做饭时,女儿只要有时间都会帮忙。自己没时间做饭,则女儿做饭。

擦了擦脸上的汗,给女儿盛饭,三个人一起吃。

夕阳已经落山,夜色渐渐扑下,吃饭的时候,杨欣简要地说了到冰族后发生的事,详细地说了沈君救自己的经过。没说自己是火灵之体,把一半火灵给了沈君。

杨霸的脸上渐渐有了笑容,看着沈君的时候,眼睛湿润了。不知道用什么话感激沈君,所有的话都是苍白的。在心里已经把女儿交到他手上。

杨霸搬回山下的家里,这消息像风吹遍火族的山山水水、每个角落,人们奔走相告酋长回来了。

杨霸召集弟子在广场开会,广场周围坐满人。杨霸坐在首座,杨欣坐在杨霸左边,沈君坐在杨霸右边。几千双眼看着三人,没有人认为沈君没资格坐在杨霸旁边。

看着一张张熟悉、亲切的脸,杨霸的声音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冰族已经答应不再侵犯火族,火族也不会侵犯冰族。两族都有盟约卡牌,哪一族要是违背盟约,盟约卡牌会赐予另一族力量消灭违背盟约的那一族。”

“但,还有妖兽、野兽、闪电族人、异族兽人、残酷的自然环境威胁我们,所以,每个族人都要修炼,让自己强大起来,让火族强大起来!”

众人轰然应诺。

杨霸感觉自己年轻了,又回到巅峰状态。

众人散后,杨霸拍着沈君的肩说:“以后,你负责训练他们!”

“我不行。”沈君说。

“怎么不行?我看就行!”杨霸虎目一瞪,站起来走了。

沈君有苦难言,本想过几天就向他们辞行,这样一来,自己又得多留一段时辰。多留一段时辰,就多留一段时辰,反正和杨欣在一起很开心。训练一段时辰,再向他们辞行,他们一定会答应。

天还没亮,沈君就起来修炼,天亮了,广场上还只有沈君一个人,沈君有些恼火,显然,火族人没把杨霸的话当真。

沈君挨个把他们叫起来,他们慢腾腾地来到广场,有的人打着哈欠,有的人抠着鼻屎,有个小女孩闹着要尿尿,她娘抱起她蹲着让小女孩尿尿,有的人嬉笑着,有的人的脸垮着,眼神像钉子盯着沈君……总而言之,一句话,乱成了一锅粥。看着这群人,沈君的脸色渐渐阴沉,冷冷地说:“都给我站好了!”

没人搭理沈君。

“围着广场跑十圈!立即跑!”沈君的声音再次响起。

“凭什么听你的?”对沈君不满的人说。

“就凭这个。”沈君说完,一拳就把对方轰到十丈之外。

广场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有人开始跑了,一个又一个。

“跑到最后的罚再跑二十圈。”

没有人认为沈君是在开玩笑,都加快速度,十圈跑下来,有的人不停地喘气,觉得要是再跑两圈自己非晕不可,有的人的脸比雪还白,有的人用手捂着肚子,因为胃痉挛了,有的人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火明天跑在最后,因为他是瘸子。

他跑完后,几千人看着沈君,看沈君会不会罚火明天再跑二十圈。

“我说过,跑到最后的那个人罚再跑二十圈。”

火明天的脸垮下,真想扑向沈君,觉得沈君太不仁道,没看到自己的腿有毛病吗?

“我数三声,不跑的话,嘿嘿。”沈君的脸更阴沉。

看着沈君的神色,火明天不敢不跑。

使出全力跑着。几千人静静地看着。火明天终于跑完二十圈,众人松了一口气,因为现在是做饭的时辰。

“吃完饭,继续训练,迟到的,体罚。”沈君的声音再次响起。

众人一哄而散。

下午,几只火鸟在火树上叽叽喳喳地叫,广场上睡觉的人觉得烦死了,扔了一块石头吓得火鸟飞走。

沈君训练的时候,杨霸一直在看。

沈君敲响破钟,钟声浑厚,听到钟声,所有人都放下手里的活跑来,没人迟到。

“现在,婴儿、老人除外。两人一组练习把对方干倒。”

听到这样的命令,许多人在心里大骂沈君是混蛋,只吃不拉。不敢在脸上表现出来,要是被发现,拎着自己,那时,自己的脸会丢到姥姥家。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