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银角兽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3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柳晴给丈夫的碗里夹菜对着丈夫使眼色。

沈战装作没有看见。

沈君吃饱了放了碗筷准备走。

“君儿你等一下。”沈战说。

沈君看着父亲。

“几个月后你就要考核了,要是没有考核过按照族规你会被发配到边远地区的支族服劳役。虽然我是族长但也不能包庇你。”

“我知道这些年你也努力修炼过,但是你的经脉是破碎的,所以无论你怎样修炼都只能汇集一点元力。”

“考核的标准是九段元力,现在你只有四段元力肯定考不过。”

“或许,不能修炼是你的命。你也不用太难过,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不能修炼也过得很好。要是没有考核过我会派弟子保护你的。”

“我会通过考核的。”沈君说了这句话就走了。

沈战觉得儿子变了,比以前自信了。

沈君来到后山在一块石头上盘坐,双手放在膝盖上闭着眼睛吸收着周围的元气,元气源源不断地进入体内丹田旁边小指甲壳大小的空间里。

这是上次毒发作的时候发现的,那次难受得在地上打滚,几乎受不了了,感觉有股冰凉的气息从体内深处散发出来。

用内视眼看,看见丹田旁边有个小指甲壳大小的白色圆东西,寒气就是从它那散发出来的。

感觉周围的空气在波动,原来是它在吸收元气,它能吸收元气也能储存元气。

这些年,那个沈君每次修炼都没有多大的效果,是因为体内的经脉是破碎的,没有什么东西能储存元气,没有元气就修炼不出元力。

那次吸收了很多元气。试着把元气修炼成元力,成功了。

现在,体内有五段元力。考核的标准是九段元力,只要再修炼出四段元力就能通过考核。离考核的日子还有几个月,这几个月里肯定能修炼出四段元力。没有对父亲吹牛,自己确实能做到。

‘那些嘲笑欺负看不起自己的人,总有一天会将你们踩在脚下。’想到这里沈君更有动力修炼了。

山风吹起沈君的灰色厚衣和漆黑长发。

几个时辰过去,沈君修炼出了一段元力,睁开眼起来正要离开,感觉一阵晕眩差点倒了,以为是毒要发作的原因,用内视眼看体内,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形,或许是修炼太久消耗了体力的原因,没有放在心上。

休息了一会儿,下山,路很滑,摔了一跤,滚到山谷里。山谷四面是笔直的悬崖,要出去,除非爬到悬崖顶,沈君知道自己爬不到悬崖顶。被困到这里,开始有些担心,后来觉得担心没用就不担心了。

寒气凛冽,找了很多干树枝,堆在一起用打火石点燃烤火。晚上饥肠辘辘,来的时候没有带吃的山谷里也没有吃的。此刻月亮从乌云里钻出来了,沈君抱着膝盖坐在灰烬边。

‘咯吱,咯吱。’沈君听到了脚步声,回头看到一头两只眼睛血红的野兽正盯着自己。

见沈君看它它的头一低猛烈地冲向沈君。

沈君躲开了,捡起石头砸向它的脑袋把它的一只角砸断了。

‘吼吼。’野兽咆哮着反身扑向沈君。

沈君拿出刀,一刀划过野兽的脖子。

野兽呜咽几声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死了。

这是银角兽,这类野兽的样子跟牛很像,没有什么攻击力,普通人都能对付它们。

沈君用刀划开银角兽的肚子,取出里面的精魄。找来干树枝用火石点燃烤银角兽的肉。过去半炷香的时辰,银角兽的肉香味在山谷弥漫。沈君拿起一片吃了一口,味道不错,要是有盐就更好了,吃了几十片,饱了满足的睡了。

半夜被奇怪的声音惊醒,开始以为是什么野兽要攻击自己。找了一圈没有找到野兽,也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在梦里听到的奇怪的声音?

趴在地上,仔细地听着,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像滋滋滋声、又像哗哗哗声、还有咚咚咚声、轰轰轰声,什么东西破裂的声音……下面有什么东西。

山谷下面能有什么?除了泥土、石头、树不会有别的。如果是这些东西不会发出声音。可能有活着的东西,野兽?妖兽?魔兽?人?妖?……

天亮了阳光照进山谷。沈君这边看看那边看看,找能下去的入口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洗了把脸,烤了些银角兽吃了。沿着小溪穿过一片树林。看到有十间屋那么大的冰雕。太美了,即使在天域界也极少能看到这么美的东西。真想把它搬回家。

准备离开时,眼角瞥到一丝紫光,在冰雕上闪了刹那即灭。沈君揉了揉眼再看自然没有看见紫光,但看到闪过紫光的地方有一丝裂缝。

这冰雕有古怪,沈君的神色凝重,最好别碰,但好奇占了上风。沈君抽出刀刃上有狼头的短刀对着冰雕劈下‘咯吱’一些冰雕碎裂。

随着冰雕碎裂,越来越多的紫光从冰雕下射上来,除了紫光还有黑光、血光。沈君发现冰雕上有血像蜘蛛网般漫上来,看起来很恐怖。

一会儿,整座冰雕成了红色。沈君想跑但迈不开脚步。地面在晃动石头在打滚沈君的身子在摇晃。冰雕坍塌了,沈君的脸色变了,两只脚被什么东西吸住把沈君吸进坍塌的冰雕里。

一切平静后,从碎裂的冰里伸出一只手,接着,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沈君出来了,头上有冰块,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脸上像是打了红色的胭脂。沈君拍掉头顶的冰块,朝着冒着热气的水池跑,坐在了旁边。

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才看这是什么地方?空中飘着密密麻麻的黑色的字符,墙上也有密密麻麻的黑色的字符。水池里有块石头,上面有一把被铁链锁着吊在空中的剑,剑有巴掌宽三尺长全身通红似乎能滴下血。看到它沈君知道这是宝贝无论如何也要弄到手。

沈君跳到石头上用刀砍铁链,砍一下铁链就冒一下火花,砍得浑身是汗后发现铁链被砍过的地方还是原来的样子,而自己手中的短刀却已经有了几个像是掉了牙齿般丑陋的缺口,这不是一般的铁链,再砍下去非把自己的刀砍断不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