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冰海惊魂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305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冰雄把剑举起来:“族人听令,凡是有亲友被杀的人可跟着我去火族,其他人留在这!”

号令一出,几千人跟着冰雄去。

两天后,早晨,没冰的冰海上停着密密麻麻的船,冰雄坐在船上,把手掌放在手印上,几百搜冰船下海浩浩荡荡地出发。

冰雄的眼神没有嗜血的光芒,只有冷静,知道,此去,也许,再也不能踏上冰族的土地,但为了族人愿流尽自己的最后一滴血。

午后,阳光依然浓烈,起风了,好像海浪发怒了,把有些船快颠翻,冰雄的心一紧,感觉异常,因为出发前,已经知道不会有大风大浪,冰族人世世代代在海边生活,观测天象绝不会出错。

冰雄闻到异香,然后感到周围的温度陡然升高,大惊,想着,敌人来了。

果然,刚过去几秒,就看见,左面,一个穿着红衣的人踏着波浪来,红丝飘扬,有着绝世容颜。

几乎眨眼间,杨欣已经到冰雄的船前。杨欣手抚着齐腰的红丝,淡淡地笑着:“冰雄,看来你要和你的这些族人葬身在这了。”杨欣樱桃般的红唇轻启,夺人魂魄的字如刀扎在每个人的心上。

冰雄跃上船头‘呛,’长剑出鞘,遥遥指着杨欣:“杀我父,我哥、我族人,我要用我的剑饮你的血!”说着元力灌注到剑上,身子跃出,直取杨欣的咽喉。

杨欣的手轻轻一挥,几万道波浪狂飙,打翻许多船,好多人在海中挣扎。冰雄的心在滴血,剑芒如雪,穿透波浪,劈向杨欣。

杨欣脸色不变,依然身轻如叶躲过冰雄一波又一波拼命地攻击。天上,密密麻麻的人飞来飞去围攻杨欣,杨欣的红丝飘扬,从容躲过众人的攻击。众人攻击了几圈连杨欣的衣服都没摸到。

“布置阵法!”冰泽一声大喝,几百人在空中迅速穿梭,布置了一个阵法。看见布置出来的阵法,杨欣一声冷哼,手轻轻一推,狂暴气浪就把阵法击破,几百个人的身子倒飞出去。

“雷剑诀!”冰雄的剑指天,刹时,无数道闪电劈下,惊雷滚滚,几万道惊雷劈向杨欣。

杨欣的神色变得凝重,手指捏诀,召唤出火灵,额间现出火印,红光包裹杨欣,惊雷劈在红光上,全被红光化解。

黑烟滚滚,无边海面,看不见人,滚滚黑烟散尽,杨欣立在空中,两只眼睛散着嗜血的光芒,脸色苍白,擦去嘴角的血。

冰雄的修为比他老子、他哥还高,自己召唤出火灵还被他的雷剑诀击伤。

冰雄依然立在船头,黑发飞扬,神色冷峻,没有一点恐惧之意。

杨欣娇笑着:“我还没攻击呢。”伸出手,从手心飘出的火焰迅速扩大,冰雄和众人后退,火焰碎片落在船上,船被烧得连碎片都没有。

一团庞大的力量扑下,等冰雄反应过来,庞大的力量已经卷走冰雄。

“我很欣赏你呢。”杨欣看着面前被火丝捆着的冰雄咯咯娇笑着说。

冰雄用剑割火丝,割不断火丝,越割,被捆得越紧。

盯着用火丝捆住自己的少年,少年的神色平静,眼神深邃,看不透他的修为,一身灰色长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

能在瞬间用火丝捆住自己,他的修为比自己高,从没见过他,他不是火族人。

沈君救杨欣的时候,冰雄还在冥界历练没回来。

“你是谁?”冰雄没搭理杨欣问少年。

沈君只是看着冰雄没说话。

现在,沈君的体内有一半火灵,修为比以前高很多。

那天,杨欣为沈君疗好伤。沈君急着要回去,杨欣却不急,到海里捉了鱼要沈君烤,沈君烤得很好吃。

几天后,杨欣用神念感应到冰族的很多人开着船朝火族的方向急行,当然知道这些冰族人要干什么?但他们又怎么是自己的对手,去火族只是白白送死,与其跑那么远送死,还不如死在海上,可以喂鱼。

“冰雄,给你两个选择,一,杀我,为你父亲,你哥,你的族人报仇。”

“二,回去,不再侵犯火族。”

“其实,你没有选择,现在,我要杀你,如捏死一只蚂蚁。为你的族人想想。”杨欣的手指轻弹,一块盟约卡牌飘向冰雄。见冰雄不理自己,杨欣说。

听了杨欣的话,几千人很高兴。

冰雄接过盟约卡牌看着几千人露出强烈求生欲望的神色,知道自己没有选择。

可是,就这样放弃为父,哥、死去的族人报仇?不甘,不甘又如何?当年,冰族的土地贫瘠,渡过海抢夺火族人的食物,几百年来,打打杀杀,其实,每个人都厌倦了。

如今,盟约卡牌在自己的手中。只要留下自己的冰灵魂印,盟约卡牌就会生效,几百年里不得攻击对方,若攻击,盟约卡牌会自动散发强大的力量助没违约的那方攻击违约的那方。

冰雄的神色变幻不定,杨欣知道冰雄的内心在激烈地挣扎,不过,依然笑着,相信冰雄会做出令自己满意的决定。

因为来时已经调查过冰雄。男,二十岁,修为达到流沙境第一重天境界,性格坚韧,从不嗜杀,在冰族弟子中威望很高,他一发号施令,无人不从。

“几千人的生死就掌握在你的一念之间,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几千人虽然恨火族人,沈君杀了他们的亲友,但也明白,当初是冰族人先攻打火族人的。

冰雄凝视着杨欣的眼睛:“说话算数?”

“呵呵,盟约卡牌都在你手中,你说呢?”

冰雄闭着眼深吸一口气又睁开:“好,从今日起,冰族不再侵犯火族!”

杨欣的手指一点,捆着冰雄的火丝消失。

在海里的人都爬上了船,有的大口呕吐、有的瘫在船上一动不动、修为高些的,意识恢复得很快,修为低些的过了好久才恢复正常。

风平浪静,阳光灿烂,弟子们再也没有浓烈的杀意。

杨欣,沈君走后。冰泽跳到冰雄的船上,两只眼睛如刀盯着冰雄,看他那样子好像要随时扑上去撕碎冰雄。

“为何?为何答应不再侵犯火族?”

“冰雄大怒,不答应我们所有人都会死!”

‘啪,’“与其苟且地活,还不如轰轰烈烈地战死,难道你忘了你父亲、你哥、族人是怎么死的?”冰泽把桌子拍碎。

冰雄的冰气喷薄而出,瞬间,整座船都结满冰。船上的弟子惊骇地望着这边却不敢靠近冰气的杀伤力太强。“滚!”冰雄盯着冰泽一会儿,只说一个字。

冰泽的三角眼收缩,脸上的肌肉不停地颤抖,两只手握成拳头,转身而出,‘嗖,’飞到自己的船上,拿出一桶酒,仰起头,往嘴里灌,灌得快喘不过气,才停下,把酒桶放在地上,衣服被酒打湿,酒香四溢。

喝完一桶又喝一桶边喝边笑,笑出了眼泪,仿佛看到穿着白长衫的妹妹水灵灵的大眼望着自己,她说;‘哥,背我。’于是自己乖乖地蹲下身子。妹妹像壁虎爬到自己的身上。

永远忘不了火族人用长矛插穿妹妹瘦小的身体的一幕,火族人狰狞的表情。‘啊,’冰泽一声狂叫,震得海水溅起几十丈高,跳进海中。

冷冷的海水令冰泽清醒,在心里发誓,只要看见一个火族人就杀一个火族人,谁挡杀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