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反噬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7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黑影施展的招式是屠魔剑法的招式。

几十个冰族弟子扑来,沈君想躲却连动的力气都没有,想,现在就算会黑影施展的这些屠魔剑法的招式又有什么用?还不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杀自己。

他们快扑到身上的时候却突然倒飞出去摔在地上。沈君觉得胸口很烫,低头一看,火灵闪着红光,刚才,他们就是被火灵闪着的红光弹回去的。

沈君大喜,火灵救了自己,用内视眼看体内,火灵的一些红光进入了体内,缝补断了的经脉。元气汇集化成元力,沈君又有力量了,觉得比以前的力量更强,冷眼盯着几十个冰族弟子,嘴角翘起一抹嗜血的弧度,挥刀,刀光闪,一个弟子的身体被刀气斩成两截。

其他弟子大骇,纷纷后退,盯着沈君的眼神充满恐惧。沈君大步向前,手起刀落,又有几个弟子倒在地上。

其他弟子调头就跑,有的弟子摔了一跤,快爬起来时,后面跑来的弟子踩在他的头上把他又踩趴下,有的弟子跑到没别人的地方,身子贴着墙壁,两条腿跟弹琵琶一样地颤抖。

沈君没追他们,开着船,沿着海岸找杨欣,看到自己的衣服挂在树枝上,风吹着,摇摇晃晃,穿在身上。穿过树林,看到一行歪歪扭扭的脚印,这脚印是杨欣的,她去哪里?干什么?

脚印在冰山前消失,杨欣在冰山?火灵的光越来越红,它感应到主人的气息,沈君如猿猴跳跃,几个呼吸过去已经到悬崖前,墙壁上有两个字,‘冰窟,’火灵穿过墙壁飞进冰窟,或许,它已经到杨欣的体内,这本就是杨欣的火灵,沈君没有占据的欲望。

既然,火灵回到杨欣的体内,那么,杨欣不会有危险。

奇怪的是,墙壁没有裂缝,杨欣是怎么进去的?

沈君沿着悬崖找了很久,结果还是没找到进去的入口,身上没火灵,越来越冷,冰族,真不是人呆的地方。要是可以,真想现在就回到火族,在火焰中睡觉。

沈君在地上盘坐,召唤出金火,身体周围飘着火焰,不冷了。

万里无云,天气阴冷,沈君静静地凝望着远方的青山,比青山更远的天,好像看到故乡,故乡的亲人、朋友、碧瑶。特别想回家。决定送杨欣回到火族,到花城拿到屠魔剑后就回家。

这时,宁静被轻微的声音打破,沈君的耳朵贴着墙壁,听见杨欣的痛苦呻吟声。火灵有煞气,在折磨她。

“欣儿,你让我进来。”沈君喊着。杨欣没搭理沈君。

看着金火,沈君灵机一动,用金火烧墙壁,金火刚接触到墙壁,墙壁就被烧出一个窟窿。

沈君飞了进去,里面很大,先是看到一团红光,然后就看到红光里的杨欣。杨欣盘坐在地上,两只手掌放在腿上,她的额间有一枚月亮形的火印,脸扭曲着。

沈君想帮杨欣减轻痛苦,却无从着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火灵折磨杨欣。

良久,红光越来越淡,终于消失,杨欣额间月亮形的火印也消失。

几天后,杨欣身上的伤全好了,给沈君疗伤。沈君脱去上衣,露出古铜色的皮肤,有很多伤口。

杨欣的一只手掌放在沈君的背上,澎湃的火气进入沈君的体内,接好断了的经脉,缝合被震碎的内脏。半颗火灵也进入沈君的体内,沈君知道这是杨欣特意给自己的,想要拒绝,在疗伤中不能开口。

“放心,我已经把这半颗火灵的煞气驱逐干净。”杨欣神识传音给沈君。

冰族乱成了一锅粥,这时,要有人主持大局,许多双热切的目光注视着冰雄,冰雄是冰辰的小儿子。

冰雄的双拳紧握,两只眼睛比血还红,感受到大家热切的目光,抬起头说:“先把死的族人葬了。”

冰族的葬人方式是冰葬,用冰光包裹死人,然后把死人放进冰海。

结了冰的冰海上,站着密密麻麻的人,过了一会儿,有好多光闪烁,‘噗通、噗通、噗通……’一个又一个死人被丢进海里,一时间哀声四起,好多人哭了,连心肠最硬的野兽看到这场面也会哇哇地哭。

冰雄跪在冰辰、冰苍身边,面无表情,没有流一滴泪。有的人暗骂,这是个冷酷的东西,了解冰雄的人不会这么想。心死了的人是流不出一滴眼泪的。

没有声音了,安静的连掉下一片叶子也能听见。

冰奴想上去安慰少主,还是忍住了。此刻,只怕没有人比少主更伤心。

冰雄拔出剑在自己的手上划过,血流到父亲、哥哥的身上。站起来抱着父亲,静静地看着父亲,一步一步走到葬父亲的地方。看着汹涌的海浪,冰雄把父亲抛进海里,然后是哥哥。

冰雄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天黑了才起来,两只眼睛依然比血红,凝视着剑,要用这把剑饮仇人的血,无论仇人是人、是神、是魔、是妖、有多么强悍的力量。

冰雄没说话,谁也不敢说话。

望着冰海上的几万人,冰雄真想带着大家渡过冰海杀尽火族的人,还没被浓烈的仇恨蒙蔽心,既然,两个年龄不大的人能杀死父亲、哥哥、四位护法。自己带着几万人去只会白白送死。

杨欣体内的火灵爆了,一个人就能屠杀几万人。

“冰雄,你还在犹豫什么?众人只听你的号令,正是万人齐心杀尽火族人的好时机!”冰泽见冰雄不说话,焦急地说。

“少主,你带领大家渡过冰海杀尽火族的人。”

“杀尽火族的人,杀尽火族的人。”声音此起彼伏,像海浪一浪高过一浪。

冰雄热血翻滚,真想发号施令却又明白,号令一发,不知又有多少人会血洗土地。五百年来火族和冰族水火不容,年年厮杀尸骨堆成了山,没有人愿意在刀口上过日子。

若不带领大家杀尽火族的人,怎么对得起死去的族人?

仿佛听到父亲的呵斥;“逆子,你还在犹豫什么?握紧你手中的剑杀光火族的人,为我、为你哥、为所有族人报仇!”

又仿佛听到杨欣在讥讽自己;“冰雄,你是个懦夫,不敢带领族人杀我!”

想着死去的族人,父亲,哥哥,冰雄握剑的手更紧,要不要带领所有族人杀光火族的人?无法抉择。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