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厮杀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86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红色的火光在渐渐消失,天地恢复本来的颜色。

冰乐天学着冰问的爹的口吻对冰问说这些话。冰问以为爹没死,或是爹的魂魄在对自己说这些话。

冰乐天的刀芒大涨,一刀划破冰问的胸膛。冰问节节败退,冰乐天步步逼近。

‘雷霆刀术!’冰乐天一声狂喝,无数道惊雷般的刀声从刀上发出,刀气斩断冰问的一条手臂。

冰问还在想爹是不是还活着?爹的魂魄在对自己说话?

有惊雷般力量的刀气砍向冰问,把冰问砍成两截,冰问竟然还微笑着,两行泪从眼角滑出,好像看到爹慈祥的面容;“儿不孝,若有来生,一定要用自己所有的爱爱父亲。”

冰乐天拿到火灵,神色无比贪婪,准备放进口袋,一双脚出现在眼里,冰乐天抬起头,看到神色冰冷的沈君,脸扭曲得不像他自己的:“你本来可以跑掉的,却不跑,既然那么想死,我就成全你。”

“死的是你。”沈君冷冷地说。

“哈哈哈……不知死活的东西,这些话你在地狱说吧!”冰乐天猛然站起扑向沈君。

冰乐天和冰问厮杀的时候,沈君在为自己疗伤,好了很多,沈君的身体飘到几丈之外。

‘咦,’冰乐天没砍到沈君,有些恼火。挥动刀,刀光更狂,每一次都没砍到沈君。明明在前面,可是每一次砍下去都砍空了。

冰乐天的刀法乱了。

沈君的身子贴着冰乐天的身子,这一次,冰乐天感觉到沁入骨髓的恐惧,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

沈君的短刀插入冰乐天的身体,冰乐天看着沈君的笑脸,怎么也不能相信自己竟然会败在修为只达到入道境第六重天境界的少年手中。

沈君把刀拔出来,又是一刀挥下,笑得更诡异。

血从冰乐天的额头流下,染红冰乐天的脸、白胡子,一滴一滴滴在雪白的地上。

沈君拔出刀,身子跃到几丈之外,捡起一把雪,擦干刀刃上的血,把刀插入刀鞘,冷冷地看着冰乐天,看着冰乐天慢慢地死亡,冰乐天死透后,沈君拿走火灵。

天地寂静,沈君抱着杨欣朝火族的方向走去;‘欣儿,我们回家。’喃喃地说。

明月高悬,星星闪烁,沈君望着破碎的船,又看了看似乎没边的海,只得打消乘船过海的念头。

要是在天亮前还没找到过海的方法,或许,自己和杨欣会死在这里。

“冷、冷……”昏暗中杨欣哆嗦着说。

沈君连忙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披在杨欣身上,包裹着杨欣。

冷风吹来,如针扎进身体,沈君竭力忍受,几个时辰过去,天快亮,沈君还没找到渡海的方法。心一横,穿过冰林,跑到冰宫后面,从窗户跳进去,朝右拐,右边是一条长廊,跑了半炷香的时辰才到尽头。

沈君用元力摧毁有一丝裂缝的冰门,看到有一座屋那么大的冰船,狂喜地几乎跳起来,要是这时杨欣在这该有多好?想着杨欣,沈君的心下沉,时辰已经不多,要赶快把船开走。

沈君快速地找船头,找了两圈,硬是没找到船头在哪?找了第三圈才找到,原来就在冰门旁边。这船和其它的船不一样,其它的船只要看一眼,就知道船头在哪?这船有三层,每层都是四方形,只有自己找,发现细微差别,才知道哪个是船头。

船头的墙壁有个手印,把手放上去,船会启动,沈君把手放上去,船一点反应也没有。

火族弟子说过,冰族的很多东西设置了冰灵的灵魂印记,要是没有冰灵的灵魂印记,很多东西不能用。

怎么搞到冰灵的灵魂印记?沈君抓着头发想着。冰辰肯定有冰灵的灵魂印记,可是,冰辰在冰海上,离这儿很远,或许,搞到冰灵的灵魂印记刚回来天就亮了,想来想去,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

沈君施展缥缈步到冰辰身边,冰辰躺在冰上,身体跟冰一样硬,跟雪一样白。沈君蹲下来,用灵魂查探冰辰体内的冰灵灵魂印记,在冰脉下方查探到,用元力把一缕白色的冰灵灵魂印记吸进自己的身体。

天亮了,沈君深吸一口气,伸出手,按在船头的手印上,船古怪地叫起来,接着动了,俯冲而上,在冰原上急行。

古怪地叫声惊醒很多还在睡觉的冰族弟子,各个穿衣起床,拿着武器如临大敌地找发出古怪叫声的东西。

其实不用找,一眼就看见发出古怪叫声的庞大东西,因为它实在太庞大了。

几百条身影在天空飞来飞去然后落在冰原上,喝令沈君把船停下。沈君狂笑一声,开得更猛,辗碎几个冰族弟子,没死的冰族弟子大怒,疯狂地追沈君,誓要把沈君斩碎。

有几十个跳到船上,疯狂地攻击沈君,沈君一边开船,一边抵挡各种各样的武器的攻击,手臂被刺了一下,沈君反手一拳打在对方的胸膛,把对方打飞。

快到海边,这边的海没结冰,听到海浪声,船在海边嘎然停止,几十个冰族弟子围住沈君。

若在平时,沈君不会把这几十个冰族弟子放在眼里,现在不一样,连续几天战斗,体力快耗尽,内伤还没好,要是他们一起攻击,自己凶多吉少,无论怎样?都要拼一拼,不然,自己被他们宰了,杨欣也就完了。

想起杨欣,沈君好像有无限的勇气,抽出短刀,刀刃冰寒,指着几十个冰族弟子。

几十个冰族弟子的眼神杀气腾腾,迅速分开围住沈君。像头子的家伙挥手,几十个冰族弟子同时扑向沈君。

沈君体内的元力疯狂涌动,灌注到握刀的手上、刀上,朝着最近的弟子挥去,一刀划破弟子的脖子,头在天空飞翔,滑出优美的弧度落在地上。

海浪声更大,仿佛配合着这场厮杀,无数的血从身体溅到天空,从天空洒到地上,有冰族弟子的血,也有沈君的血。

沈君觉得肚子一凉,低头一看,小腹被划破,抬头看向划破自己小腹的冰族弟子。

划破沈君小腹的冰族弟子得意地后退,躲在其他冰族弟子后面,他是长发青年,头发扎着,脸上有麻子,长得挺渗人的。

沈君用手捂着小腹,血还是源源不断从手指间流出来,沈君真想一刀剁碎对方,可惜,自己的体力不支,几乎已经油尽灯枯,支撑不了多久。

对方的攻击越来越猛烈,各种各样的武器往沈君的身上插来,好多插到沈君的身上。沈君的身上有很多伤口,成了血人,感觉到生命急速流失,几乎没有战斗力,此刻,只怕连手无寸铁的普通人也打不过。

‘轰,’沈君轰然倒地,又奋力站起,刀插在地上,支撑着身体,昂着头,黑发披散,看起来很狰狞,就算死,也不愿跪着死,就算死,也要挺直身子,昂着头。

又是一道黑光扑来,虽然,沈君没有战斗力了,意识却越来越清晰,脑海里浮现一个黑影,照着黑影的招式动,躲过黑光,黑光把一个冰族弟子斩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