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各怀鬼胎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73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杨欣额间的火印消失了,陷入了沉睡。一颗火球从杨欣的体内飘出来,这是火灵。

冰林的手指动了,拿着九曲钩,站了起来,看到火灵,神色贪婪,不顾身受重伤,挥动九曲钩,扑向火灵。

劲风扑来,沈君嗅到危险,抓住火灵,抱着杨欣疯狂地跑。

眼看火灵就要到手却被沈君抓住,气得冰林在心里把沈君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施展孤鸿步疯狂地追沈君。

沈君穿过火海,忽然不跑了,因为前面有两个人,都穿着白色长袍,胡子拖到地上。

“小娃娃,把火灵给我,我可以送你们回家。”冰问硬是挤出微笑说。

第一个说自己该死的人是他,他拿到火灵后不会送自己和杨欣回家的,沈君想。

“冰问,你胡说什么?你就算拿到火灵也不能放过他们!”这时,冰乐天说。

看着冰乐天的神色,沈君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唉,老家伙,我把火灵给你,不要你送我和杨欣回家,只要做一件事,杀了他!”说着面色一寒,指着冰乐天。

“先把火灵给我。”冰问上前一步说。

“我没这么蠢。杀了他,就给你。”

冰问的脸扭曲,看着冰乐天。冰乐天的脸色变了,后退一步:“冰问,你真要杀我?”

“原谅我,老家伙,我想得到火灵。”

冰问的瞳孔收缩,忽而,像一柄箭射向冰乐天,狂风呼啸,卷起朵朵残焰。

冰乐天没想到冰问真要杀自己,迅速在心里把冰问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速度之快,连自己都感到惊讶,刚问候完,冰问就到了面前,冰乐天后退飘到火焰中,从火焰中冲出来,狂爆的力量砸在冰问身上。

‘冰之术,’冰问一声狂喝,从身体射出密密麻麻的冰剑,‘滋滋滋……’这些冰剑化解狂暴的力量。

两个老家伙都受了重伤,还能爆发出这么狂暴的力量,要是刚才三个老家伙同时攻击自己,自己和杨欣必死无疑。

趁着他们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沈君抱着杨欣施展缥缈步拼命地逃。冰林一直盯着沈君,看沈君逃了,迅速地追沈君。

两个老家伙没打了,也一起追沈君,原来,他们在攻击对方的时候,都注意着沈君的一举一动。

沈君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回头一看,三个老家伙竟然已经到了身边。

“沈君,哪里逃!”冰林的脸孔扭曲一声狂喝。接着,沈君感觉一阵寒气包裹自己,不管怎么迈动脚步,都还在原地。

“哈哈,沈君,你被我的玄冰术困住了,还是乖乖地交出火灵吧。”说着伸出枯手就要拿火灵。

枯手快触到沈君的身体的时候,冰林感觉到浓烈地杀气扑向自己,立即缩手,手握成拳打向扑来的杀气,‘咔擦,’尖冰刺进拳头。接着,一股无形的冰气射进冰林的身体。

“你、你竟然、竟然……杀我。”冰林结结巴巴地说,口吐白沫,两颗眼珠子快从眼眶里掉出来。

冰林知道自己完了,因为射进自己身体的是玄冰气,冰问竟然已经修炼出玄冰气。

玄冰气射进人的体内,会立即冻死那个人体内的内脏。

冰林的身体结了冰,脸白如雪,身子一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死了。

‘火灵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冰问想着,不顾一切地伸手拿火灵,在拿火灵的时候防备着冰乐天攻击自己。

终于,冰问拿到了火灵:“哈哈哈……”狂笑着收进怀中,准备走,冰乐天挡在了冰问面前。

冰问用讥讽的神色看着冰乐天:“怎么,乐天,你也想要火灵?”

“我也想。”冰乐天的嘴唇颤抖着说。

“有本事就来抢啊。”

冰乐天把枯镜对准冰问,启动枯镜的门阀,漫天雪花和红光里有无数面镜子。

冰问明知道看向镜子,自己的精气会被吸走一些。这些年,和冰乐天在一起的无数时光,冰乐天也曾把枯镜对准自己,每一次都忍住没看向镜子。现在,有了火灵,哪怕失去一些精气也能杀了冰乐天,冰问想着,还是大胆地看向镜子。

冰问看到了自己,满头白发,盘坐在山川之巅,前面是高达几万丈的瀑布。

看到许多年前自己亲手杀父亲的画面。

“不,不是我杀的。”冰问大骇,坠入幻境,喃喃地说。

“儿,爹把你抚养长大,你就是这么对爹的?”爹的声音虽平静,却字字刺入自己的心骨。

冰乐天关了枯镜的门阀,冰问看不到幻境了,猛然惊醒,如厉鬼般盯着冰乐天。

冰乐天微笑不语。

看着冰乐天的神情,冰问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把冰乐天撕成碎片。

风吹起一片雪花,良久,冰乐天说:“你永远忘不了你杀父亲的画面,午夜,噩梦缠绕你的时候,我用枯镜收了你的意念,现在,只不过是在你面前再放一遍。”

冰问的手握成拳头又松开,颓然回忆,许多年前自己想要一笔钱去拜师学艺,父亲有,却不给自己,一怒之下,自己杀了父亲,从此离家不再回去。

多年后,在山川之巅盘坐,前面是高达几万丈的瀑布,想起父亲,杀父,是自己做得最后悔的一件事,可是,错已犯,不可原谅,就让罪孽永远缠绕自己。以为,这世上,只有自己一人知。冰乐天用枯镜在自己面前展示出来。

冰问的魂魄游离,恍恍惚惚在死亡的门口徘徊。

要击败一个人,没有比先从心里击垮对方的方式更有效。

现在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冰乐天体内的元力疯狂奔涌而出扑向冰问,冰问就像断线的风筝摔在地上,手被摔断。

冰问站了起来,把手折断的骨头接好,两只眼睛赤红盯着冰乐天,抽出刀,脚步交错,挥刀,密密麻麻的刀光笼罩冰乐天。

冰问拿走火灵的时候,沈君就发现玄冰术困不住自己了,但是没动,等冰问和冰乐天厮杀,伺机抢回火灵。

冰乐天也抽出刀,挥动刀,无数刀光闪烁,迎接冰问的刀气,两人又战斗得不可开交。

“儿,爹把你抚养长大,你就是这么对爹的?”声音传进冰问的耳朵,久久回荡,缭绕不绝。

“爹,我错了,从杀你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我错了,要是生命能重来一次,我绝不再做这样的事,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想做你的儿。”

“唉……”一声长久的无奈的叹息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