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冰牢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45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冰苍站在冰海上,海浪起伏,风吹起衣袍,冰苍浑不在意。

“报。”一个弟子匆匆走来。

“说。”

“沈君,沈君杀了很多弟子。”

冰苍抬头望天,夕阳悬在天空。

冰苍和弟子回到冰宫,看到沈君浑身是血,披头散发,像个疯子疯狂杀族人,冰苍的脸像冰碎裂,身体也是。冰苍变成冰兽,张开獠牙扑向沈君。

沈君的两只眼睛血红,挥动碎拳打向冰苍,冰苍一点事也没有,狂暴的元气把沈君震飞,砸穿墙壁倒在广场,‘噗’血从嘴里扑出来。

沈君正要站起来,冰苍已经冲到沈君面前,扬起爪,一爪踏向沈君,沈君的身体滚动,躲过这致命的一击,被爪踏过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窟窿,从冰兽嘴里射出无数冰刀,这些冰刀的速度和锋利程度比冰宇的快无数倍,割得沈君的身体密布如蜘蛛网的伤口。

沈君倒在地上,冰族人用冰蚕丝把沈君捆住。

冰苍变回人的样子:“你想救杨欣?明天,我要你看着杨欣被火烧死,把他丢到冰牢。”

几个冰族人抬着沈君,下了很多台阶,转了很多弯,把沈君丢入冰牢,几个冰族人刚走,沈君就睁开双眼,挣扎着越挣扎被捆得越紧,听杨欣说过冰蚕丝是上古神物,用刀砍不断,火烧不断。

盘坐为自己疗伤,几个时辰过去,伤口好得差不多,外面,几个巡逻的冰族人走来走去,不时朝这边望一下,见没有什么异常走了。

按时辰推算,现在已经到了晚上。

幸亏早有准备,沈君拿出小瓶,把红色火液倒在冰蚕丝上,冰蚕丝遇到红色火液立即溶化,用同样的方法溶化冰锁。

冰牢像迷宫,沈君转得晕头转向,发现,又回到原来的地方,这时,一个巡逻的冰族人小解,脱了裤子,哼着小曲,身体抖了几下,准备提裤子时突然不动了,因为一把散发着寒气的刀抵在他的脖子上。

“说,怎么出去?”冷冷的声音传来。

“小,小的不知道。”冰族人的声音很尖。

‘咚咚咚,’沈君在冰族人的头上敲了几下,冰族人的头肿了。

“我说,我说。”冰族人叽里咕噜地说了怎么出去。

“脱衣服裤子!”沈君命令道。

“这……”冰族人的脸白里透红。

沈君知道冰族人在想什么?敲晕冰族人,三下五除二脱掉冰族人的衣服裤子穿在自己身上,给冰族人穿上自己的衣服裤子把冰族人拖到囚禁自己的冰牢。

沈君大摇大摆地出去,遇到两个巡逻的冰族人:“嘿,老兄,我以前没见过你,新来的?”脸白得透明的冰族人问。

沈君笑笑:“两位大哥,我来了很久了,只是刚被差遣到这里。以后,还望多照顾。”

“放心吧,有大哥我在,没人敢欺负你。”脸白得透明的冰族人拍了拍沈君的肩说。

沈君转过弯,上台阶,又遇到几个巡逻的,低着头,侧着身子让他们下去,第一次,能侥幸蒙混过关,第二次或许没这么好的运气。好在,这几个巡逻的目不斜视地盯着台阶,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沈君,他们下去后,沈君长出一口气,加快脚步。

冰树又开花了,冰苍坐在冰树下弹琴,杨欣躺在冰床上还在沉睡,一曲终,雪簌簌落下,冰苍忽而拔剑,身子飞出,长发披散,舞着剑,剑光如虹,刹时间,冰海咆哮,一条蛟龙跃出海面,一剑贯穿,被劈成两半。

月洒青光,杨欣的身体周围飘着淡淡的红光,冰苍感应到,收了剑,狂喜地跑到杨欣身边,为了这一刻,即使付出所有都值得。

冰苍设置了结界,静静凝望杨欣,觉得杨欣比所有开花的冰树都美,比所有冰族女人都美。

慢慢脱去杨欣的红色外衣,脱掉自己的衣服,露出令人垂涎三尺的肌肉,正要吻杨欣时,听到奇怪的声音,冰苍抬头看到穿着红衣的杨欣在前面,再看躺在冰床上的杨欣,冰床上的杨欣不见了。

冰苍回头,又看到杨欣,周围有十几个杨欣,冰苍笑了,神色贪婪,眼里的淫光如花盛开:“杨欣,别顽皮了,我们一起享受人间美事,我的体内有了你的火灵,我会成为这个大陆的至尊,那时,你会为我骄傲,因为你是至尊夫人,哈哈哈……”

杨欣没说话,神色平静。冰苍的眼珠一转,知道哪个是真的杨欣,扑了上去,真杨欣的脸色变了,朝旁边躲,不是冰苍的对手。

冰苍抓住杨欣的皓腕就要强上了杨欣,这时又听到怪异的声音,这回,冰苍没理怪异的声音,可是,冰苍快把杨欣压到身下的时候,像猴子翻了个筋斗,尽管不相信有人会破自己的结界,经过无数次大小血战的冰苍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本能的闪躲。

冰苍刚转过身,就看到一把飞刀在自己的鼻子前快速地转动着,只差一寸,就把自己的鼻子削掉,要是没翻筋斗,可能,此刻的自己已经趴在地上,后脑勺插着这把飞刀。

冰苍用两指夹住飞刀,原来是冰块,把冰块扔在地上,没看到杀自己的人。

一声狂啸,碎冰四溅,结界扭曲破碎,冰苍握着冰剑。

透过碎冰看到模糊的人影,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一会儿在左,一会儿在右,冰苍狂舞着剑杀敌,剑贯穿敌人的身子,抽出来,没血,冰苍回头,看到人影,一层淡淡地红光消失,看到穿着冰族衣服的沈君,开始没认出沈君,剑指着沈君:“混蛋,你不知道老子是谁?”

冰苍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冰苍我们又见面了。”

冰苍认得这笑容,大惊:“沈君,你是怎么出来的?”

知道杨欣没事,冰苍的心情很好,竟然详细地向冰苍说了逃出来的经过。

在杨欣身体周围飘着的红光越来越浓,笼罩了冰海,冰族。

许多躺在床上正做着美梦的人被同伴摇起来:“快看啦,快看啦,这是什么东西?”一会儿,广场上集满了人,有的人害怕得哆嗦,有的人很好奇,有的人一点也不关心竟然站着睡着了,打着鼾,流着涎水,可能在梦里和哪个美女约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