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一刀惊鸿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9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立即施展妖术,把夏碧瑶带到这里。开始,夏碧瑶总想跑,当知道周围都是海时才没跑了。这丫头挺倔强的,虽没跑了,但也没央求自己带她出去。

‘哼,’就算她央求自己带她出去,自己怎么可能带她出去?她可是自己寻觅了整整三百年的宝贝。要是她和女儿遇到危险,只能救一个,自己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救她!

逼她学冰雪剑术是要她手刃自己的仇人霓漫天。霓漫天的修为很高,要是冰雪剑术没达到大圆满的境界,根本就不是霓漫天的对手。

想起霓漫天,东宫离琴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杀了她。

东宫离琴走了,长发飞扬,消失在风雪中。

这片雪白世界的入口在南面,入口处有几个黑色的字,‘尘风岛。’多年来,尘风岛上只有东宫离琴一个人。

夜色降临,沈君还躺在草地上,睡着了,嘴里叼着一根青草,涎水从嘴角流出来,微笑着,像在做美梦。

欧阳浪的人,蝙蝠队正从天空掠过,落到沈君周围,竟然没发出一丝声音。为首的孙山说:“上。”扬着雪白的刀,犹如猛虎扑向沈君。其他几个人也同时出手,电光火石间,所有的刀都已到沈君身边。

孙山离沈君只有两步的距离,见沈君还没醒,大喜,觉得能完满的完成欧阳浪城主交给自己的任务,圆满的完成任务能得到奖赏,有了金币可以找女人。念头急速闪过,孙山的刀斩向沈君的头,可是一刀斩空了,这是孙山从来都没有想到的,觉得自己出手,从未失过手,正是因为自己的刀法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欧阳浪才派自己带着弟子们执行杀沈君的任务。

昨天得知执行的任务是刺杀只有十四五岁的沈君时,咧嘴笑了,自负地对欧阳浪城主说:“不必我出手,我的手下就能搞定沈君。”

欧阳浪城主的反应出乎自己的预料,微笑着说:“你要是再说这句话,信不信,我马上把你的头搬到街上去。”

一刀砍空,接着,孙山就看到无数道血光在天空交织,美轮美奂,一串血落到孙山的脸上,血还是热的。

孙山用手抹去脸上的血,感觉脊背发冷,悚然回头见沈君站在自己身后,手中握着短刀,短刀上有血,沈君的灰衣被血染红,身边倒着几个人,有的身子颤抖了几下一动不动,倒在地上的都是自己的兄弟,被一刀断喉。

活了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遇到比自己快的杀人刀法,根本就没有看清沈君是怎么出刀的,自己的几个兄弟就倒在他的刀下。终于明白当自己说不必我出手,我的手下就能搞定沈君,欧阳浪城主为何会说你要是再说这句话,信不信,我马上把你的头搬到街上去。

少主的修为不低,沈君能杀少主,沈君的修为比少主高。

孙山一步步后退,踩到兄弟的尸体,差点摔了个仰八叉,孙山强自镇定:“你,你不要过来。”

沈君一步步逼向孙山。

孙山回头望了一眼,转身就跑。沈君如风挡在孙山面前,挥着短刀,短刀幻化出几十把,晃得孙山眼花缭乱。

孙山毕竟经历过无数次血战,立即冷静下来:“一刀惊鸿!”一声大喝,扬着刀劈向沈君,两把刀在空中相撞,两人的元力源源不断地扑向对方。

沈君的元力没有孙山的元力浑厚,渐渐地,沈君落在下风,孙山心中大定,疏忽消失,飘到沈君左侧,挥刀,几十道刀光笼罩沈君。沈君用元力护住身体,刀光把一道道元力斩断。

沈君快速躲闪,孙山挥来的刀光越来越多,犹如惊涛骇浪,犹如漫空飞舞的雪花,沈君周围几里的花草树木全部被刀光斩断。

几道刀光划破沈君的身体,沈君飞到空中,却如落叶一般落下。

孙山收了刀光,闪到沈君身边,神色狰狞,手中拿着两把刀对着沈君一阵乱砍。沈君在地上滚来滚去躲避着孙山的刀。

没有砍到沈君,孙山气急败坏:“一刀夺命!”一声大喝,飞到空中,刀光如白昼罩下,整座山笼罩在雪白的刀光中,瞬间消失,没有一点声音。

沈君能逼得自己使出夺命一刀,已经非常厉害,能死在自己的夺命一刀下,算是沈君的福气,因为死在自己夺命一刀下的人实在不多,几乎所有人都死在自己的一刀惊鸿下。

孙山转身就走,相信沈君不可能还活着。

整座山的花草树木全断,沈君躺在沟里浑身是血披头散发一动不动好像死了,天亮了,几只鸟飞来,在沈君身边叽叽喳喳地叫着,一个小女孩来到沈君身边,把手指放到沈君的鼻子下又立马缩回来,嘻嘻笑着。

“婆婆,她还没死。”

“少管闲事!”传来一声冷冷的声音,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满头红发如火的小女孩朝着传出声音的地方俏皮地吐了吐舌头:“婆婆,可是她还没死。”

‘哎,’传来一声沉重地叹息。

一个满头红发的老人拄着红色的拐杖出来,用责怪地眼神看着小女孩,又看了看沈君。

拐杖挥了挥,沈君飘在空中。

“婆婆最好了。”小女孩挽着老人的胳膊。

老人摸着小女孩的头慈祥地笑了。

一行三人朝着西面去,走了两天两夜,所见只有嶙峋怪石的山峦和咆哮如雷劈的洪流,再过一天一夜,所见只有红色的土地,红色的河流,还有红色的山,红色的一切。

孙婆俩在平原上歇息,老人从怀中拿出一个饼,分了一大半给小女孩,小女孩把一缕垂到眼前的头发扶到耳朵后,大口地吃着饼。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沈君,把一些饼干放进沈君的嘴里。

老人有些心疼饼干,但也没责备小女孩。毕竟这小子已经有几天没进食了。

小女孩把手指放在沈君的鼻子下的时候,沈君一点气息也没有,要是世俗界的其他人一定会认为沈君死透了。

小女孩来自火族,有一般人没有的异族力量,感觉到沈君还没死。

“只有几百里就到家了。”老人说。

小女孩看着家乡的方向笑了,这次去异乡找药,离开家乡已经有两年多,终于又快要回到日思夜想的家乡,想着又能见到亲人,和亲人、朋友们在一起,小女孩恨不得现在就飞到家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