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冰雪剑术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8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欧阳浪在走廊上来回地走着,想扶妻子起来却不敢扶。

桃水竹没说一句话飞走了,用神识查探欧阳青锋的气息,飞过几十座山,站在山顶,清风吹来,白衣飘飘。

山上有很多人在找欧阳青锋,这些人是欧阳浪的手下。

桃水竹拿出一根黑色的搜魂丝,把搜魂丝扔了出去,搜魂丝在风中起舞,很快飘到远方,消失不见。

桃水竹微笑着飞起来,朝着搜魂丝飘去的方向飞去。几天后,搜魂丝落在死亡谷的一块大石头上。

桃水竹把搜魂丝收起来,放眼四望,只见许多大石头,用神识查探欧阳青锋的气息,感应到欧阳青锋的气息,朝着有欧阳青锋的气息的地方飞去,落在地上,看见欧阳青锋躺在地上,浑身浮肿,身上、脸上有很多虫子。

桃水竹拿着一瓣桃花捂着口鼻蹲下来,用另一只手把欧阳青锋翻过来,撩起破烂的衣服,看见腰部有一块月亮形的黑色胎记,就算欧阳青锋的脸化成灰,只要看见这黑色的胎记就能认出这是谁?

虽然多年过去,没找欧阳浪,但经常关注欧阳浪的动静,一次,还不到六岁的欧阳青锋被野兽攻击,自己及时出现救了欧阳青锋,看到欧阳青锋的腰部有黑色的胎记。

桃水竹又把欧阳青锋翻过来,看伤口,是被叉子一类的武器杀死的。欧阳青锋的修为不低,能杀他的人的修为肯定比他高,连欧阳浪的儿子也敢杀,即使追到天涯海角自己也要弄死凶手。

桃水竹犹豫了一会儿,给欧阳浪神识传音;“找到你儿子了。”

欧阳浪知道桃水竹找到儿子了很高兴,桃水竹接下来的神识传音却让欧阳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朝前面扑去,幸亏手下用肥胖的身体顶住了欧阳浪,欧阳浪才没倒在地上。

欧阳浪觉得桃水竹是在开玩笑。

桃水竹又神识传音;“是真的。”

欧阳浪摸着额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如雪,一下子就老了很多。

幸亏妻子没在身边,要是听到这个消息,可能当时就会晕过去。不准属下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妻子。

欧阳浪用最快的速度飞到死亡谷,看到了儿子,开始没认出来,看到腰部的胎记才肯定这是自己的儿子。

欧阳浪的手握成拳头,一拳把石头打碎,‘啊,’仰头一声狂吼,身边的石头尘土乱飞。

白衣如雪的桃水竹静静地站在那里,就像恒古就站在那里一样。此刻,心如玻璃般碎裂,早已不恨欧阳浪,不知道怎么安慰欧阳浪。

“是谁杀了我儿子?”欧阳浪的眼睛通红看着桃水竹问。

桃水竹摇了摇头。

“掘地三尺,我也要把杀我儿的人找出来,一刀一刀割死他,杀他全家,株连九族,一个不留!”

欧阳浪抱着儿子飞走了。

桃水竹还站在原地,望着欧阳浪消失的方向。

夜覆盖了大地。

桃水竹拖着雪白长裙飞走了。

欧阳浪把儿子放在透明的棺材里,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把这事告诉给妻子。

朱冰听丈夫说儿子死了,一把揪住丈夫的衣服,把丈夫逼到墙角:“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欧阳浪轻轻地说:“儿子死了。”

朱冰冲到密道的透明棺材旁边,看到静静地躺在棺材里的儿子,儿子比原来胖了一倍,两只眼睛紧紧地闭着。

朱冰用手摸着额头啊了一声双腿一软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欧阳浪把朱冰抱到床上,给朱冰盖上被子。

欧阳浪来到议事堂,召集二十几个手下给每个人分配任务,二十几个手下走了。坐在首座的欧阳浪,一动不动,像石雕,两只眼睛却透着浓烈的杀气。

儿子已死,再悲痛也无济于事,现在最重要的是杀了杀儿子的凶手。相信不出十日,收集情报,插入敌方,无孔不入的天网的人会查到凶手是谁?并且还会知道凶手在哪里?

沈君杀了欧阳青锋后很快就离开死亡峡谷,没有遇到什么凶险的事,其实,沈君不知道,很多妖兽想吃沈君,但感应到沈君体内的龙魂气息就逃跑了。

穿过森林,翻过山,肚子饿得咕咕地叫,逮住了一只兔子,找来干柴,用火石点燃干柴,把拔了毛的兔子放在火上烤着,香味弥漫,飞来几只鸟,叽叽喳喳地叫着,沈君对着它们扔了一颗石子,它们受到惊吓飞走了。

兔肉烤熟了,沈君大口地吃着,虽然没有盐,还是觉得味道奇美无比。沈君不知道要杀他的大部队正朝着他逼近。

把一只兔子吃完,拍了拍凸起的肚皮,嘴巴里叼着一根青草惬意地翘着二郎腿躺在草地上。

雪如瀑布,一眼望去,一片雪白,古树参天,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孩在雪地里努力地挥着剑。

雪染白了头发和眉毛,鼻子红红的,却有汗从额头流下,穿着的衣服已湿,不是被雪打湿,是被汗打湿的。

挥得手都快抬不起来了,还是挥着,清澈的眸子里全是倔强。心中想着,我来到这里已经很久了,不知道具体有多久?不知道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一度以为这不是世俗界,可是姐姐说这是世俗界。

自己对姐姐说不想呆在这里,想去盘虎镇,姐姐却微笑着说;“你的冰雪剑术什么时候达到大圆满的境界,我就带你回到盘虎镇。”

“可是,姐姐连你的冰雪剑术都没有达到大圆满的境界,我又怎么可能达到大圆满的境界?”

“这就是你的事了。”姐姐微笑着说走了。

好想离开这里,好想回到盘虎镇,好想沈君哥哥。

漫天大雪的世界里,东宫离琴的一头青丝随风飞扬,微笑着看着还在练剑的夏碧瑶,当初,自己选夏碧瑶就是看出夏碧瑶的经脉很宽,而且血管中有一个漩涡。

自己就是因为血管里没有漩涡而无法达到大圆满的境界。想自己一年又一年的寻找有这样根骨的人,寻觅了整整三百年,记得第一次看到在茫茫沙漠中茫然无措的夏碧瑶时,自己的心情无法用语言形容,很久没流泪的自己流泪了,泪水滴在沙上开了很多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