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我要杀了你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39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欧阳浪站在城楼上,望着远方,神色平静。

头发梳成蝎子辫的朱冰走到丈夫身边,挽着丈夫的胳膊也望着远方。夕阳就要落山了,夕阳把青锋城染成了粉红色。

欧阳浪摸着妻子的头说:“回去吧。”和妻子下楼了。

膳房,三个人吃饭。欧阳浪越吃越生气,额头上的青筋暴露,重重地把碗筷放在桌上走到屋外。此刻,夕阳已经完全落山,天上没有月亮,也没有一颗星星。想着不知道儿子又去哪里疯了?这么晚了还不回来,等儿子回来了,一定要教训儿子。

三天过去,儿子还没回来,陆明也没回来。欧阳浪有些担心儿子,派许多手下找儿子,有的手下回来,说没找到儿子。

眼皮上有一颗痣的马凡说:“我和十几个兄弟把三座山都翻遍,硬是没看到少爷的影子。”说完眨了眨眼睛,好像很得意。

欧阳浪正在喝茶,看到马凡的神色把一口茶噗到马凡的脸上,然后一只大手掌扇到马凡的脸上,‘啪。’像竹子破了的声音响了起来,马凡不由自主地转了几个圈,没转圈后摸着脑袋,脑海里像有一团稀泥,怎么也想不明白,城主为什么要打自己?自己这么卖命的帮城主找少爷,城主应该奖励自己和兄弟们才对呀。

“滚!”看着马凡还没开窍的脑袋,欧阳浪怒吼着。

马凡踉跄着跑了出去。

广场上桃花纷飞,一个穿着白裙的女人从空中飞下来,桃花停了,女人的手一挥,桃花飞进女人的衣袖里,女人拖着长裙走到欧阳浪面前,看着欧阳浪什么也没说。

欧阳浪转身看着女人。两人的眼神交汇的刹那好像回到过去的岁月,好像初次在墨江相遇。那时,桃水竹也是如今天一样穿着雪白的长裙,背着一把散发着寒气的剑。那时,自己初来墨江城寻一个仇人,夕阳还未落山前,在墨江边散步。

后来杀了仇人。

再后来,和桃水竹在槐树下对弈,在江面上双修,在寒山为桃水竹疗伤,在情人洞的篝火边缠绵,这一夜,好像把两人一生的缘过尽。

第二天醒来,桃水竹不在身边。自己寻遍千山万水,连桃水竹的一点踪迹也没有寻找到。

就这样年年岁岁过去,如今,自己已老,桃水竹还和以前一样年轻,不同的是桃水竹没有背着散发着寒气的剑。

欧阳浪的眸子转冷,冷冷地说:“谁叫你来的?”

“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管不着。欧阳青锋还没回来你一点也不担心?”桃水竹笑着说。

欧阳浪觉得桃水竹在嘲笑自己,脸上的肌肉跳了跳,知道,如果桃水竹要消失,没有人能找到。桃水竹要找一个人也没有找不到的。

“你快走!”想着桃水竹的神色。欧阳浪很生气,也有些怕被妻子看见。

桃水竹笑得更欢了,用葱白的手指摸着漆黑的发丝:“你怕什么?我正想拜见一下城主夫人呢?能勾走你的心的人一定有绝美的容貌吧?”

欧阳浪摸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试问自己,大敌当前,能非常冷静地灭掉敌人。即使手下把天捅一个窟窿,也能面不改色,即使面对死亡,也能从容面对。唯有在桃水竹面前,自己所有的理智都会崩溃,所有正常的思维都会瓦解。

桃水竹盯着欧阳浪在自己面前一步步崩溃的样子很快乐,好像自己用一把剑刺碎了欧阳浪的心。这么多年过去,自己还是孑然一身,而欧阳浪已结婚生子,为什么他的妻子不是自己?为什么他能过得这么好,而自己却要孤独一生?

每当一个人喝着酒,在桃林挥着剑时总会想起过去的美好和心碎的时光。

多少年了,已不再爱欧阳浪,对欧阳浪只有恨,可是,和他的眼神交汇的刹那,为什么还会怦然心动?那一刻自己不恨欧阳浪。多想欧阳浪对自己说:“跟我走吧。”或许自己会跟欧阳浪走吧。其实冷静下来想一想,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欧阳浪不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的,欧阳浪不会抛弃他现在拥有的这一切的。

朱冰坐在铜镜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头发披散着,两只眼睛一点神采也没有,皱了皱眉,额头上有几条皱纹。儿子不见后,没有一点心情打扮自己。

朱冰狠狠地抓了抓头发,站起来,扬起手准备一掌把铜镜劈碎,觉得把这么好的镜子劈碎有些可惜就没劈,大步走了出去,走到假山旁停了,两只眼睛眯起来,又陡然睁大,神色逐渐变得狰狞,因为看到在梦里都不曾看到的东西。

朱冰的两只手握成拳头,真想冲上去把看到的东西打碎,好奇占了上风,决定看看再说。

朱冰看到走廊上一个披散着长发穿着白裙的女人在和丈夫说着什么?虽还没看到脸,但从背看得出这个女人很漂亮。丈夫的神色很焦急,好像在对女人说快走。

欧阳浪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抬起头,看到了妻子。瞬间,欧阳浪觉得全身的血都好像被抽干。

桃水竹虽未看到朱冰,但从欧阳浪的神色看出欧阳浪的妻子已经看到自己和欧阳浪在一起,笑靥如花的转过身看着朱冰。

“贱人!我要杀了你!”朱冰一声尖叫,如母狼扑向桃水竹,快如闪电,两只拳头击向桃水竹。

桃水竹的速度更快,闪到假山上,没有人看到她是怎么做到的。

桃水竹优雅的从雪白的长袖里拿出一根雪白的笛子,吹着笛子,阴森的声音在城主府回荡,密密麻麻的雪白桃花从四面八方飞来,瓣瓣如刀的攻击朱冰。

朱冰狼狈地躲闪着,有一瓣桃花划破朱冰的脸,血流下来,欧阳浪使出火焰功,空中出现很多火球,把桃花烧成灰。

“够了!”欧阳浪对着桃水竹怒吼。

桃水竹没吹笛子了,优雅地把竹子放进衣袖里,含笑的看着欧阳浪。

朱冰正要扑向桃水竹,看她的样子想把桃水竹撕碎。

桃水竹一动不动,轻风吹动衣服,像从仙界下凡的仙女。

“朱冰你给我住手!”欧阳浪对着朱冰怒吼。

朱冰没扑向桃水竹了,觉得很委屈,一屁股坐在地上,泪水哗哗地流。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