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花城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46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白轻水拿着断魂剑对着自己的幻身砍去,把自己的幻身砍成两截。

幻景消失,花梦微笑着对白轻水说:“不愧是白轻水,甘愿自损一半功力也要破我的幻术。”

“屠魔剑是凶器,我要带回轻水阁,谁挡我杀谁?”白轻水虽已受伤,还是站得笔直,白衣飘飘、黑发如墨,眼神是恒久的冷漠。

花梦落在沙上,一袭红裙,双手背在身后,周围飘着瓣瓣红花。

躺在沙上的沈君痴痴地望着花梦,忘了身上的伤。

花梦一脸冷漠看着白轻水说:“屠魔剑是这位小兄弟的,你还是还给这位小兄弟,不然,别怪我用我的剑饮你的血!”花梦的手一伸,在周围飘着的红花飞到一起,变成一把红色的剑,指着白轻水。

风吹起两人的衣袂。白轻水的眼睛闭上,陡然睁开。花梦看到答案,两人同时出手,相交而过,七步之内溅了一串血,花梦依然站得笔直,如花的脸上有几滴血。白轻水也依然站得笔直,胸口有一瓣花,风吹起花,从胸口流出的血染红白衣。

白轻水转过身,手中的断魂剑指着早已转过身的花梦,一步步走向花梦,飞到空中,施展轻水术,从身后涌出很多水扑向沈君和花梦。

花梦冷冷地看着白轻水,手轻轻一挥,一道屏障挡住水。花梦站在屏障上,看着还不放弃的白轻水讥诮地说:“白轻水,在天域界或许我不是你的对手,但在世俗界,你还是放弃屠魔剑,我不想杀你。”

白轻水的脸因痛苦扭曲,已经支撑不了多久:“我一定要把屠魔剑带回轻水阁。”白轻水一字一字地说。

“你手中有断魂剑,还是一剑斩断你的执念吧。”花梦平静地说。

白轻水仿佛没听见。

花梦的手一挥,一瓣花如箭射向白轻水。

白轻水的瞳孔收缩,拿着屠魔剑挡如箭射来的花,花绕过屠魔剑离白轻水的脖子只有一寸的地方停了。

花梦抢走屠魔剑,带着沈君御剑朝远方飞去。

众多高手正朝这边赶来,赶到时只看到几滴血和几滴水。傲天弯着腰摸着水,霍然站起大声喊:“白轻水,你给我出来!白轻水,你给我出来!”众多高手议论纷纷,都知道白轻水杀了傲天的妻子。

傲天脸上脖子上的青筋暴露,飞到空中,拔出剑,黑发飞扬,飞了一圈,连白轻水的影子都没见着,万分肯定的是白轻水为了屠魔剑来过这里,而且还和别人大战了一场,和他大战的人或许是得到屠魔剑的人。可惜来迟一步,不然定将白轻水斩于自己的剑下。

花梦和沈君坠入花丛中,成群的白蝴蝶在花丛中翩翩飞舞,几个穿着白裙的女孩拿着白色大网嘻嘻哈哈地网白蝴蝶,扎着马尾辫的女孩网到几个,拿着蝴蝶,嘟着嘴把蝴蝶的翅膀拔了,睁着大大的眼好奇地看着在昏睡的沈君:“姐姐,这是谁?”

“以后,你会知道。”花梦冷淡地看了沈君一眼,径自走进自己的花室。在用石头雕刻的莲花上盘坐,‘噗,’从嘴里喷出一口黑血,和白轻水战斗时受伤了。两指一弹,把一颗黑丹弹进嘴里,从头顶冒出很多黑气。

躺在花丛中的沈君在做梦,看见一片白色的地方,几个穿着白衣的女人在跳舞,她们很美。

扎着马尾辫的女孩摘了一朵细长的花,挠沈君的耳朵,沈君用手摸耳朵,女孩扯下自己的几根头发放入沈君的鼻孔中转着,沈君的眉毛和鼻子皱了起来。

‘嘻嘻。’小女孩玩得很开心。

“花情,你在做什么?”穿着红裙的女人走了过来说。

花情朝穿着红裙的女人翻了一个白眼:“姐姐,他睡着了。”

花凌雪看着沈君眉毛扬了扬,冷冷地问:“哪里来的?”

“梦姐姐带回来的。”花情俏皮地吐了吐舌头说。

几炷香的时辰过去,花梦像枯萎的花瘫在如莲花的石床上,和白轻水战斗后受得伤比想象的严重很多,要闭关治疗才能治好。

神识传音给花凌雪。

‘嗖。’花凌雪飞进花梦的花室,被花梦苍白的脸色吓着了,一只手掌放在花梦的胸口,给花梦传入花气。

“我要闭关,没有一年半载出不来,这段时辰,你要管理好花城。”花梦吃力地说。

花凌雪重重地点了点头。

花梦看了一眼花上的屠魔剑,两指指着屠魔剑,屠魔剑飞进花梦的衣袖,花梦的手一挥,转身‘嗖’消失,再出现,在一个很大的洞里,在地上盘坐,从头顶冒出很多白气,花梦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几乎没有给自己疗伤的花气,冷汗从额头滚落。

屠魔剑在颤抖,花梦看着屠魔剑,慢慢地闭上眼睛,屠魔剑飞到空中对着墙壁射去,把墙壁射穿。花梦又睁开眼睛,此刻只能看着屠魔剑,屠魔剑射穿墙壁弹了回来,射不穿墙壁的另一边,因为墙壁的另一边设置了结界,修为没达到玄海境的人攻不破结界。

屠魔剑一定感应到沈君在找它。有些后悔带着屠魔剑来,当时想的是沈君拿到屠魔剑会马上离开花城,想沈君在花城多呆些时日。

沈君拿不到屠魔剑不会离开花城,现在自己正为自己疗伤,为自己疗伤的时候不能使用花力把屠魔剑送出去,也不能受任何人的打扰,直到停止为自己疗伤,要停止为自己疗伤,至少要一年半载,不希望沈君为了屠魔剑等自己出关。

花梦的意识渐渐模糊,眼皮越来越沉重,一缕魂从体内飘出来,屠魔剑飞到花梦身边,插在地上,花梦的身体周围结了很多冰,花梦不能动了。

沈君醒了,伸了一个懒腰,跳到地上,‘阿嚏’口水喷到前面女孩的脸上,花情瞪着沈君,眼神像刀。花情拔刀,挥刀对着沈君的脖子斩去。沈君本要道歉,见短刀对着自己的脖子斩来,唤出雪白长叉,使出红蟾妖术,雪白光芒罩住花情,沈君施展缥缈步消失。

花情一刀斩空,正要再斩,全身却不能动。

沈君出现,施展红蟾妖术,罩在花情身上的雪白光芒消失,沈君收了雪白长叉,一手握住花情拿刀的手腕。花情大怒,使劲想挣脱沈君的手,觉得沈君的手像铁钳,怎么挣都挣不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