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沙漠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46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这是红蟾妖术。”沃琴说。

沈君把雪白长叉收进龙魂的空间。

几百只红蟾送沈君、夏碧瑶出去。洞外,溪水潺湲,鸟语花香,三天后,沈君、夏碧瑶来到荒镇,荒镇只有一条街,杂草丛生,一只野狗趴在地上啃着骨头。风一刮,满眼黄沙。

“有水。”夏碧瑶说。

沈君顺着夏碧瑶手指的方向看,看到从竹管流下的水,奔到水边,低着头喝水。夏碧瑶也奔到水边,低着头喝水。

街的尽头是一堵雪白的墙,墙外是一望无际的沙漠。

两人已是风尘仆仆,喝了水,此刻,只想吃饭。所有饭馆的门都关着,沈君敲开一扇,开门的老头说:“没吃的,你们走吧。”沈君看到放在桌上雪白盘子里的几个包子。

“我们有金币。”沈君说。

“你们有金币,我也不卖。”‘砰。’老头把门关了。

风更大,飞舞的沙子遮天蔽日,街上的枯草、木头。饭馆、店铺的旗子也被风吹得到处飞。

两人躲进破烂的屋里,破烂的屋摇摇欲倒,沙从屋顶的缝隙处流下,两人的身上粘满了沙。

风沙持续了近三个时辰才停,夕阳西下,夕阳如血,沈君看着夏碧瑶疲惫的神色说:“碧瑶,你在这呆着,我去找吃的。”半个时辰后,沈君背着被砍成两半的狗回来,剥了狗的皮用火烤狗肉,两人吃了很多,晚上,坐在角落,望着天上密密麻麻的星星:“少爷,我们能找到能解你体内的毒的药么?”夏碧瑶问。

“以后不要叫我少爷了,叫我沈君哥哥吧,当然能找到能解我体内的毒的药。”沈君说。

‘嘻嘻。’“沈君哥哥。”

两人相互靠着睡着了。

早晨,沈君背着狗肉和夏碧瑶翻过墙走进沙漠中,沈君体内的龙魂说;‘或许,这沙漠中就有能解你体内的毒的洗血花。’沈君加快脚步朝沙漠中心走去。

过了几个时辰,两人又累又渴又饿,坐在沙上,这里没有干树枝,不能用火烤狗肉,沈君用刀割狗肉,两人吃着狗肉,喝着水,一会儿,大风沙来了,沈君背着狗肉和夏碧瑶朝着沙漠低处跑去,大风沙来时,两人趴在沙上,还好,风沙没有持续多久。

晚上,两人还在走,远方出现很多红点。‘这是沙漠狼,’沈君体内的龙魂说。

刹那,这些沙漠狼就包围两人。

沈君使用夜视眼看,这些沙漠狼和普通的狼几乎没什么区别,有些不同的地方是这些沙漠狼身上的毛都是黄色的,眼睛是红色的。

沈君把狗肉抛给它们,瞬间,它们就相互厮杀把狗肉吃了,一地沙漠狼的血。沙漠狼王没有抢狗肉,盯着沈君。沈君抽出刀,沙漠狼王的头一低,扬起四爪扑向沈君。

在快扑到沈君身上的时候却突然摔在地上,龙魂从沈君的体内飘出来把沙漠狼王打在地上,沙漠狼王趴在地上,看着在天空飘着的龙魂,眼里尽是虔诚之意,几百只沙漠狼也趴在地上。

龙魂张开獠牙瞬间就吞没几百只沙漠狼,肚子里飘着一颗红色的沙漠狼的精魄。龙魂把沙漠狼的精魄吐出来,有两个鸡蛋那么大,用爪子递给沈君。沈君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沙漠狼的精魄。

其实,这不是一只狼的精魄,是几百只狼的精魄,龙魂吃了这些沙漠狼后,把这些沙漠狼的精魄融合,就有这么大。

‘吃了它,能提高你的战斗力,对你的修炼有好处。’龙魂说。

沈君面露难色。

龙魂的一只爪子搭在沈君的肩上,神色扭曲地对沈君说:“快吃,吃了你就知道沙漠狼的精魄价值有多大,以后你在沙漠中遇到沙漠狼,它们会闻到你体内沙漠狼的精魄的气味不敢攻击你。”

看着龙魂扭曲的神色,不知道龙魂说得是真的还是假的?相信不管说得是真的还是假的,龙魂都不会害自己。

沈君接过龙魂爪子里的沙漠狼精魄,头一仰,嘴一张把沙漠狼精魄吃了,当时就感觉体内像有火在烧,一会儿,又像掉进冰窟,好像看到圆圆的月亮里一个穿着白衣的仙女在翩翩起舞,一回眸把沈君的魂勾去。沈君望着漆黑没有一颗星星的天空,一动不动。

夏碧瑶碰了碰沈君的手臂,沈君才回过神,这时,龙魂已经回到沈君的体内,凉风吹着身体,沈君拿着屠魔剑在漆黑的夜空下挥舞着,卷起滚滚沙尘,一粒粒沙像是从敌人的身上飞溅出来的血。

沈君像着了魔一般,在漆黑的夜空下、沙漠中,不停地挥舞着屠魔剑,崩断了发带,漆黑的长发飞扬,从屠魔剑上射出一道道白光,像闪电劈碎夜空,劈碎沙漠、劈碎孤独、好像也劈碎沈火。‘沈火,终有一天,我一定会将你斩碎在我的屠魔剑下。’沈君喃喃。

沈君想收回屠魔剑,却发现自己已经不能控制屠魔剑,屠魔剑完全控制了自己,屠魔剑拉着沈君冲向夜空。

漆黑夜幕下的沙漠中只有夏碧瑶一个人,孤零零的等着沈君哥哥回来。天亮了,夏碧瑶还在原地痴痴地等着沈君哥哥回来。

多年后,一袭雪白长裙的夏碧瑶再来到这里,望着远方灰蒙蒙的天。想起还是少女的自己,那时,不会想到和沈君哥哥分开后,再相遇已是很多年后。

飞到天空中的沈君的两只眼睛像血一样红,此刻的沈君已经几乎没有意识。不知道飞了多久?飞了多远?飞到了哪里?再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沙漠上,身上有很多沙,屠魔剑在身边。

沈君坐起来,拍掉身上的灰尘,没看到碧瑶妹妹,放眼四望,只看见灰蒙蒙的天和沙。

“碧瑶妹妹,碧瑶妹妹。”沈君扯着嗓子喊,几乎要喊破喉咙,回应沈君的永远是无声。拿着屠魔剑到处找碧瑶妹妹,连碧瑶妹妹的影子都没见着。

午后,沙漠如火炉,沈君喝了水壶里的最后一滴水,翻过沙丘,看到几棵枯树,跑到枯树旁边,枯树里有一朵红花,狂喜,以为是洗血花,再看,才发现不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