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化干戈为玉帛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67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红蟾洞里乱成一锅粥,红蟾叽叽哇哇地叫着。

“老大,不好了,有敌人闯进来了。”拿着雪白长叉的红蟾气喘吁吁地说。

抓来夏碧瑶的红蟾正流着口水要亲夏碧瑶,盯着没敲门就向自己报告的红蟾,爪子一挥,一道白光从爪子射出,射到红蟾的脖子,鲜血从脖子溅出,红蟾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死了。

抓来夏碧瑶的红蟾站起来,爪子在空中一挥,空中出现一副画面,洞里,许多红蟾拿着长叉叽叽哇哇地叫着,找敌人。抓来夏碧瑶的红蟾用神视搜索敌人,几分钟过去,没搜索到敌人。走到门口,朝夏碧瑶挥了挥手,找敌人去了。

夏碧瑶长出一口气,幸亏没被红蟾亲到,不然,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亲自己的东西不是人而是红蟾。

夏碧瑶挣扎着,手脚被捆着,越挣扎捆得越紧。死去的红蟾说,有敌人闯进来了,闯进来的敌人是谁?是少爷?可能是。

夏碧瑶焦急地等待,看着门口。

抓来夏碧瑶的红蟾跳到有许多红蟾的地方,对着它们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它们不再叽叽喳喳了,迅速排好队,六个红蟾一队,到别的地方搜沈君。

一队红蟾从沈君身边经过,沈君忍住呼吸没发出一丝声响,它们刚过,沈君就跳出来,挥着刀,刀落,瞬间就斩下六个红蟾的头,六个红蟾的头滚在地上,鲜血四溅。

沈君贴着墙壁,来到先有很多红蟾的地方,此刻,这里没有一个红蟾,沈君趴在地上,耳朵贴着地,用拳头敲着地,下面是实心的,站起来正要走,忽然感应到浓浓地杀气,一把长叉飞来,长叉离沈君的胸口只有不到五寸的距离时,要是一般人绝无躲开的可能,沈君却伸手抓住了长叉的把,朝飞来的方向扔去,几秒后,长叉又飞来,沈君又抓住,折成两段。

冲向扔长叉的红蟾,刚出现在它面前,一眼就认出它是抓走夏碧瑶的红蟾。

沈君催出体内的元力,浑厚的元力灌注到刀上,猛然挥刀,砍向红蟾。红蟾后退,躲过沈君的这一刀,沈君又挥刀,红蟾又躲过。这一刀砍在石柱,把石柱砍断。

沈君施展缥缈步,出现在红蟾身后,手指成爪,抓向红蟾的脖子,‘嘶拉’把红蟾的脖子抓出几道血痕。这招是钢爪,死去的沈君不会,穿越过来的沈君会,但在中毒后没练过,依着记忆的招式使出来,威力还挺大。

红蟾大怒:“可鄙的人类,我要杀了你!”喷出毒气,喷到沈君身上。沈君吃过散毒丹,红蟾的毒气喷到身上一点伤害力也没有。

“你抓走的人类在哪里?放了她!不然……”沈君擦燃火石:“我一把火烧死你们。”

红蟾的脸色大变:“人类,不要冲动,我抓走的人类没事,跟我来!”

红蟾飞走,沈君不怕红蟾使花招,施展缥缈步跟上去,很快看见躺在石床上的夏碧瑶,沈君冲上去,用刀砍断捆着夏碧手脚的东西。

夏碧瑶扑到沈君怀里,身体还在颤抖,沈君闻到从夏碧瑶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脸红了。知道夏碧瑶没受伤。

沈君盯着红蟾:“放我们走,要是你玩花样,我弄死你!”

“是、是、是。”红蟾唯唯诺诺地说,看着夏碧瑶咽了咽口水。

几百只红蟾来了,张开獠牙,叽里咕噜地叫着,要把沈君撕碎。沈君热血沸腾,看着这些东西,不仅没有丝毫的惧怕,反而有浓烈的战意。

沈君挺着身子,走向它们,盯着它们,它们竟然后退了。

“人类,我叫沃琴,是它们的首领,愿和你成为朋友。”

“只要你不伤害我的朋友,我愿意和你成为朋友,我叫沈君。”沈君说。

灯火明灭,沃琴举起酒杯说:“干杯。”

沈君也举起酒杯,碰了一下沃琴的酒杯说:“干杯。”喝了里面的酒。妖兽的酒很好喝。

半夜,沈君和沃琴都醉了,沃琴出去了。

沈君吃了一颗散酒丹,立即清醒,跟着沃琴,看沃琴要干什么?沃琴是真醉了,不是装的,走路时身子摇摇晃晃的,进自己的房间,躺在石床上,打起了鼾。

沈君回到自己的房间,夏碧耀还没睡着,睁着眼,有些怕,谁知道沃琴说和少爷成为朋友,是真心还是假意的?万一趁少爷醉时,沃琴和它的同伴攻击自己和少爷,那时,自己和少爷一定不是几百只红蟾的对手。

“碧瑶,睡吧,有我在呢。”沈君坐在夏碧瑶旁边说。

夏碧瑶放心地睡了,浅浅地笑着。

灯火熄了,沈君也睡了,手紧紧地握着刀。

早晨,沈君醒了,起来开门,外面很空旷,没一只红蟾。

沈君看了一眼还在睡的夏碧瑶,把门关了,敲响沃琴的房间门,沃琴开门,把沈君让进屋,抛给沈君一个水果。

沈君用手擦水果,吃了,水果很甜,以前,从没吃过这种水果,也没见过。

沃琴打开另一扇门,对着门口的红蟾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红蟾看着沈君点了点头走了。

“你对它说了什么?”沈君好奇地问。现在,已经不防着沃琴。

“待会你就会知道。”沃琴笑着说。拿着一柄雪白的长叉:“送给你。”

沈君摸着雪白的长叉把长叉还给沃琴。

“你觉得不好?”沃琴问。

“不是,很好。”

“为什么不要?”

“我有这个。”沈君晃了晃手中的刀说。

“你不要就是不把我当朋友,你是我的第一个人类朋友。”

沈君盛情难却收下了。

沃琴又拿出一柄雪白的长叉:“你跟着我练。”

沈君很高兴,拿着雪白的长叉跟着沃琴练。沃琴挥雪白的长叉时,身形如鬼魅,沈君只能看见一点像火星的红点。沃琴不再挥雪白的长叉,站在沈君面前。

沈君已经记住沃琴挥雪白的长叉的招式,也挥雪白的长叉,虽然速度比沃琴慢很多,但招式都对了。

沃琴的内心很震撼,自己学会这些招式用了几个月时间,沈君只用不到半个小时就学会。

“和我对练。”沃琴说。沈君和沃琴对练,从屋里打到广场,广场周围有很多红蟾,看得目瞪口呆。沈君和沃琴不分胜负,沈君先停手,广场上的柱子倒塌了,明明没有被雪白的长叉插到,是被叉气震断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