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搬到破烂的屋里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76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会议结束,沈火回到自己的房间,把玩着戒指。

“咚咚咚。”

“谁?”

‘吱嘎,’门被推开,沈天华进来了。

沈火紧绷的神色舒展。

沈天华给爷爷的碗里倒茶。

沈火拿起茶碗吹了一下茶喝了茶。

沈天华往自己的碗里倒茶,一口喝完碗里的茶,把茶碗放在桌上说:“现在你是族长,有权管理家族的大小事务,沈战已不是族长,没资格再住在族长阁,只有你有资格住在族长阁。”

“你找我就是为这事?”

“是。”

“天华,你想想,我刚当上族长就把他们赶出族长阁,族人怎么看我?以沈战的性子,不用我赶,他自己会搬出去的。”

族长阁,沈战的神色很难看,冷冷地说:“收拾一下,今晚,我们就搬出去。”

柳晴不想搬,但没说什么,丈夫决定的事就像泼出去的水,改变不了。快速地收拾东西。沈君、夏碧瑶也在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

夜,无星无月。沈家,族长阁灯火明亮,四个人进进出出。

早晨,露水浓,太阳出来了,族长阁除了木头架子,没别的东西。沈君,夏碧瑶的房间除了木头架子也没别的东西,全家搬到沈家西边破烂的屋里。

沈火来到族长阁,得意地笑了,要下人把自己的东西搬到族长阁,把天华的东西搬到沈君先住的房间,自己把收藏的兵器放到夏碧瑶先住的房间,推开窗望着窗外:“这里比以前住的地方好,当了族长就是不一样。”

沈火心血来潮提了一筐水果看沈战,沈战浑身是灰在擦桌子。

“沈战,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收下。”

“拿回去。”沈战冷冷地说。

“我刚当上族长你们就搬了,我很过意不去,你们可以晚点搬的。”沈火假惺惺地说。

“滚!”沈战盯着沈火怒吼。

沈火下巴上的山羊胡子飘起来,脸上的肌肉颤抖,重重地把一筐水果放在地上,转身出去。

沈战一掌把筐里的水果打得稀巴烂,有几个水果飞到沈火前面。沈火踩烂水果回到族长阁大口喝茶才平息心里的怒火。

自从搬到这破烂的屋里,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住在破烂的屋里,沈君很不习惯,再待下去,非疯不可,奔到后山,在一块大石头上盘坐修炼,元气源源不断地进入身体,流入丹田上方的龙魂空间里。把浑厚的元气修炼成元力。

疼痛朝四肢百骸蔓延,沈君停止了修炼,用手捂着肚子,像虾米蜷缩起来,豆大的汗从额头滚落。过了这么久,体内残留的毒还经常发作,特别是发怒的时候,能折磨得人想死,一了百了。体内的毒不除,总有一天会更严重,那时,自己会完蛋。

疼痛减轻,风吹着身体很舒服,沈君望着远方的天和青山,若有所思,神情变得坚定,站起来,双手握成拳头,无论有多远,无论要跨过多少千山万水,面对多少艰难险阻,都不能阻止自己消除体内的毒的决心。

沈君奔回家,吃饭的时候对父亲说:“我要去远方。”

“你去远方干什么?”沈战不解地问。

“我要消除体内的毒。”沈君实话实说。

沈战看着儿子没说话,这是沈战的痛处,儿子体内的毒一天不消除,自己一天不安心,想过无数种办法想要消除儿子体内的毒,都没什么效果,怪自己没用。

“不行!”沈战斩钉截铁地说。

“为什么?”

“你的修为不高,被妖兽吃了怎么办?人性险诈,你被别人伤害了怎么办?我想办法消除你体内的毒,你安心在家呆着,多修炼,不准踏出盘虎镇半步。”

“你要是有办法消除我体内的毒,我何必去远方找能消除我体内的毒的方法,我体内的毒一天不消除,它会经常发作,我感觉越来越严重,长此以往,我会承受不了,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放手一搏!”

眼看父子俩要争吵,柳晴给丈夫的碗里夹菜,也给儿子的碗里夹菜说:“先吃饭,吃完饭好好商量。”

父子俩听柳晴的话,很有默契地没再说话,低着头吃饭,吃完了柳晴没急着收拾碗筷,和夏碧瑶、丈夫、儿子商量怎么消除儿子体内的毒。

每次吃饭时夏碧瑶和沈君、柳晴、沈战一起吃。柳晴、沈战、沈君早已把夏碧瑶当成家人。

“你去远方,也不一定能找到能消除你体内的毒的办法。”沈战说。

“我能找到。”沈君坚定地说。

沈战看着儿子的神色,感觉儿子变了,比中毒前更有自信,更有智慧,竟然有些相信或许儿子真能找到消除他体内的毒的办法。

“好,既然你已决定,我也不好阻拦,这是战刀,关键时刻能保护你。”沈战拿着战刀给儿子。

沈君没伸手接,说:“我不要。”起身进自己的房间整理行囊就要出发。

“这么急?”沈战说。

“越早去越好。”沈君说。

夏碧瑶也进房间整理行囊,背着行囊要跟着沈君一起去。

“你跟着我干什么?”沈君看着夏碧瑶冷冷地说。

“我要去。”

“不行!外面充满了凶杀与危险不比这里,你还是呆在家多修炼,等我回来考验你的修为。”

沈君跨出门槛。夏碧瑶嘟着嘴跟了上去。

沈君看着夏碧瑶很无奈,自己去哪儿,夏碧瑶都要跟着去,和夏碧瑶在一起生活多年,了解夏碧瑶。

沈君放下行囊回自己的房间,打算等夏碧瑶睡着时悄悄地翻墙出去。

半夜,沈君从床上起来,今夜无星无月,伸手不见五指,秋风吹,时间过得真快,似乎眨眼间又是一年。

沈君摸黑拿着行囊,‘吱嘎,’推开门。夏碧瑶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睡着了。从门口出去肯定会惊醒夏碧瑶,这妮子竟然在门口睡着了。现在不是心软的时候,沈君轻轻把门关上,拿着行囊推开窗从窗口跳出,刚跳出,就看见夏碧瑶。不知什么时候夏碧瑶醒了。真拿夏碧瑶没办法。

“说吧,我要怎么做,你才不跟着我?”

“你去哪,我就去哪?”

“你想过跟着我的后果?万一你有危险我保护不了你,你会恨我的。”

“我不要你保护,我保护你。”

沈君不是心软的人,此刻,心却疼了一下,这些年,夏碧瑶一直无怨无悔地替死去的沈君遮风挡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