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傀儡宫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56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沈火回来了,挥着大铁锤砸在妖兽的头上,把妖兽的头砸破。沈南宁一刀砍在妖兽的眼睛上。

‘呜呜,’妖兽悲惨地叫着,感觉生命在迅速地流逝。

沈火又是一铁锤砸在妖兽的背上,把妖兽砸趴在地上。沈孤独像闪电挥刀划妖兽的背,把妖兽的背划成两半,妖兽流了几滴泪,两只眼睛闭了死了。

一颗红色的妖兽精魄从妖兽的体内飞出来,沈火伸手接住。

沈孤独说:“大长老,你吃了吧。”

沈南宁也说:“大长老,你吃了吧。”

沈火盛情难却,头一昂,嘴一张把妖兽精魄吃了。沈孤独、沈南宁咽了咽口水。

太阳出来,晒干露水。沈孤独像屠夫,快速地划着妖兽的肉,沈南宁找来很多干树枝放在大石头上,沈火用火石打燃火,点燃干树枝烤妖兽的肉,香味弥漫,烤熟后,三个人吃了很多,吃饱了下山。

几个小时候,三个人来到山崖前,沈火对着山崖说:“元老,弟子沈火、沈南宁、沈孤独前来有事禀报。”

里面没动静。

沈火接着说:“沈战的儿子沈君在考核台差点把沈刚打死,两名弟子向沈君跳战,沈君接受了挑战,三个人在考核台刚切磋修为,沈战突然飞到台上把两名弟子打成重伤,沈战是族长,为包庇儿子把两名弟子打成重伤,犯了族规,还请元老主持公道。”

里面还是没动静。三个人在旁边坐下,几个时辰后,夕阳西下,天快黑了。三个人对视一眼,沈火用粉碎术打山崖,体内的元力源源不断从手心打到山崖,把山崖打出一个洞。

三个人跳到里面,一片漆黑,启动夜视眼,能清晰地看见一切东西,很大,有很多石柱。走了很久,来到一片宽阔的地方,这里有石椅,石桌,石床,还有石池,应该是几位元老修炼的地方。

“几位元老,弟子冒昧前来打扰还请不要见怪。”沈火说。

没有回应。

突然,三个人同时听见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这声音非常刺耳,三个人有些怕,靠在一起。

脚踩的土地在下陷,三个人的身子一阵乱晃,碰得头破血流,一屁股坐在地上,来到另一个地方,火灯刺眼,长长的通道两旁站着几个穿着铁衣的傀儡,两个傀儡转过头看着三个人,三个人的身子一阵哆嗦,因为这两个傀儡没有眼睛。

两个傀儡朝着三个人走过来,拿着长矛刺三个人。沈火最先冷静,挥着大铁锤砸向傀儡,傀儡从眼前消失,三个人找了很久没有找到。

阴森森的风从通道吹来,这里不能久留,要马上离开,在没傀儡的地方找能出去的路,看到光滑的墙壁上有几个字‘傀儡宫,’原来这里是傀儡宫。

几位元老会不会被傀儡捉来成了傀儡?这几年,一直没有几位元老的消息,怀疑过几位元老已经死了,慑于几位元老的实力和威严不敢擅自闯进几位元老闭关修炼的地方,今天,来了,连几位元老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沈火用拳头敲墙壁,听到空心的声音,用粉碎术把墙壁打破,看到墙外的绿树青山,把墙壁打得能通过一个人,沈火跳了出去,张开双臂从几千米的高空飞到地上。沈南宁、沈孤独也跳了出去,落在沈火旁边。

沈火揉了揉腿,摘下一片叶子,接从竹管里流出的水,喝了,凉爽可口,惬意至极。沈南宁、沈孤独也喝了。

沈孤独说:“除了几位元老自己,没人知道他们是活着还是死了,我觉得死了,或者成了傀儡,不然这几年怎么没有他们的一点消息。”两位长老点头,等着沈火说下去。

沈火露出狰狞的神色接着说:“几位元老死了更好,我们几位长老就有权利罢免沈战的族长职位,到时你们推举我当族长,没人能阻止我当族长。”

两位长老连忙点头称是。

三个人在草坪上休息一会儿,朝沈家飞去,半夜,飞到沈家。第二天,沈火召开家族会议,所有人到了练武场。沈火说:“几位元老要我处理沈战打伤弟子这件事。”说着举着族令。

沈剑、沈战的脸色变了。这确实是族令,见族令如见元老团。

“听凭元老团发落。”沈战说。

“沈战,你是族长却把两名弟子打成重伤,犯了族规,本该罢免你的族长职位,把你钉到反思柱上。念你这些年为本族做了不少事,只罢免你的族长职位。你甘不甘愿受罚?”沈火问。

“我甘愿。”沈战说。

沈剑盯着沈火,恨不得杀了沈火,要是沈火没族令,要罢免大哥的族长职位,自己绝不会同意。只有元老团有族令,元老团把族令给沈火让沈火处理大哥打伤弟子这件事,不管沈火怎么处理,都是元老团的意思,自己不同意,就是和元老团作对。没人敢和元老团作对。

沈火很得意,接着说:“现在,家族没族长,要选一位族长,我毛遂自荐选我自己。”沈火跳到考核台,一只手背在身后:“有不服的人,尽管上来向我挑战。”

台下的人叽叽喳喳,有一个弟子上台:“虽然我的修为不高,我向你跳战,没想过能打败你,只想告诉大家,你当族长我不服。”说完他拿出刀扑向沈火,沈火盯着向自己扑来的弟子,杀机毕现,但没使出杀招,一掌劈在弟子的胸口,夺过弟子手中的刀。

弟子狼狈的下台了。

沈火认为家族除了沈战,没人是自己的对手。谁的修为最高,就能当上族长,况且自己还有元老团的族令,尽管这族令不是元老团的元老交给自己的,是自己偷的。族令在自己手中,自己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人敢反对,敢不服。

“我投大长老一票。”沈南宁站起来说。

“我投大长老一票。”沈孤独站起来说。

“我投大长老一票。”沈天华说。

“我们都愿意大长老当族长。”沈天华的跟班们说。

沈战、沈剑神色黯然地离去。

沈君的手握成拳头松开又握成拳头盯着沈火。

“既然大家愿意我当族长,我就当了,我一定会给族人更好的生活。”沈火把以前沈战戴着的绿色玉戒指戴到自己的手指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