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大战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2421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沈火说完,从储物袋里拿出铁锤打沈战。

沈战拉着儿子的手飘到考核台边缘,把儿子推下考核台,沈君想要上考核台,发现身体周围被父亲封印了,自己冲不破封印,除了父亲,一般人也冲不破封印。

父亲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在自己的身体周围设置了封印,他和三位长老战斗的时候,无暇顾及自己,怕别人趁机伤害自己。

沈战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把雪白的剑,剑指着天,天地变色,乌云滚滚,朔风怒吼,几道紫电从天空劈下,把考核台劈出几道裂缝。

沈战的脸扭曲,一声怒吼,挥着剑刺沈火。身后的空中出现一头巨大的狮子,张开獠牙扑向沈火。这狮子是沈战修炼出的兽魂。

沈火的战意陡生,在心里告诉自己,今天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把沈战拿下,交给元老团处置。元老团处置了沈战后,自己就有机会当族长。

沈战的剑芒罩住沈火。风吹起沈火的白发,沈火唤出元力,五颜六色的元力像光圈在沈火的周围飘着,这些元力挡住了沈战的剑芒。

沈火像鬼魅闪到沈战身后,猛然挥动红色的大铁锤,好像有几百斤的大铁锤砸向沈战。沈战躲开了,大铁锤砸到考核台,把考核台砸出一个很大的窟窿,在考核台下穿着白色长衫的考核师摸了摸脸上的汗,觉得沈火的实力太强悍,像有摧毁一切的力量。

虽然,沈战躲过了这强悍的一击,还是受到了伤害,眼角裂开了。沈战的神色变得凝重,一个沈火就能把自己打伤,何况还有沈南宁、沈孤独。

要是他们三人攻击自己,今天自己一定会倒在考核台,以前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倒在考核台,要不是为了保护儿子,今天自己绝对不会倒在考核台。他是自己唯一的儿子,自己不保护,谁保护?

沈南宁和沈孤独对视一眼,同时拿出武器扑向沈战,沈南宁拿着的是收魂塔,沈孤独拿着的是迷魂境。

三个人围攻沈战,沈战心想,他们终于联手攻击自己了,即使,今天自己倒在考核台也绝不后悔。

沈战奋力抵挡三人的攻击,飞到空中,双手握紧剑,对着沈火的头劈下。沈火躲开了沈战的这一剑,大铁锤挥向沈战,沈战贴着沈火的大铁锤来到沈火胸前,剑插入沈火的身体,拔了出来,再插入,再拔出。攻击沈孤独。

‘噗,’血从沈火的嘴里噗出,沈火倒在了地上。

沈孤独飞到空中,把迷魂境对准沈战,一道道白光从迷魂镜射出射向沈战。沈战的身体周围有防护罩,从迷魂镜射出的光射到沈战的防护罩上消失。

源源不断的白光从迷魂镜射到沈战的防护罩上,眼看身体周围的防护罩快被沈孤独的迷魂镜攻破,要是被攻破,从迷魂镜射出的光会射到自己身上,自己会迷失在迷魂镜里。

迷魂镜迷住自己的魂,自己就不能控制身体,他们很容易打败自己。

沈战再催出体内的兽魂,巨大的狮子张开獠牙扑向沈孤独,沈孤独的脸色变了,连忙收了迷魂镜,迷魂镜能迷住人的灵魂,但对兽魂无能为力,巨大的狮子扑到沈孤独的身上,对着沈孤独的脖子咬去,沈孤独的眼里流露出浓浓地恐惧的光,觉得自己要死了。

‘呜呜’兽魂叫了,沈火挥着大铁锤打到狮子的身上,把狮子打趴在地上。

沈战迅速收了兽魂。‘夺命剑,’一声大吼,从雪白的剑上射出几百道光罩住沈火,沈火用大铁锤挡从沈战的剑上射出的几百道剑光。

沈战像野兽一样扑向沈火,对着沈火的眼睛就是一剑,沈火大惊,快速偏过头,躲过沈战的攻击。沈战的剑迅速变幻位置,对着沈火的脖子刺去。从沈火的眼泪射出浓浓地恐惧的光,觉得这回自己死定了,在闪灵山发现的黑矿石自己得不到了,孙儿只能一个人去闪灵山弄黑色的矿石,相信再过几年,孙儿的实力提高很多,一个人有能力独闯闪灵山。

沈南宁的收魂塔对准沈战,沈战用剑刺沈火的时候,身体周围没有防护罩,沈战想着哪怕自己受伤,也要杀了沈火。

‘叮。’沈南宁的收魂塔收走沈战的魂。瞬间,沈战失去意识,握着剑的手失去知觉,剑掉在了地上。

沈君的双手握成拳头打在封印上,很想冲到台上救父亲,可是现在自己被封印封着,无论使出什么样的方法,都不能冲破封印。

沈君就像一头疯狂的野兽,在封印里横冲直撞,终于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苍白,像没有灵魂的人,从脸上流下的汗打湿了地。

夏碧瑶冲到沈君旁边,用手拍打着封印,想要拉着少爷的手安慰少爷。

‘啪啪啪……’沈南宁的收魂塔破碎,碎片在空中飞舞。浑身是血的兽魂张开獠牙咬向沈南宁的头。沈南宁有一瞬间的失魂,不过立即回过神,没有躲避兽魂狮子的攻击,用手把兽魂狮子撕成碎片。

沈战恢复了意识,捡起地上的剑,对着沈孤独刺去,这一剑有睥睨无敌的力量,虽然,沈孤独的身子轻盈如风,如蝴蝶躲闪着沈战这睥睨无敌的一击,还是被剑气震出内伤,摔在地上。沈战一脚踏在沈孤独的肚子上,把沈孤独的尿都踏了出来。

沈南宁使出了他独步天下的‘南域雪飞,’瞬间,他从血人变成了雪人,天空飘起了茫茫大雪,每一瓣雪花都像刀子能伤人,所有的雪花向着沈战飘去。

沈战征战多年,面对这独步天下的攻击也无能为力,只能用防护罩保护着身体,任瓣瓣雪花攻击防护罩,任瓣瓣雪花把防护罩击碎。有很多锋利如刀的雪花射到沈战的身上,点点血从身上飞溅出来,如针扎的刺痛在身体蔓延。

沈战感觉双腿越来越无力,快倒下了,用剑支撑着身体盯着沈南宁。

沈南宁还在施展他独步天下的‘南域雪飞’。考核台上有了一层厚厚的雪花。沈剑飞到考核台,长袖一挥一圈光罩住沈战的身体,再也没有雪花飞到沈战的身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