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天域界

作者:刀剑笑雪 字数:401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天域界,沈君飞得很快,只想赶快赶到宫阙把秋钟离救出来。几天前,秋钟离把他的神诀烧了,沈君神格里的神诀自己燃烧了起来,沈君知道,秋钟离有生命危险。

当年,几个兄弟刚上天域界,约定好,谁要是有生命危险就烧了神诀,只要烧了神诀,每个人神格里的神诀会自己燃烧起来,神诀燃烧时会显示遇到了危险的兄弟的名字。兄弟有危险了,不管大家在哪里?在干什么?都要第一时间赶过去。

想想和秋钟离有很多年没有见面了,这些年,大家在各自的领域打拼着,充满了无奈、心酸、欢笑、血与泪水。

快到碧瑶城,过了碧瑶城,离宫阙就不远了。沈君加快了速度,感觉到越来越多不寻常的气息,拔出风刃剑。前面出现几个人,个个肥头大耳,穿着金色的铠甲,手中拿着金色的兵器。

“沈君,交出九域典,我们就让你过去。”金盔戴歪了的胖子说。

“沈君,你不交也可以,只要从我这钻过去。”大嘴说着,张开两条腿。

“沈君,你要是不交出九域典,我们会杀了你。”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说。

沈君挥动风刃剑,几个人被剑气斩成几半。

‘老大不是说沈君的修为不高吗?’意识还没全消失的胖子想,看向老大的方向。

‘蠢货,’胖子的老大摸了一下八字胡骂着。

杀气如狂浪从四面八方扑来,从四面八方飞来许多人,一眼望去,只能看见人,看不见天了。沈君停了,睥睨着几千敌人,神力灌注到风刃剑上。

“杀!”白发老者喊,几千人扑向沈君。

沈君挥动风刃剑,从剑上发出的金光斩断很多人的头。

胖子的老大叫罗松,没出手,相信几千人可以杀死沈君,就算杀不死,也会受重伤,那时,自己能轻松的杀死沈君,既能为胖子报仇,又能得到丰厚的奖赏。

人太多了,看不到沈君了,只看见残肢,飞溅的血,许多人死前不甘的眼神。一道红光飞来,罗松才发现几千人都死了,红光是沈君,沈君的白衣被血染红,罗松还没来得及动,就被沈君的剑斩成几段。

白发老者跑了,沈君追白发老者。白发老者飞进宫阙城不见了,沈君落在宫阙城的广场上,广场空荡荡的没有别人。宫阙的大门关着,门口蹲着两具黑色的石雕神兽。

广场两边有很多桃花,风一吹似雪片飞舞,落得广场到处都是,有好多片落到了沈君的身上,芬芳四溢。夕阳薄薄的。

披散着黑发的沈君朝着宫阙门口走去,眼神坚毅又有无尽的担忧,不知道自己赶来时,是不是迟了?秋钟离是不是已经遇害?

伸手就要推门时,一股怪异的感觉猛烈袭上心头,沈君飞到广场中央,宫阙的门开了,从里面飞出一头身子漆黑,张着獠牙的独眼怪兽扑向沈君,密密麻麻的人从四面八方飞来,踩碎了桃花,拿着兵器攻击沈君。

沈君的剑把独眼怪兽斩成两半,几息过去,地上已经有几千具尸体。

沈君眼中的夕阳鲜红如血,风更大了,桃花漫空飞舞,像下雪了。

大家同时停手了。

“沈君,把九域典交出来吧,可饶你不死。”白发老者说。沈君看到白发老者了,在几位修为达到冥域境的高手后面。

“沈君,你要是不把九域典交出来,我就把你的头剁碎喂给黑暗兽吃。”脸上有雀斑的瘦子说。

“沈君,九域典这样的神物,你拿着毫无用处,还是交出来吧。”身子肥得像猪的青年说。

“跟他废话什么?杀了他,就能得到九域典……”聒噪声四起。

沈君冷漠的眼神扫过众人,心里的声音说;“你们只知道九域典是神物,里面详细的记载着统一天域界的方法,谁得到九域典就能统一天域界。你们却不知道,九域典被囚心锁锁着,要打开囚心锁,先要找到能打开囚心锁的钥匙,而且修为还要达到破天境。”

“据说,能打开囚心锁的钥匙只有一把,在几万米深的囚心湖中。自己也是偶然得到九域典的,还没找到能打开囚心锁的钥匙。”

心里的另一个声音说;“他们只是要九域典?他们怎么知道自己会来这里?先半路截杀,现在在这里杀自己。自己的每一步都在他们的掌控中。知道自己会来宫阙城的人只有一个,秋钟离,他们要挟秋钟离说出自己来这里?”

“兄弟们呢?秋钟离烧了神诀后,几个兄弟都会赶来的,没看到秋水寒、曲独行、夏语蝶……也许还没到,也许,把秋钟离救出,去别的地方了。”

从身上流出的血越来越多,先和几千人战斗时就受了伤,现在,又遭到几万人的伏击,而且,几乎全是高手,他们一心置自己于死地,今日,自己凶多吉少。

见沈君没有交出九域典的意思,几万人迅速朝沈君靠近,刀剑齐举的攻击沈君。

沈君召唤出神龙,一条金色神龙从天空飞来,张开獠牙扑向几万人,刹时间,烟尘四起,血光四溅,残肢乱飞,广场皲裂,柱子断了,宫阙倒塌,远在几里外的山石也崩碎。

沈君站在神龙身上朝远方飞去,身后,密密麻麻的人追来,几位修为达到冥域境的高手飞到沈君前面,拦住沈君的去路。沈君只得落在石柱上,收回受了伤的神龙。石柱周围烟雾笼罩,下面不知道有多深。

几位修为达到冥域境的高手和密密麻麻的人来了,没有攻击沈君。沈君太厉害了,虽然受了重伤,杀几个人还是很容易的,谁都不想死。

沈君浑身浴血,还是站得笔直,冰冷的眸子扫视着众人。远方,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人来了,近了,是秋钟离。

沈君的心好像被刀割碎,为什么?为什么是秋钟离?秋钟离为什么要杀自己?风吹起沈君的黑发,黑发一点点变白,握着风刃剑的手更紧,妖异的红光在手掌宽的风刃剑上闪烁着。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忽而,沈君举剑向天,几万道紫电劈下,密密麻麻的人惊慌的后退,几位修为达到冥域境的高手也惊慌的后退,完全没有追沈君时的气定神闲了。

沈君挥出风刃剑,一道霹雳无敌的红色剑光带着几万道紫电劈向密密麻麻的人,被紫电劈中的人都化成了灰,白发老者和几位修为达到冥域境的高手也化成了灰。人肉味弥漫。

烟尘散尽,秋钟离还站在前面,神色依然平静,看着沈君。

使出这一剑的沈君彻底的油尽灯枯,剑插在石柱上,支撑着身子。

夕阳落山了,暮色很浓。

“沈君,把九域典交出来吧。”秋钟离平静地说。

沈君看着秋钟离,讥诮地笑了,拿出九域典。

看到九域典,秋钟离两眼放光。

沈君作势要扔了九域典,秋钟离的脸色变了,看他的样子,准备随时扑向九域典。

沈君的两只眼睛闭上,唤出火焰烧九域典,九域典变成了红色的火球。

秋钟离睚眦欲裂,扑向九域典,抓到九域典,九域典却在手心化成了灰烬,望着从手心往下飘的灰,秋钟离的两颗眼珠子快从眼眶里蹦出来,手一伸一柄散发着寒气的透明的剑出现在手中。

沈君的眼睛睁开,脸上的讥诮笑意越来越浓,风吹乱了白发。

秋钟离脸上的肌肉激烈的颤抖,握剑的手却一点也不抖,黑色的神力源源不断地从体内灌注到剑上。雪白的剑变成了黑色,秋钟离挥剑,整个人像剑一样飞向沈君,只能看见黑点,从沈君的身体穿过,落在远方。

沈君脸上的笑消失,身子慢慢的弯了下去,不明白,曾同生共死的兄弟今日为何要这般对自己?真的仅仅是为了九域典?

沈君飞了出去,望着天,暮色沉沉,却好像闻到桃花的香味,好像看到漫天的桃花和雪花,分不清哪个是桃花?哪个是雪花?好像看到漫天大雪的雪地里,一个天使般的女人在那里跳舞,她跳得让人心碎,让人断肠。她是今生总给自己温暖的女人。遇到她时,她才十二岁,‘雪儿,’沈君喃喃。

雪儿舞得越来越激烈,越来越远,好像有无限心伤的事,不然,为何?雪儿望着自己的眼神会有幽怨?这一刻,沈君仿佛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如玻璃碎裂的声音。

现在才明白,虽然,雪儿爱自己,愿意随自己去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愿意永远陪伴在自己身边,愿意为自己遮风挡雨,而自己为了寻武道,多次忽略雪儿幽怨的眼神,多次和雪儿期许的眼神相交而过,雪儿为自己受了很多苦。“雪儿,若有来世,一定好好地,好好地待你。”

秋钟离走了,一身黑色,在白雾中拖出长长的黑影。

白雾中,一个人出现,他穿着红色的长袍,像火焰一般,他的两只眼瞳是蓝色的,他的脸很白,嘴唇很薄,望着石柱,石柱上还有斑斑的血迹,‘你永远不会知道,派几万人杀你的人是谁?真正杀你的人是谁?’他想,转过身,在白雾中越走越远,和白雾融为一体,不见了。

沈君听到什么被撕裂的声音,然后,就完全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沈君感觉头痛欲裂,我不是死了吗?怎么头还痛?睁开眼,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屋里有屏风,自己正躺在柔软的大床上。

“少爷,少爷醒了。”旁边的丫头兴奋地叫着跑出去了。

一会儿:“儿啊。”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进来,然后沈君就看见一个女人进来笑着摸着沈君的脸。沈君根本就不认识这个叫自己儿的女人。

沈君竭力地想,她是谁?头更痛了,记忆纷至沓来。终于明白了,自己竟然穿越了。

这个家伙也叫沈君,和人打仗的时候,被人一砖头拍死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