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错过就是错过了

作者:灵一狐 字数:270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错过的少年时光,是这样错过的吗?如此阴差阳错,终究都成为过往……算了吧。

他的眼圈红了,他握着我的下巴,逼迫我抬起头来。

我恼怒之极,恨恨回瞪他。

他眼里布满了红丝,他紧盯着我,直直地望进我的眼睛:“为什么?为什么不等我?”

我低头冷笑。为什么?你凭什么问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问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离开我?为什么你要娶别人?为什么你今日又跑来问为什么?

逃避又有何用?我心灰意冷,终究抬起头,坦然说道:“你说,你无法反抗你的父君。可是,我告诉你,我就曾经反抗过我的父君!我就拒绝了周天子的求亲使节,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如今,时过境迁,说这些有什么用?大家各自珍重吧。”

我费劲挣扎,不愿意再面对这一切。我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我的名声一直不太好,但是也不想背上“私通”这个污名。

如果你当年能豁了出去,拒绝娶别人,我自然跟我父君死磕到底!只要你不另外娶,就是我父君也不会往死里逼我。今日,男婚女嫁,何须再来问为什么?

他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什么话来。我拼命使劲,甩开他的手,拉下他把在我肩上的手,转身往回走去。我努力昂着头,保持着我的尊严,我的眼前一片迷蒙,我的脚步一片虚浮,似乎每一块地砖都在我脚下磕磕绊绊,似乎每一步都在天旋地转。

背后有匆忙的脚步,有人猝然从后面抓住了我手,他的力气大极了,把我一扯,扯了个回旋。转瞬间,我被人紧紧地搂在怀里。熟悉而陌生之极的木槿花的香味钻入鼻子,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他将我抱得很紧,一遍遍叫着我的名字。他似乎一下子就崩溃,断断续续,颠三倒四地说了一大堆话。泪水迅速涌进了我的眼眶,我想说些什么,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他说他爱我;他说对不起我;他说,他已经动身来齐国再次求亲,却被他父亲拦下来;他说这些年,他一直在想我,一直忘不了我;他叫我不要再离开他。他一遍遍地说,述说他的父亲怎么逼迫他,怎么强横地替他定下婚事;他在边疆,怎么遇到我的哥哥,怎么调查这些事情,试图修复两国关系,怎么被我哥哥故意羞辱,怎么和我哥哥大打出手,怎么在战场上刺伤我哥哥……直到齐晋关系再也无法修复,直到秦国的王姬嫁到晋国。

他一遍遍地重复,他的声音深沉而痛楚:“我想逃出来见你,却被父君严密看守着。我给你写了那么多密信,你也不回,我知道你在生气。我一直想的是,只要你不同意别人的婚事。大不了我先娶孟赢,等一切平静下来,我可以再去迎娶你。她是世子妃又怎么样?封君夫人之时,我还是可以只封你。我听说,你拒绝了周天子和楚国王子的求婚,我多么高兴啊。可是你……”

他有给我写密信?他有动身再来求亲?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啊,好像是上辈子。不知不觉之中,我就错过了一切。

他给我写了一封又一封信,我没有收到,他以为我在生气。

我给他写了一封又一封信,他没有收到,我以为他不要我了。

不知不觉之中,我泪流满面。这些年来,我错过什么?我错过了姬弘,我错过年少时最爱的人,我以为他已经娶妻生子忘了我,而我也心灰意冷,另外嫁给别人。

我们曾经在一起,两个月二十三天,而现在,八年都过去了。

许多以为遗忘的往事统统浮现在眼前,像闪电般一幕幕闪过。那些似红色的海洋的凤凰花,红色的梦幻世界,有清脆的鸟鸣,有丝丝的花香,花架外走过丰神俊朗公子弘。他步伐从容,如闲庭信步。温柔的白衣公子,清贵闲雅,俊美无双。

骄傲的晋国公子,雪白的宝剑,漂亮的剑式,一招一式,极有大国风范。他的双眼蕴藏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高傲和笃定,一双温柔如水的眼波。

他的双眸深邃无比,他的双眼深深望进我的双眼,他的呼吸急促而热烈,眼睛璨璨发光,他的表情那么慎重而认真:“阿璃,我尊贵美丽的王姬。我没有妾室,一辈子也不娶妾,我只娶你一个。好不好?”

……

我泪眼模糊的说:“姬弘,晋君。说这些有什么用?放我走吧,求你了。”

“有用的,阿璃!”他的声音热烈而笃定:“我说有用就有用!”

我心里一阵迷惘:“你想做什么?”

“跟我走!”他眼中闪烁着希冀与渴求的光彩,把我的手握得发痛。“以前是没有办法,但是,现在我说什么就是什么!”

“你……”

他弯腰捡起宝剑,左手死死拉着我的手,力道蛮横,把我往外扯去:“如今,我已经不是公子了!不是任人鱼肉的公子了!跟我走吧,回晋国去,我封你为君夫人。我看谁敢拦我!”

任人鱼肉?原来做公子,也是“任人鱼肉”的公子?过了这些年,你永远听你父亲的安排,一步步苦心经营,终于权倾天下,终于不用任人鱼肉了吧?我大惊失色,恢复了理智,不由打了个寒颤。我的姑姑文姜,一直被骂了多少年“祸水”。原本,她是和秦国的公子定得亲事,谁知道秦君那老不正经的,一见她倾国倾城,居然强娶了她为君夫人。偏偏她又生下了儿子。最后,夺嫡大战热烈进行,直接死了三个秦国嫡派公子,掀起了秦国几十年的滔天内乱,至今杀伐不休,死了无数秦人。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一女两嫁是多么要不得的事情。

我早就嫁了,嫁了八年了。我要是跟他走了,我保证比文姜的名声还糟糕,会成为所有“姜氏”里名声最糟糕的女人,不止抹黑齐国的太庙,还抹黑姬家的太庙。

我转头看他,他脸色发红,双眼泛着光芒。

我在心里叹口气,错过了,终究就是错过了。

我求他:“你理智点。放开我,我已经嫁了,太难看了……”

我脑海里甚至转了转邪恶念头,哪怕大晚上私奔,也比现在这个样子好看罢。不过姬弘这个人,眼高于顶,就算我有这个胆子,他也绝对做不成私奔这样偷鸡摸狗的事情。我呸!谁要私奔呢?

姬弘一脸固执:“我不管!”

我顿时汗颜,私奔,什么跟什么啊?他揽着我,步伐坚定,径直往外走去。从宫中跑出无数的侍卫来,他们举着剑,震惊到不知所措,急急徘徊着。

人群之中,走出一个戴孝的人,一个不戴孝的人。戴孝的是我哥哥姜钰,不戴孝的是我夫君姬筠。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