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惊变

作者:灵一狐 字数:2187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骑在马上,前方山林深邃,秋风渐起,层林染上一片又一片的金色和红色。

姬筠就在我的身边,骑着一匹高大的白马之上。他头戴金冠,紧紧管束着一头长发,身穿黑色猎袍,绣着隐约的龙纹。他身畔是无数随从,和一些举起彩旗的人。

看这样子,像是在打仗一般,不过有我在,肯定就不是这么正经的事情。

一时之间,锣鼓和号角同时大躁,从山林之中,跑出无数禽兽。有一只乌鸦,叫得难听死了,姬筠一箭射去,把它射穿在地。对于山猪野兔之类,我没有丝毫兴趣。禽兽之中,有一头浑身雪白的狐狸,非常漂亮。我一向喜欢披白狐裘,要是有一件白狐裘是自己猎的,该多有成就感啊。我纵马,往那头白狐狸冲去。

姬筠老嘲笑我,说我号称“武姜”,还喜欢吹牛齐国尚武,结果自己对武艺一窍不通。我被嘲笑多了,反正闲着也闲着,我又不喜欢绣花,日子需要消遣,也就喜欢上舞刀弄枪。

几百年前,商朝还流行女子上战场,商君武丁的夫人妇好上战场之事,还被刻在青铜器上歌颂礼赞。可惜,世风不古,到了春秋时期,女子就不准上战场了。我学会了一些三脚猫的武艺,也曾经跃跃欲试想上战场,却被严厉制止,姬筠就带着我,每年秋天,回到猎场,欺负欺负野兽。

那白狐狸拼命往前逃去,爬坡上坎的,我手上羽箭一次次射空。我大怒,用马锥使劲一刺骏马,那马拼命往前一跃。

小白狐狸也跑得有些倦了,在树下喘气。骏马一跃,离它更近了。我抓起羽箭,拉开弓,就准备射去。但觉眼前一黑,一阵腥味扑鼻,从树上盘下一条蛇来。蛇头有碗大,红艳艳的信子。我的妈啊,我这一辈子,最害怕这玩意。

我在惊慌失措之中,连忙抓起马头宝剑,把那蛇砍退。骏马长声哀鸣,前蹄踏空,后蹄拼命一顿,生生站住了。我将缰绳一扯,马头急转就往后面跑去。

迎面正跑来一匹高大的白马,我拉着缰绳,对他高喊:“后面有蛇!”

姬筠纵马上前,宝剑急挥,将那不知死活追上来的臭蛇砍成几段。他踏在自己的马背上,一跃跃到我的马上。

搞什么鬼呢?我转头看去,他的脸色比我还白,难道他也怕蛇不成?

“阿璃,告诉你一件事情。”

“什么?”

“你父亲崩了!”

不可能!去年诸侯会盟时,我还看见了我的父亲,他依然生龙活虎,英武豪迈。他在比武时,还把那些年纪轻轻的武士打倒在地。今年,他才四十七岁,根本算不上老,怎么就突然崩了呢?

我迅速飞驰回齐国王都临淄,自从我嫁出临淄,已经足足八年。我的王兄姜钰都已过而立之年了,我也双十有四。我完全不敢相信这件事情,然而,这个世界有些事情,却不得不信。我想看看父亲的遗体,再看看他的容貌,遗体却被装在华贵的金丝楠木棺材里,隔着那冰冷的棺木,根本看不清楚。

我心里,像是被钢针扎了一般。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不知道谁定的破规矩,嫁出的王女,一般是不能回国归宁。除了去年匆匆一顾,我有很多年没有仔细看过王兄了。他如今已经长出了又粗又黑的大胡须,脸上颇有风霜之色。

齐武公,一代霸主。葬礼无比盛大,诸国都派使节来祭奠,甚至有不少国君不远万里而来,亲自来临淄祭奠。灵棚里人海喧哗,我看到了久违的公子弘,如今他已经是大名鼎鼎的晋武公,传说中,英雄无敌,打遍天下无敌手。他黑袍黑冠,沧桑了很多,却依旧唇红齿白,长身玉立,腰上挂着长长的雪白宝剑。

时间过得真的好快,听说,他现在娶了很多夫人,已经有很多孩子了。

他也看到了我,他的嘴角扯了扯,对我勉强笑了笑,含有隐约的讥诮。我冷着脸,不理他。

很多事情,以为忘了,其实却依然清清楚楚地记得。不知道何年何月,凤凰花树上,曾经有人告诉我:“我哪里都好!你们齐国尚武,号称征战天下。那不是吹牛,我将来一定是一方霸主,打遍天下无敌手。”

也有人对我许下诺言:“阿璃,等着我,我很快回来迎娶你。齐候,肯定有小人搞鬼,我回去一定彻查此事……”

可是转眼他就迎娶了孟赢,封了孟赢为正夫人,很快就有了子嗣……

这些年,周天子依然式微,而且越来越式微。诸侯之中,果然晋国变得越来越强,已经渐渐开始超过齐国,越来越有新一代霸主的意味。

有些时候,听蒙斛和田将军闲聊,我大约也知道。暨国君主姬筠励精图治,现在暨国的版图扩大了很多,暨国的地位比当年不可同日而语。然而,晋国的国君姬弘堪称天纵奇才,晋国国富民强,几乎将边界的小国吞并了大半。连中等国家闾国,都被姬弘长驱直入,一口气打到王都,闾国国君外逃,国土全归晋国。

这些国家大事,我并不是很感兴趣,当年的少年郎如今已经权倾天下,也与我毫无关系。可是,我看着久违的他,心里依然酸酸涩涩的,一阵说不出的难受。

灵堂人太多,哭声震天,我有些发闷。我走出灵堂,徘徊在齐宫。久违的齐宫,天依然这么干干净净地蓝,然而,我的父亲,我那顶天立地的父亲,那偏爱我的父亲,却不见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