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糊涂帐

作者:灵一狐 字数:239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事已至此,已无可挽回,我还是希望求一个明明白白。

他没有回答我,静静望着我。

他的双手骤然覆盖在我的双眼,面前已经一片漆黑……湿润而颤抖的嘴唇沾上了我的嘴唇,轻柔咬着。有什么东西温柔舔着,就像舔着软糖一般,抵着我的牙齿。漆黑的夜晚,唇齿缠绵,炽热而霸道的气息点燃了我两的呼吸。

他把我的下巴上用力一捏,将我的嘴一下捏开。他的气息像条湿漉漉的小鱼,一下滑了进来,贴着我的舌头,攻城略地。

我挣扎着,打他……渐渐地…身子纠缠成一块,我的嘴再张不开说话,这个糊涂账终究没有算清楚。

他究竟是娶我?还是娶齐国?

管他的!

我永远也无法忘记那个梦幻的晚上,他温存抱着我,窗户外面有通红的火光,有人在四处奔跑吵闹。然而我的世界只剩下他,我只有笑,低低呢喃,全身没了半分力气,我抱着他,痴缠着他,不停地在天空飞翔,在天空飞翔……所有的一切都离我而去,只剩下他,他的呼吸,他身上淡淡的香味,他光滑的肌肤,他有力的胳膊……我连笑都没力气,一阵阵无力,一阵阵迷离。一阵阵战栗,一阵阵颤抖,我整个人变得痴傻……我要醉了……我要醉了……只剩下泪水,欢笑,和让人不能喘气的激情与喜悦。我一动也动不了,抱着他,他是我的夫婿,我的夫君……我一辈子依托的人……我爱的人啊。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对他,有了一点点的喜欢……一点点的爱恋?

我好累,沉沉睡去。

等我醒来,感觉有人在摇晃我,我转头一看,窗外时辰尚早。姬筠趴在卧榻之上,带着满脸的喜悦,托着腮,看着我,那对黑漆漆的大眼睛里放着光彩。

他用手轻轻的摇着我:“阿璃,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迷迷糊糊的:“什么?”

他吐吐舌头,咧咧嘴,居然有些羞赧:“我今天没有去早朝,我会不会变成一个昏君啊。”

我张大眼睛,有一丝丝困惑:“昏君?为什么?”

“我好累,起不来,都怪你啦!”

王八蛋,死不正经!我一巴掌向他打去:“我呸!红潇……”

他往旁边麻溜一滚,呲牙咧嘴:“叫她干什么,你不怕她啰嗦你啊?我今天反正也无法早朝了,现在时辰还早,我们偷偷出去玩吧,你坐牢还没有坐够啊?”

我想一想,此言甚对,我真的被关够了,但是有一个现实问题:“我不会梳洗啊。”

“呸!你一个姑娘家,居然不会梳洗。”

我向他翻个白眼:“我又不像有些人,还去敌国做质子,有机会自食其力。”

他微微一愣,无言以对。他往窗子外面一跳,片刻之后,他拿了一套男人的衣冠回来,笑得前仰后翻:“我把我侍卫的衣服都扒了,他急得团团转,笑死我了!”

他温暖的手拂过我的脖子,痒痒麻麻的,他的手拂过我的头发,我的面颊,他将我的头发全部堆在头顶,左挽又挽,扯了一根衣服上的破布条,胡乱盘了个髻。

他哈哈大笑,打趣我:“我也不会梳头,你看上去真像个小道士,哈哈,戴上金冠,会不会好一点?”

呸!谁像道士?

他抱着我,往窗外跃去。小楼外面,是他密密麻麻的侍卫。可怜的蒙斛,被打晕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我有点担心,蒙斛会不会被打傻哦?至于红潇她们,全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半年来,我们日日夜夜厮守在一起,他带着我,偷偷跑出驿馆,满世界闲逛。每天下了早朝之后,他就往驿馆跑,他把公文都弄到了驿馆来批,夜夜都歇息在驿馆。红潇总是很惊恐,害怕真的养下私孩子。幸好,也没有养下孩子。

半年后,我嫁给了他,他用了最隆重的仪式,迎娶了齐国王姬武姜为君夫人。因为我是齐武公的唯一嫡女,世人都称呼我为“武姜”。

我以前看那姬筠,总是一副倒霉相,虽然俊是俊,威武是威武,却成日皱着眉头,像刚刚赌输了一千两黄金一样。然而,真的混熟了,才发现这厮非常爱笑,几乎每句话都是带着笑说出来。

他是那么爱笑啊,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爱笑的人。灿烂星光,就在他的眼中盛放;皎皎明月,就是他周身的光华。

早晨,张开眼睛,枕边是他的笑脸;晚上,枕着他的臂弯,面前是他的笑脸;就连有时候半夜惊醒,看见的也是这厮的笑脸。

有些时候,为了一些小事情,他像个傻瓜般,笑得没完没了,笑得喘不过气来。

他的身上,永远有淡淡香草的味道,他最喜欢佩戴杜衡香袋,杜衡香味飘扬在空气中,甜丝丝的,让世界变得一片甜蜜。

我学会了缝制香袋,学着调香。

我学会了替他梳头、戴冠。

他会打仗,他会开疆扩土……

他会治国,他会厉兵秣马……

他会……

暨国一天比一天强大,我依然过着肆无忌惮的逍遥日子,还是那个无法无天的寄生虫,之前在齐国寄生在我父亲身边,现在在暨国寄生在姬筠身上,嚣张跋扈,无人敢管。

有时候,他从边疆回来,我跑去迎接。只见铁骑飞踏,白马玄袍,不要提有多威武,有多英俊了,如传说中的二郎真君显圣。他从马上飞身跃下,一把抱起我,告诉我,他又打下了几座城池。我越来越觉得,他才是我的盖世英雄。

对了,我弹琴依然和锯木头一样,难听到死,他说,我是属于无可救药的学生,基本可以放弃治疗了。

而……当初的糊涂帐……终究是一笔糊涂帐……我希望它永远永远也是一笔糊涂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