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流言

作者:灵一狐 字数:294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按周礼,为示慎重,天子娶后需一年,诸侯则超过半年。

姬筠现在是国君,娶的是君夫人。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需要花费半年以上。

田夫人告诉我,因为有小人作梗,所以不能让我等在齐国,只有从权,让我先来暨国了。但是,暨候娶妻,齐候嫁女,礼仪是不能废的,所以我必须在驿馆等半年。

红潇和蒙斛脸上带着奇怪的笑容,偷偷告诉我,按规矩,这半年,是不能见暨候的。如果在齐国,自己的地盘,胡来还没有什么。在异国他乡,胡来是要被外人笑的。

我一听这些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脸涨的通红,恶狠狠地盯着他们,瞪得他们满脸冒汗。

呸!谁想见他来着?呸!谁胡来呢?

驿馆之下,我的侍卫们团团围着,这个驿馆很大,我住的是两层的小楼,我真是服了,难道要在这个鬼地方关半年?我就天生坐牢命?

新任暨候每天都很忙,分封大将,铲除异己,扶植亲信……偶然有时间来驿馆,他一走到门口,蒙斛必然挡驾。

蒙斛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正义样子:“暨候请回,我国王女金尊玉贵,决不能于他人留下口实。”

蒙斛也不准我出门,蒙斛一身战甲,每天都正气凛然地持着剑,战战兢兢地站在驿馆的门口,门神一般。也不知道在防着什么,神经兮兮的。

这天大晚上的,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外面有人高喊:“走水了”。火光滔天,蔓延开来,侍卫们也惊慌了,到处救火。

我打开窗户,漫天彻底,一片通红,一个黑色的影子往小楼上面窜来,我一看那身形,连忙关窗。

“砰!”他已经落在地上,笑颜灿烂,脸孔焕发着光彩。他手臂一伸,就往我扑来。

我连忙往后一退,埋怨道:“滚出去!蒙斛呢?”

空气之中,飘着淡淡的杜衡香味。他灵巧往前一窜,已经揽住了我的腰身,屈起手指轻弹,弹了我一个爆栗子,笑道:“蒙斛早被我打晕了,那厮太啰嗦了,跟念经一样。你还指望他哦?你不想见我吗?数一数,你有十五天没有看到我了呢。”

“不想。”

“为什么?”

我撅着嘴,埋怨道:“就是不想。”

“哎呀,都想得冒酸水了,还不想?”

我呸!呸!我悲愤地瞪了瞪他:“呕。”

我的脸上有一片润润的温暖,他的手抬了起来,双手捧着我的脸颊。他偏着头,眼中静静流淌着喜悦的波光,仔细端详了我片刻。

他嘴角带着隐约的笑意,笑得慵懒,暧昧地打趣我:“怎么不想啦?世人都传说,齐国王女和暨国的质子有了私情,齐候为了遮丑,才匆忙把王女嫁给质子。怎么?私情都有了,如今又不想嫁了?难道要等养出私孩子,才想嫁吗?”

我满脸滚烫,大怒:“那个王八蛋说得?我要杀了他!”

他静静看着我:“我说得,你杀了我?”

“你!杀了你就杀了你。”

“哈哈。”他哈哈大笑,他笑得开心无比,我还从来没见他这样大笑过,他看着我,挑着眉挖苦我:“你都说了无数次,要杀了我了。怎么?杀了这么久还没有杀?哈……哈。是舍不得?还是怕杀了我,自己做寡妇?”

我心里又急又气,一股又酸又涩的哀怨打心坎里直往外冒,狠狠地瞪着他,挖苦道:“如今你已经坐上了暨国君主的位置,你的目的也打到了。也用不上我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他坏笑着:“嘿嘿,还得娶了你,齐候才能继续支持我啊。我当时在王都,就听说,齐候虽然女儿甚多,却独独偏爱季姜,果然名不虚传。哈哈,无数太子、王子、公子、世子跑去临淄,最后居然被我娶到了武公唯一的嫡女。”

我大怒,原来真的如此!我心里一片酸涩。

你从一个质子爬上了国君之位,我呢?我明明金尊玉贵,世人现在都在传说我“不洁”,我现在的名声比我两个姑姑还糟糕。

我扁着嘴,觉得好委屈,都要哭了。他对我坏笑着,眉梢眼角满是戏谑,也是调笑。他眼睛亮晶晶的,点点我的鼻子,问我:“就准你气我,不准我气你啊。你那时候,拖着公子弘满临淄闲逛的时候,我有多生气?公子弘那点好,还不是身份比我高贵点,哼!”

我把他往外使劲推着:“你既然这么介意,还不快滚!快滚!快滚!”

他当然不滚,抱着腰,闲闲地站着,跟石头一样巍然不动。我推了他半天,没有推动分毫。我又急又气,一脚就狠狠踹去。我父兄、公子弘都教过我一些三脚猫功夫,他微微一侧身,躲过我的攻击。我再接再厉,转过身子,又一脚向他踹去。他蹦蹦跳跳,往边上避去。

他一边蹦,一边无耻地笑着:“啊呀,我还娶的是一位母老虎啊,我亏大了。这下可怎么办呢?有了私情,又不能不娶。看来,只能娶几位美妾压压惊了。”

私情,私情个屁,还不是你故意的!我最近一段时间,想了又想,总算明白了。他说授琴,却故意撕开我的衣服,就是让我父亲以为我们有了私情,不得不就犯。

一想到此事,一想到他就是在算计我,处心积虑破坏我的名节。我脸“刷”地变得通红,我又气又羞之极,从卧榻拉出我早就准备好的宝剑,向他砍去!

砍死他!砍死他!砍死他!

我往右砍,他身子往左一偏,我往左砍,他身子往右一偏,他得意无比,大笑着:“阿璃,你好歹是齐武公之女,你丢死你父兄的脸啊。你搓死了,往这里砍啊,这边,对,这边……哈哈,搓死了。”

他的身形跟猿猴一般灵活,我砍了半天,每次都差一点,就是砍不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大怒,大声喊道:“来人啊,来人啊,有刺客!”

他一惊,飞快窜到我面前。一瞬之间,我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他的擒拿手一下抓住我拿剑的右手。一对炯炯然的眸子瞪着我,瞳孔放大,猝然吻住了我的唇。

他的手用力揽着我的腰,他的眼睛里揉和着疯狂,也揉和着热情。我微仰着头,看他那俊美而威武的脸孔,恍若可以信仰的天神,又如诱人去地狱的魔鬼。

不知不觉,我闭上了双眼,胸膛紧紧贴着胸膛,呼吸溶成一片,他的舌头往唇齿深处焦灼地探去……探去,越吻越深。好半天之后,他放过我,我们两都剧烈喘气。

我跺着脚,发着脾气:“你快滚!快滚!”

他嘿嘿一笑,将我的剑夺下,扔在地上。右手架在我的背上,左手托在我的腿弯,将我打横抱起:“滚什么滚?还没有养出私孩子,怕王姬不肯下嫁呢。”

我大惊:“你要做什么?我们还没有成亲呢?”

他抱着我,直直往卧榻走去。他的吻凌乱地落下,顺着脖子滑动徘徊。我被吓坏了,使劲打他,他抬起头,含混不清地说道:“呸!还要等半年,反正他们都觉得我们有私情,我们没有私情,多对不起他们啊?”

“不行,你今日必须和我说清楚……”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