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风雨飘摇

作者:灵一狐 字数:3563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我这个祸水站在琴台旁,默默听着这一曲。随着琴声流淌,如泣如诉回旋在行宫,琴声飘扬去大海。风声、雨声、大海的潮声……变得寂静无声,他的头骄傲地昂着,脸上透出丝丝伤感。终了,公子筠缓缓站了起来,收拾瑶琴,往海面走去。

我对公子筠很抱歉,我清楚,我父亲在海上设有岗哨,划船的话,根本过不了岗哨,还容易被箭雨射成筛子。公子筠是游过海,冒着奇险来见我,可惜我真的不能替他做什么。我绝不能与他“有女同车”。

有女同车?公子筠,这是个大争乱世,谁活着都不容易。我和你“有女同车”?你和我“有女同行”?我的未来,我孩子的未来却怎么保证?你又何必逼我?

我已经得到消息,暨候的新质子已经到了临淄几日。公子筠没有任何借口,必须回国了。说实话,据去暨国打探消息的细作报告,他们暨国的内政也一塌糊涂,和齐国一样乌云翻腾。公子之间的争斗也是惨痛剧烈,公子筠回国以后能不能活着,也要看造化。

大争之世,天下就没有一处是净土。一想到公子筠回国其实更加吉凶难测,也许这就是我见他的最后一面。也许我所谓的帮他返回故国,最后只是自作聪明。也许他最终不会葬身在这波涛汹涌的大海,却会葬身在风起云涌的故国朝堂。眼睁睁看着他高大笔直的背影,我心里骤然泛起点点刺痛,恍若有人拿钢针扎我的心一般。

公子筠,别了!

姬筠,别了!

往昔种种,像一场噩梦魇住了我一般……让我迷糊,让我软弱……让我无法分辨这是一种什么感情,我只觉得鼻子一酸。

眼前风雨飘摇,脸上凉凉地洒上雨水。大雨之后的琴台迷迷蒙蒙。雨水如珠帘,珠帘之后有模糊的公子筠的轮廓。我的大脑一阵空白。他恍惚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我脑海一片混乱,轻声自言自语:“公子,还请止步。”

我的声音极其低沉,我以为,除了我自己绝没有人能听见。然而,姬筠的脚步却微微一停滞。

“暨公子,多谢你的琴声。”

姬筠默然“……”

一咬牙,我下定决心,朗声说发愿:“公子授琴之恩,妾身无以为报!恕妾身唐突,大胆揣测公子为何不愿回乡,据细作打听,公子不得欢心于贵国世子。妾身向来有恩必报,我会以你曾在临淄救过我性命为由,求我君父发国书让暨君护你性命,并派护卫暗中护卫你,直到你成功封疆裂土去封地为止。”

姬筠没有回头,声音低沉而固执:“王姬说笑了,小人何曾有点滴恩惠施与王姬?王姬替小人安排得倒也周全,只是不知道王姬以后当如何自处?”

我一笑:“我自然会好好的。”

姬筠骤然回头,孤独而桀骜的眼睛闪过一丝阴森森地愤怒:“王姬高贵,以后自当嫁个达官贵人,相夫教子,夫荣妻贵。”

我没有回答,给他来个默认。

姬筠冷笑:“我终究没有替王姬教授一曲,实在受之有愧。”

“既然公子是来授琴的,愿公子赐教一曲。”

漫天乌云翻滚,压得极低,琴台红艳艳的陵苕花落了一地。琴台风雨飘摇,授琴就授琴,我脚步虚浮而踉跄,将他引入内殿,让他换上干净衣裳。反正我什么都没有干,已经是祸水了,学习学习弹琴怎么啦?大不了祸水到底!横竖我也死不了,至于姓姬的,如此无礼,死了活该!

两架瑶琴摆在几案上,几案分开了几尺远。不知不觉之中,姬筠来到我的身后,挑着我的琴弦。

他坐在我的身后,挨得那么近,那么近,他低声说:“王姬,我带王姬弹一曲吧。”

我点点头。

恍惚而心碎的琴声就在耳边,琴声破碎而酸楚。我感觉心跳得厉害,莫名的紧张,欢愉中带着害怕。红烛高燃,暧昧的淡黄烛光照耀着面前一双修长的手。这双手流畅而自如地拨动着琴弦,琴声如泣如诉,又像是喜悦又像是伤悲。

我的手按在琴弦上,琴音一片混乱。

温热的气息在耳边盘旋,温柔的话语流连在耳畔:“王姬,应该这么弹,王姬微微走神了,我带王姬再弹一遍吧。”

琴声流淌,恍若很多很多的回忆魇住了我一般。他就坐在我的身后,我看不见他,也不敢看他,他将我半抱着,一双手虽然在扶琴,胸膛却紧紧贴着我的背,他的呼吸喷在我的脖子上,让我心慌意乱极了。

他将我的手温柔拿起来,温热的掌心对着我的掌背。他修长的手指微微一屈,指尖若有若无拂过我的手背。他的指尖似乎带着微弱电流,我的手不禁一颤,被他的手放在琴弦上。他轻轻地笑了:“王姬,手这样放。”

我的脸火烧一般。

我四处一看,偌大的宫殿之上,但见昏暗模糊的烛光流淌,却不见一个人影。而他的气息离我的脖子越来越近,他的侧脸几乎已经贴着我的侧脸。

往昔姓姬的来,从来没有进过内殿,在琴台弹完琴就走。侍女、侍卫们虽然怕他惹祸,却也怕我翻脸,见他只是在外面弹琴,所以也没有上报。

如今我将他引入内殿,这祸事真大了。关系到王姬的名节,侍卫们也狗急跳墙,胆小怕事的蒙斛和红潇两人一合计,终于上报了。

明明说的是授琴,两个人却暧昧起来,他将我抱住,带着让人无法抗拒的蛮力。

我再也挨不住了,飞速站起来,又喜又怒又急又羞责怪道:“公子自重!哪有如此授琴的?”

我拔腿就跑,心里却又苦涩涩的。

后面的脚步响起,烛光之下,一个修长的影子飞快扑来,像一只黑色的鹰隼,一双长臂一扣,我被扯在了他的怀里。他呼吸凌乱,声音急迫:“国君不同意,王姬也那么狠心……”

“不是,我……“我心里着急,不愿意他误会。”只是这般,与礼不符。”

“阿璃……”他的声音深沉而痛楚,做梦一样呓语:“阿璃,再见了……”

我一直不敢面对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不杀他,为什么我千方百计保护他?因为他是狗屁暨国的,我自然不会爱他!可是为什么我不能拒绝他?他对我如此无礼,我早应该杀了他的!我早应该剐了他!

这都是为什么?

因为我在爱着他!

因为我一直都在爱着他!

他长叹一声,抱得更紧:“国君既然不允。这事,还要看王姬的决心。”

我挣扎几下,他的长叹之声那么哀伤,让我心里如同被针扎一般,不详的感觉在我心底升起。我在他怀里,一动不动,小声问道:“公子,何出此言?”

“我不日即将离去,若王姬一切守礼,我两……“

“不会的。”我心里忽然大悲,狂乱的悲伤充满了我的心头。

我脑海里突然冲上了疯狂的想法,我想嫁给他。他是我想嫁的人,我一定要嫁给他,不惜一切代价。

”王姬,我对你渴想久矣,你对我难道没有情意?”他呼吸急迫,出气声粗重无比,一个吻印在我的脖子上。

我偷偷转头,偷偷看他,他的脸庞散发着异样的光芒,被热情所涨红了,那眼睛热烈而疯狂。

他的吻凌乱地落下,顺着我的后脖子滑动徘徊。他有力的双臂将我身子抱紧,骤然一转,使我转过身来。我如今退无可退,面对着他。他比我高那么多,锦袍半敞,裸露着紧实的肩胛骨。我脸孔烫的惊人,微仰着头,看他那俊美而威武的脸孔,恍若可以信仰的天神,又如诱人去地狱的魔鬼。

“不可如此,与礼……”

他温热湿润的唇骤然落在我的唇上,轻柔咬着,让我的话说不出口。唇齿缠绵,他的气息,让我麻痹,让我发抖,让我软弱,让我没有一丝力气。

我感觉自己沉入一个深潭,明明知道不妥,明明想着反抗,却一点一点……陷下去……陷下去……越来越无法呼吸……越来越无能为力。

“国君驾到!”一声通传之声嘹亮地响起,大殿门口,走来一群模模糊糊的人影。

我急忙挣扎,害怕父亲看见这个丑样子。他却牢牢抱着我,双手抓住我背上的衣衫,一用劲,撕裂了我的衣衫。轻薄的绸衣从背后整个撕裂开来,刺耳之极“嗤、嗤”。

他狠狠撕扯着,大片的丝绸,被他踩在地上。

他是个疯子!

父亲进殿之时,姬筠正紧紧抱着我,我的衣衫破碎凌乱,肩膀和背,手臂……大片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

父亲被气得呆住了,站在那里,手都在颤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