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有女同车

作者:灵一狐 字数:270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时光静静过去了,琴台旁边的凤凰花开了又谢了,桂花的香味开始浓烈飘扬,琴台之上,盛开了很多红艳艳的陵苕花。秋风渐起,天气转凉,我挽低头发,穿着飘逸的绸衣。从初夏到暮夏,再从暮夏到中秋,行宫寂寥,渐渐消息隔绝,也不知道外面现在是什么样子。

一日,掌灯时分,我在行宫里闲得无聊,和侍女们下棋消遣,远远传来悠远而熟悉的琴声。我大惊失色,连忙跑出去看。琴台之上,一个人缓缓站了起来,俯视着我。

侍卫们在琴台之下,团团围困,刀光和剑光闪亮成一片,侍卫长蒙斛无可奈何之极,无助地看着我。

我瞪着他,秋风送爽,他比往日又黑了一点,大约是夏天晒得,眉峰依然飞扬,刀刻般坚毅。他眼光坦荡,回看着我,毫不惧怕,我无奈得笑了。

你那么拽,不过仗着我心软,没有狠下心杀你,臭屁个什么?

闲着也是闲着,我反正也是无聊,我走近他。他见我走近,吓了一跳,脸上浮现不敢置信的表情,惶急退后了一步。

我偏着头,笑着问他:“你又来干什么?暨国的新质子还没有来吗?”

“我……我……王姬,我来和你告别。多谢王姬,我的三哥来换我啦,从此我可以回去做公子。锦衣玉食,尊贵威严。”

“哦,恭喜你了。红潇,替暨国公子打点一份贺礼,恭祝公子厄运到头,从此得归故里,海阔天空。”

我屈膝,对他敷衍了一个屈膝礼,转身回寝宫了。

那一夜的琴声,丝丝绕绕,在夏风之中,没完没了,一直从掌灯弹到明月当空,再从明月当空,弹到启明星亮起。

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红潇问我:“殿下,岂有此理!干脆杀了算了,殿下,何必顾惜他?”

对啊,我顾惜他什么啊?

杀了就杀了!烦死人了都。我披上衣服,往琴台走去。这乌龟王八蛋不睡觉,别人还要睡觉呢。琴台上,他依然弹着琴,可怜的侍卫们,拿着刀剑站在琴台下,个个东倒西歪,都快睡着了。蒙斛在晨风之中摇摇欲坠,哭丧着脸,就跟撞上煞神一般。

清晨的海风吹得人有些微凉,我走上琴台,无可奈何问他:“你究竟要怎么样嘛?你不要说你要向我求婚,我父兄不会同意,就是我本人也不同意。我不会嫁给你,算我求你,你回去了,好不好?”

弹了一晚琴,琴弦上血迹斑斑,我忍不住心里烦躁,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陵苕花灿烂盛开,一团团一簇簇,像一片天火点燃了翠绿的叶子,血一般的红。他站了起来,凝视着我。他有一副铮铮铁骨,嘴唇抿着,全是坚毅和力量,在那些美丽繁盛的陵苕花下笔直地站着。

他淡然问我:“你求我做什么?”

我一夜没有睡,头昏脑涨之极,心一横,豁了出去,颠三倒四说着:“公子。你一直还活着,是因为我一直费劲隐瞒,费劲保护。可是你一直这样来,万一小人啰嗦,你要知道,我其实毫无实权,无法保护你。公子,从我第一次见你,我就觉得你是一个英雄。我并不想双手沾上你的鲜血。我求你,自己爱惜自己的贱命……我求你,好不好?”

从他打败我王兄那一刻,我想,我怎么也狠不下心去杀他。

他对我笑了一笑,他的眉目都舒展开来,笑得好看极了,露出两个小酒窝,和雪白的牙齿,他眉毛一挑,挖苦我:“我是个英雄?狗熊吧?贱命是我自己的,我都不顾惜,王姬顾惜什么?”

公子筠是个十分难得的美男子,俊美出尘。他笑起来,实在很好看,清亮的眼眸带着喜悦,不要太蛊惑人心。

我被气了个怔。

过了几日,暴雨天气,海上风大浪大,他又来了。他告诉我,他三哥已经到了王都临淄。这下他真的要走了。在前几日,他又向齐国国君上书,希望能娶我为妻,再一次被拒绝了。

谢天谢地,我哥哥最近在边疆打仗,战况危急,没有精力回国揍他。

边疆烽火连天。据说,因为上次楚国王子旦在临淄被刺,事情闹大了,最后也没有抓到凶手,让楚国君王大为不满。王子旦的伤势严重,回国养了好久,楚穆王大怒,越过一些小国,在边疆挑起事端。

齐国在大周的北边,楚国在大周的南边,这两国中间隔着鲁、宋、陈、暨、卫……等国家,两国纯属风马牛不相及,这都能打起来?我看到记载这条消息的羊皮的时候,双手都颤抖了,简直想替天行道,立马杀了自己。

齐楚全面开战,非同小可,我觉得自己真是彻头彻尾的扫把星。据说,九州七国,都很同意我对自己的看法,说我是当世第一祸水。

真是十分晦气,让我哭笑不得。别的祸水好歹是出嫁之后,才变成祸水的,我这还没有出嫁呢,就成祸水了!

“王姬,我来替你授琴。”他的全身湿透了,语气坚决。他那么高大,目光炯炯,有种高高在上傲视天下的风度。

他默默地坐在琴台上,从牛皮制成的琴套里,取出自己携带的七弦琴摆在几案上。

琴声清越,柔和的宫灯光芒照在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感伤。弹到动人心魄之处,他昂着头,闭着眼,不看任何人,手上流畅自如地拨着琴弦。

他就像一尊玉像一般,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感伤,自顾自弹着七弦琴。外面风雨交加,琴台只有一个琉璃瓦铺成的房顶,在哪里弹琴,斜风吹着雨滴砸在他的身上、琴上,让琴声有些呜呜咽咽,平添一份凄凉。

他的侍卫之中有彪形大汉,随着他的琴声,沙哑着唱着一首歌。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

我站在琴台旁,默默听着这一曲。随着琴声流淌,如泣如诉回旋在行宫,琴声飘扬去大海。风声、雨声、大海的潮声……变得寂静,他的头骄傲地昂着,脸上透出丝丝伤感。终了,公子筠缓缓站了起来,收拾瑶琴,往海面走去。

我对公子筠很抱歉,我清楚,我父亲在海上设有岗哨,划船的话,根本过不了岗哨,还容易被箭雨射成筛子。公子筠是游过海,冒着奇险来见我,可惜我真的不能替他做什么。我绝不能与他“有女同车”。

有女同车?公子筠,这是个乱世,谁活着都不容易。我和你“有女同车”、“有女同行”?我的未来,我孩子的未来却怎么保证?你又何必逼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