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除非我也是个疯子

作者:灵一狐 字数:3022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那个公子筠是个疯子,我的嘴唇破了,一摸满手都是血迹,也不知道是他的还是我的。沐浴时,侍女们吓得魂飞魄散,惊恐地告诉我,我的肩膀红肿了好大一片。

疯子!我以后还是少出宫,免得遇到他。

我想我也是个疯子,因为我受了如此奇耻大辱,我却瞒下了这件事情,没有告诉父兄。尽管他如此无礼……我还是不想杀了他。我不愿意去想为什么,我也不愿意去想该怎么办。

反正,说破天,我也不会喜欢他,喜欢一个质子,喜欢一个暨国的疯子?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凭什么啊?凭~什么啊?

我喜欢他?除非我也是个疯子。

我躲在宫里,等着下一次盛宴。

等着,命中注定的夫婿。

我今年二八年华,还不想自杀,日子总得过下去。只要苟活于世,王姬必须得嫁人,父亲会逼迫,世人会议论。所以我必须找个人嫁了,这就是我的命……我的命中注定……我已经认命。

既然公子弘彻底不要我了,既然我和他无缘,那么,嫁谁不是嫁?等有一天我变成周王后,那姬弘带着孟赢来京都朝拜我们的时候,我一定要好好地羞辱他一顿!让他跪着,不让他起来!他想做诸侯之中的霸主?哼!等诸侯会盟之时,我偏偏要阻止!

我要让姬弘知道,不是他不要我。而是因为,他只配给我做臣子!

我越想越美,简直想立即嫁给太子曦。然而,事情很快就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这个世界一定有很多,很多的疯子。真的,什么样疯狂的事情都能发生,我简直无语梗咽了。

盛宴迟迟没有举办,对外宣布,太子曦因为水土不服病了,国宴暂缓。其实,我的父亲偷偷告诉我,太子曦在路上遇刺,对方用了毒箭,射!伤!了!太!子!曦!

真是匪夷所思,整个世界都疯狂了,居然有人刺!杀!当!今!太!子!

对方还用羽箭,射了文书。

不但太子曦,楚国的王子旦,吴国的公子喜,郑国的公子珞……都在路上遇刺,都没有生命危险,但是都多多少少受伤了。

刺客人数众多,黑巾罩面。他们武艺高强,铁骑飞踏,尤其精于骑射,应该是行伍出生。但是,他们并不赶尽杀绝,只是射出文书警告各位公子。

文书上写得清清楚楚,齐国王姬甚多,求娶谁都行,就是不能是季姜,不然,等着和大国结仇。

因为是在路上遇刺,说不清楚到底是谁干的。我父亲震怒无比,却毫无办法。我跑去看那太子曦,他不愧是倾国倾城的新王后的儿子,是一个白莲花一般俊美的秀丽公子哥。他被箭毒所伤,满脸雪白,气息微弱。他说,王室如今式微,也不愿与大国征战,他是不敢求娶季姜了,愿娶其他王女。

太子曦对我微弱笑笑,让我入赘冰窟。

父亲是真的比较疼女儿们,由着女儿们自己选择。未嫁的王女们从齐宫一窝蜂跑去驿馆,一见到他,都很喜欢他。王女们明争暗斗,花样百出,快争破头了。最后,果然一语成谶,我的五妹姜琬和他彼此很喜欢,慎重定下了婚约。

其实我也很喜欢太子曦,他长得很秀美,乍一看,恍若……恍若公子奕。俊秀的储君,像白莲花一般俊美的天下之主,哪怕嫁给他也好啊。

可是……他们都在风言风语传说,刺客如此强横,此事八成是晋国公子弘干的。晋国的实力太强大,如今天下,齐、晋、楚、秦四国最强,如今,晋秦已经联盟,晋国更是如虎添翼,谁也不愿意得罪未来的晋国国君。

未来打仗还是小事,最害怕的是,在回国的路上被刺杀。千里迢迢的回乡路,敌在暗我在明,太容易吃亏了。

说实话,周王室虽然比当年差远了,毕竟是名义上的天下共主,也没有差到就要害怕诸侯国的地步。我心里又急又气,很看不起太子曦,胆小鬼!懦夫!不是男人!被刺了就这么害怕。天子的储君这般柔弱,怪不得好好的大周天下,一日比一日分崩离析。

娶谁不是娶?娶谁不是联姻?我的妹妹们都很漂亮,个个国色天香,很快就定下了几桩婚事。

我真是天煞孤星的命运,呆在每日喜讯连连的齐宫里,心情真是糟糕透了。父君说,替我彻查此事。楚国的王子旦倒是一点不怕事,放下豪言壮语,他就偏偏要娶我,大不了将来和晋国打起来。这年头,反正也是打来打去,边疆常年战火纷飞,打就打!谁怕谁啊?

齐楚联姻,这本来是大喜事,我父君高兴地要命。可惜王子旦长得真够矮的,就比我高一点点。我看着他的长相,实在有些勉强。我父亲对我很生气,说矮怎么了?矮又不是公子旦的错。问题是,喜欢个子高的美男子,也不是我的错啊。

我和父亲又吵起来,父亲宣布这次不管我同意不,齐楚必须联姻。我心灰意冷,也打算认了,将来真做了楚国的王后,也挺威风的。过了两日,情况急转直下,王子旦被!刺!杀!他居然受!重!伤!了!

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比彗星撞了地球,周天子自杀身亡还让我震惊!如果说,刺杀太子曦的人是得了失心疯,但是遇到神医还勉强有救的话。那么刺杀王子旦的王八蛋绝对是丧心病狂,绝对无药可医!因为这个春秋乱世,只有两个国家是称王的:周王朝和楚国。中原诸国打得战火纷飞,但是基本还在名义上尊崇周天子,其中以齐国最能打,晋国最强盛。但是南方的楚国却直接称王,单论他的国土面积,就有差不多两个齐国那么大。楚国是唯一一个既有王位又有实力的国家,楚国根本不怕和任何强国打仗!谁敢去刺!杀!未!来!的!楚!王!

这么说吧,我父君——当世霸主,见了太子曦,还得三拜九叩。王子旦见了太子曦,就随意点点头。

在齐国的最高级别的馆驿,别国王子被!刺!受!重!伤!而且,现场发现了我哥哥齐国世子府的剑蕙,这是严重到无法再严重的外交事故。我的父亲焦头烂额,暴跳如雷,将我这个害人精往洛海行宫一关,召回我在边疆的哥哥,开始彻查此事。

王子旦暴怒无比,声称他在打斗时候,扯下刺客的剑蕙,结果那剑蕙精细无比,调查来,调查去,居然出自齐国世子府。我父亲连忙辩解,我的哥哥凭什么要去刺杀王子旦这么高贵的客人?再则,如果姜钰要刺杀王子旦,怎么可能蠢得用世子府的刀剑?

父亲一声令下,全城禁严,挨家挨户搜查可疑人员,凡是外国人,无一不被严密监视。全城搜捕,连苍蝇也不准出城。御林军每日在街上跑来跑去,满城风雨飘摇,风声鹤唳。

无数人被抓了起来,投入大牢。大街上,天天鬼哭神嚎,阴风惨惨。

在这个年代,王姬甚多,包括周天子的女儿们,王姬就像是王室的礼物,你送我送大家送,还可以批发送。当年,晋国公子重耳去秦国做客,秦伯看重耳极其顺眼,一口气送了他五个王姬!唯独父亲从小偏疼我,许我亲自选婿,本是风流美事一桩,想不到居然引来一次又一次的风波,父亲真是震怒极了。

这下彻底没有人娶我了,天地一片清净。

洛海行宫建在海边,远离王都,那个烦人的公子筠被困在王都,也不再来骚扰我。

我静静地等着,等我年纪大了点,嫁不出去,只好降价处理,便宜嫁给本国贵族。

这也是我一开始的夙愿,挺好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