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周天子的储君

作者:灵一狐 字数:3414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又过了快一月,王城已经陆陆续续来了很多公子,周天子的储君已经到了。全宫,所有未嫁的王姬,还有全城的少女都激动起来了,沸沸扬扬地议论着,不知道这位储君怎么样。

储君,长得俊不俊?

储君,性格好不好?

储君,他会喜欢谁?

储君,有多少妾室?

……

自从周幽王姬宫湦烽火戏诸侯之后,犬戎攻入西周都城镐京,天下大乱,周天子日渐式微。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周天子在名义上,依然是天下之主。

说起来,齐国的王姬嫁给周天子,是历史传统。历朝历代,无数姜国王女嫁给周天子。比如周宣王之后,也就是周幽王之母,就是我齐国王姬。反过来说,齐女生下这等祸国殃民的幽王,也算证明了,齐女果然自古多祸水。

初夏,草长莺飞。太子到临淄那一天,全城热议,繁华如梦,跟过节一样。连我也没有见过这种排场,那架势,官道正中一条红毡一直铺到城外,几百依仗队伍,举着明黄华盖,羽扇宝幡,浩浩荡荡。

八匹白马拉车,一色雪白的高头大马,连马蹄铁也是金光闪闪的。金灿灿的香车,车上蜿蜒着九条威风凛凛的金龙,车如流水马游龙。前前后后,簇拥着无数侍卫,个个金盔明甲,甲胄鲜明。

齐王亲率文武百官、世子公子,出城八十里迎驾。齐王与贵族们跪在地上,恭恭敬敬地叩首,行君臣大礼。

大道两边跪着人山人海的子民。少女们头都抬酸了,万分失望。我和姜琬也很郁闷,我们废了老大劲,偷偷从齐宫里面跑出看热闹,可是储君藏在帘幕之后,华贵帘幕将车窗遮得密不透风,根本看不着。

我和姜琬骂骂咧咧地往回走。一个大男人,坐个车,还把帘幕遮得密不透风,真是太娘娘腔了……太烦人……

姜琬拉着我的手,穿街过巷。她满眼憧憬,眼中飞出无数小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她酸溜溜地挖苦我:“你愁什么啊?反正他是奔着你来的,国宴上,你总会见到他。三姐,据说储君是倾国倾城的新王后之子,他会不会长得比公子弘还俊?”

我反唇相讥:“我天煞孤星的命。万一,他看上五妹你。”

姜琬小脸绯红,急匆匆地说:“那正好!三姐你不要和我抢,你不是说,你要嫁不娶妾的人吗?天子有御妻三千啊……”

我正要反驳,忽然吓得有点呆了。我们是在一个小巷里穿行,巷子两边是高高的官邸院墙。天杀的,从巷口钻出来一群黑衣人,杀气腾腾。我和姜琬微服出门,只带了几个心腹侍卫。

蒙斛脸白了白,举起宝剑,就站在我和姜琬面前,姜琬拉着我,害怕得发抖。

黑衣人之中,走出黑衣、黑冠的公子筠。他星眉剑目,俊朗无双。他巍然站在众人面前,目光锋利,有一种炽烈而凌厉的光芒,他那么高,俯视我们,凛然如天神。

“我想和姜璃说几句话。”

蒙斛厉声喝道:“大胆,王姬名讳,岂是你直呼?还不退下!”

“我要和姜璃说话。”

蒙斛二话不说,举起剑就刺去。两个黑衣人的宝剑一架,把蒙斛架开。蒙斛一下变得如猛虎一般,拼命反扑。侍卫们一拥而上,眼看刀剑林立,就要打起群架来了。

“住手!”我大喊道,心里好生厌烦,跺跺脚,对着蒙斛说:“你们先退开,横竖暨国在哪里,他敢怎么样?等我出了事,就去灭了他的国。”

我一说灭国,姬筠的脸上,果然白了一白,他狠狠地瞪了瞪我。

侍卫们散开,只剩下我们两个。他瞪着我,我也瞪着他,我们彼此都不说话。

他脸上怒气正盛,目光阴狠,像要在我脸上瞪出两个洞才罢休:“听说,是你让齐候发国书回暨国,要求更换质子的?你就这么想我走吗?”

我仰着头,翻着白眼:“狗咬吕洞宾。你就这么想在这里做阶下囚,被人呼来喝去,挨打弹琴。回去做公子有什么不好?”

他蛮横不讲理:“不好!”

“哪里不好?锦衣玉食,高贵威严,还可以娶妻纳妾……”

“哪里都不好!”

我忍不住笑了,虽然说,他这样胆大妄为,毕竟是个十八岁的少年,真够胡搅蛮缠的。

说真的,公子筠长得这么好,回国后,以公子之尊,一定会风靡万千少女。

哼!我才不在乎呢。

见我笑了,他脸上也露出无奈的笑容,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尖声挖苦我:“你迟早也能见太子曦,还需要这样出来看御驾,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嫁给他,忘了你的公子弘了吗?”

王八蛋!骂人专揭短。我心里腾起了重重怒火,我最讨厌谁提那个名字,我骂道:“关你屁事!你这样无礼,早知道杀了你。”

他的目光炙热,他向我走了一步,逼视着我,声音黯哑:“那你为什么不杀?你舍不得?”

你敢惹我?以为我怕你?我仰起头,声音平静,非常认真的回答:“晋公子弘说过,你是他的朋友,我想,我杀了你,总归对他不起,以后见到他……”

他果然被我激怒,目中凶光大盛。他冷笑着,仿佛有无穷愤怒,无尽悲哀:“你是为了他?你以后还想见他?晋国已封孟赢为正夫人,据细作报,孟赢已经怀孕,晋国大赦天下。你还准备怎么见他?做妾室吗?做丫鬟吗?让你的孩子做庶子吗?我们两个,究竟谁比谁更会做梦?”

我心里一片荒凉,有什么在我心里彻底破碎了,碎成狼狈的一地,再也捡不起来了。我的眼中酸酸的,心里又苦又涩。孟赢怀孕了吗?孟赢是他的正夫人了吗?

呸!呸!呸!我才没有那么没有出息呢。谁怀孕,谁做正夫人,关我~屁事!关我屁事!关我~屁事!关我屁事!

我仰着头,骄傲地看着他点头,我笑容灿烂,连声问他:“难道是为了你?你想娶了我,得到我父兄的支持,各路诸侯谁不是?我凭什么要便宜你?你以为我会不知道你的如意算盘?你算老几?我凭什么要嫁你?你又有什么好?我凭什么会为了你?”

他的语调渐渐变得苍凉,凶光渐渐熄灭,他的目光中有那样多的落寞。看着他的落寞,我有种报复的快感,叫你不要再缠着我了,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他缓缓向我走来,眼里是深深的刺痛,他对我说:“那你杀了我吧,我跟公子弘不是朋友。”

他的身形高大,气势迫人,让我生出压迫窒息之感。他往前一步,我就往后退一步,很快,退无可退,背靠在一面土墙上。

我顿觉失算,这个公子筠是个疯子,我还是不惹他来得好,我迅速转身,拔腿就跑。

有强劲有力的胳膊,抓住我的双臂,一把将我扯入他的怀抱。有陌生的浓烈男人气息,直往鼻子里钻。我连忙挣扎,心中羞愤难言,早知道杀了他!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他将我抱离地面,我的背被他用力抵在土墙之上。他紧紧的拥抱让我喘不过气,他的指甲深深的掐入了我的肩膀里。他的双眼瞳孔迅速放大,脸上是疯狂而炙热的光芒,粗重而混浊的呼吸向我喷来:“你知道,什么叫做无礼吗?除了身份,姬弘那点比我好?”

他把我弄得好痛,我使劲挣扎,他把我双手紧紧压制住。然后,他的头俯下来,灼热的嘴唇一下子就盖在我的唇上。润湿的,薄薄的嘴唇颤抖着,陌生而霸道的气息堵在唇齿之间。他急迫啮咬着,让我嘴唇刺痛。

我拼命咬着牙齿,他的唇齿霸道无比,拼命攻城略地。撕咬间,有血腥味从我们的嘴里穿出,鲜血从他的嘴里流出,他的脸一片扭曲。

他的舌头被我咬伤,表情凶狠,语言含混:“姜璃,今日,我就对你无礼了,你要杀了我就杀!只要你不杀,你就是喜欢我,你一天未嫁,我一天都不会离开。”

我恼怒得失去了理智:“姬筠!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杀了你!扒了你的皮,灭了你的国!”

他放开我,大步走开了。

我一定要杀了你!扒了你的皮,灭了你的国。!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