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九州七国

作者:灵一狐 字数:2888
此书首发于【凤鸣轩】, 114啦小说获权转载公众章节

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出门不再需要披着白狐裘了。

隔三差五的,洛海行宫里,琴台会传来令人心碎的琴声。公子筠每次游海来,换了衣服,在琴台自顾自扶一曲,骑马离开。

我基本不见他,他却经常来。琴声凄凉,如泣如诉,在天空,在沧溟,在行宫……悠悠飘扬。

我刁蛮任性之名远播,宫里的人都怕我不讲理找她们晦气,也怕公子筠惹出事来。她们煎熬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既不敢逆我的意,往上报告;也不敢任由公子筠胡来。

幸好,海上潮起潮灭,风大浪大,海上经常漂来公子筠的随从,尸首恐怖之极。

而,公子筠,他的身影也有段日子没有看见了。

也许在海上淹死了吧,也许,终于想明白了吧。

暮春四月,我的哥哥姜钰总算从战场回来了。齐、晋,当世之大国,一打起来就烽火连天,哥哥在战场上厮杀几月,总算渐渐平息下来了。

哥哥在战场上呆了八,九个月,烽火和鲜血将他染得更加英豪。一身银甲,披着玄色绣龙斗篷,威风凛凛,一身是凌冽而沉敛的杀气。他奔向我,欢声大笑,一把将我抱起来飞旋,连连对我说着抱歉。

他的笑声爽朗无比:“阿璃,你的生日我居然不在,都怪该死的晋国!哈哈,我给你带来了好多好东西,你瘦了,那个王八蛋欺负你了吗?阿璃,再过半年,哥哥替你择婿,把我们王都的英雄豪杰全部召集起来。”

他抱着我,亲亲我的脸颊,絮絮叨叨说些战场的趣闻,告诉我,晋国那些大将是多么脓包。

齐晋交恶,战火虽暂停,关系却彻底破裂了。

我心绪不宁,勉强笑着。

哥哥抓起几案上的玉瓶,“啪!”地摔在地上。

我一惊,大大小小的侍卫、侍女、嬷嬷……惊慌万分,连忙战战兢兢地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喘。

“你们这些废物!我好好的王姬,交到你们手上。变得这样憔悴和消瘦,你们是怎么伺候的?”他皱着眉,指着侍从们,如雄狮发怒。他转过头,柔声问我:“阿璃,他们谁不听你的话吗?他们欺负你了吗?告诉王兄,是谁不想活了!”

我知道我哥哥性如烈火,杀人如捏蚂蚁,连忙笑道:“哪有,谁敢欺负我?我只是好久没有看到哥哥了。王兄,你脸上多了一道疤呢。”

哥哥的脸上,有宝剑划过的长长疤痕。

哥哥讪讪一笑,转移话题:“多道疤算什么?好啦,我的王姬,高兴点,给你讲个好消息,我和母亲商议好了,回头就让父亲放你回宫。”

王兄兴高采烈地和我聊天,和我下棋,教我武艺,给我吹牛他的丰功伟绩……

“阿璃,给你讲个笑话,你还记得暨国公子筠吗?”

我略略吃惊,连忙扯谎:“去年国宴,见过一次。”

“那厮无礼,那么看你,当时真该把他眼珠抠出来。那厮……哈哈。笑死我了!前段时间,暨国派使者送来国书,替公子筠求娶你为妻。哈哈……我真是笑掉牙了,不给那厮一点教训,他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呢。”

确实是笑话,侍女和侍卫们都哄堂大笑。

姬筠是个小国质子。

质子的身份,看上去是高贵的国公子,其实就是一个随时可能被杀掉祭旗的人质!如果齐国那天看暨国不顺眼,就会杀掉质子姬筠,以他的血来祭旗,涂抹军旗和战鼓,再兴兵讨伐。

在这个周天子微弱,强国疯狂讨伐小国,开疆辟土的混战年代,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

每次父君和哥哥征战回来,会告诉我,齐国的疆土又大了多少,然后给我带些当地的好吃的、好玩的。

小国的质子,囚犯一般,跟狗的待遇差不多,狗还比他们安全呢。

我吧,长于宫廷这种富贵又险恶的地方,从小就五毒俱全,一双势利眼。我很贪心,对于未来的夫婿,我又爱容貌,又爱权势,又爱文采武才……对于美男子,我向来是花痴的。对于能打的美男子,尤其花痴。不过,我这个人势力惯了,只嫁大国的顶级贵族,是我人生的基本原则。我的母亲一遍遍告诉过我,千万不能嫁到小国,不然随时准备着国破家亡!

总而言之,我是个无法无天的寄生虫,我要寄生在最有权势、最能打的强者身上!质子算什么狗屁东西?

明明是很好笑的笑话,今天,我却不太笑得出来。

我仔细端详王兄的脸色,强迫自己欢笑:“哦,正是如此。王兄给他什么教训了?”

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对我的王兄假笑了呢?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观察他的脸色,言不由衷了呢?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警惕他了呢?也许是他在朝堂上大吵大闹,拼命反对公子弘和我的婚事的时候;也许是在凤阳宫,他横眉冷对公子弘的时候;也许,是我听说,当齐晋战争爆发,王兄手段残忍,在边疆坑杀了三万晋国俘虏,彻底激怒了晋候的时候……

“我派人狠狠揍了那鸟人一顿,待我回到王都,又亲自去揍了一顿。”

我心里一惊,一丝冷锐的寒气从心里升起:“啊。”

王兄微微皱眉,凝神看我,狐疑道:“阿璃,你怎么了?”

我连忙笑着,温柔抬起手,摸着王兄脸上那道疤问道:“那厮武功不错,他不会伤到你吧?这个疤不会是他伤的吧?真是岂有此理!”

“他敢!大不了我把他打死了,再去攻打暨国。他倒也知趣,站着被我打,并不还手……”

王兄的声音变得遥远而模糊,在耳边不停回旋。

王兄说到做到,过了几日,父君将我从行宫放了出来,我看起来乖乖地,非常听话。

我不愿意再被关着了,随便吧,先什么都答应了再说,大不了到时候反悔。

周天子派了使节来送诏书,说我年轻尊贵,看不上他年老,又不愿意做西宫,也可以理解。他已经派遣当今太子姬曦、和几个年轻有为的王子来临淄,任我择婿。

如今王子们已经在路上了,我的父亲找我商量此事。我转念一想,反正都姓姬,都是文王嫡派子孙,区别能有多大?

我点头,算是同意,我对父亲说,上次那几个公子,楚国的王子旦,吴国的公子喜,郑国的公子珞……我上次还在和父君置气,都没有好好看清楚。如今,我想明白了,麻烦把他们都招回来,既然要择婿,当然要择个最好的。

我搂着父亲的胳膊,欢乐娇笑着,声音柔柔地撒娇,捏着他的胡子,似乎还是从前那个天真灿烂的王姬:“阿爹,还有秦!国!的世子,越国的世子,鲁国的世子……总之,多多益善,我一定要选个最英俊、文武全才的!好不好嘛?”

父君眉开眼笑,笑得老泪纵横:“好!好!我马上派遣使者去送国书。我们阿璃是世界上最美丽,最尊贵的王姬。只要我们阿璃想通了,一定会找个九州七国,最英俊,最厉害的夫君。”

关闭